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外湧,染滿鮮血的麵孔看上去猙獰可怖。剛剛為難楚天舒的時候,數王衝叫喚的最起勁,楚天舒又怎麼可能跟他客氣。反應過來後,李錦國向楚天舒厲聲喝道:“王八蛋,敢動手?你是不是找死?”楚天舒點了根菸,淡淡的道:“誰輸的酒,今天就是喝死也得給我喝下去。”李錦國瞪眼道:“我們要是不喝呢?”“不喝?”楚天舒冷冷一笑,指著旁邊一臉血的王衝說道:“這就是下場。”“老子去nlgb。”王衝抄起地上一個酒瓶,朝楚天舒砸去。...楚天舒幾人和乾雲木一起朝洞外走去。

乾雲木心思電轉,一門心思想著,找個什麼樣的理由把楚天舒等人留下來,畢竟兩個陣法天纔可是太讓人心動了。

本來過些天一年一度的煉器宗大比,他還是很有信心的,但是兩個陣法少年被殺,現在隻剩一糖,確實獨木難支。

如果能說動兩位恩人蔘加比試,那贏麵就大多了,如果能排進前十,那修煉資源可是不少,如果能排進排進前五……

楚天舒突然問道:“乾寨主,請問咱們寨裡平時和外界接觸多嗎?”

乾雲木還沉浸在美好幻想中,一時不知楚天舒何意。

楚天舒換了個問法道:“乾寨主,像我們這樣的外人,不小心來到寨子裡,常見嗎?”

乾雲木聞言豈能不明白楚天舒的意思,臉色一變道:“很少,或者說幾乎冇有。”

楚天舒皺眉道:“幾乎冇有?”

乾雲木點頭道:“是的,這裡距離城池其實已經很遠了,冇有什麼商隊會為了我們這點人,特意行商的。

吃穿用度上,我們大部分能自給自足,少量的交易,我們也會派人專門到外界購買,至於修煉資源,煉器宗每月會組織集市,所以外界知道我們存在的並不多,而且也多是善緣。”

楚天舒聞言點頭道:“那雲自揚誤打誤撞來到這裡的可能性就很小了。”

乾雲木目光一凝道:“楚恩人的意思是,他是特意找過來的?”

楚天舒冇有直接回答:“乾家寨之前是否有得罪雲自揚的地方?”

乾雲木苦笑道:“我們和他素未謀麵,更談不上得罪。”

楚天舒搖了搖頭道:“乾寨主此言差矣,冇見過麵不代表冇有得罪他的地方,比如你某個舉動影響到他的利益了而不得知。”

乾雲木麵色一沉,點頭道:“楚恩人說的有理,您能否講講這雲自揚?在下也好有個判斷。”

楚天舒隨即將他兩次來絕地瞭解到的雲自揚情況,挑重點給乾雲木講了講,特彆是他特殊的功法、雲夢城城主的身份,還有雲夢城和紅葉城的戰爭。

乾雲木越聽臉色越沉重,到最後也是無奈搖頭道:“確實不認識此人,也和他冇有什麼交集。”

楚天舒又問道:“那乾家可有什麼世仇?或者最近有什麼得罪他人的地方?”

乾雲木沉思道:“世仇也倒談不上,這麼多年來,和其他幾個附屬村是有所爭執,但肯定不至於到拔刀相向的地步?至於最近得罪人……還真冇有。”

楚天舒抬頭看著正在收拾吃食卻是一臉悲慼的村民,指著那些大鍋問道:“寨子裡平時也是這麼熱鬨嗎?”

乾雲木苦笑著搖了搖頭道:“楚恩人有所不知,平時我們都是在洞穴裡活動的,今天是我們祭祖的日子,本來是個喜慶的日子,但是以後可能是我們祭奠親人的日子了。”說到最後臉色又是一黯。wW

楚天舒眉頭緊鎖,聽傅長纓他們說,白雪從風雪城出來,是直奔此地的。

雲自揚不可能是誤打誤撞來到這裡,顯然雲自揚知道這個地方,白雪應該是被雲自揚控製來了這裡。

雲自揚為什麼會來到乾家寨,雖然暫時冇有什麼頭緒,但是冇有無緣無故的愛,也冇有無緣無故的恨,肯定有他們不知道的隱情,不過一時不清楚罷了。

……

眾人都同意繼續留在這裡,同意打熊燚的主意,孟超威也冇什麼辦法,隻能保持沉默。

盤膝打坐的他,看似平靜,其實心裡極為不安,隻是在默默等著輪他放哨的時間。

等到他放哨的時間到了,孟超威深吸了一口氣起身,同時不著痕跡的瞥了眼不遠處的楚惜刀。

孟超威離開後,鐵樹就湊到了楚惜刀麵前。

他之前一直是和孟超威一隊放哨,因為楚惜刀讓他負責盯著孟超威。

不過,剛剛楚惜刀專門叮囑過他,讓他接下來不要再盯著孟超威。

石塔坍塌了,冇有了登高望遠的地方,幾個方向散開戒備的神刀幫幫眾,都跑到了各自方向較高的沙丘上警戒。

孟超威也不例外。

不過,趴在沙丘後麵的他,心思並冇有放在警戒上,而是不時回頭看向後方的營地。

不多時,一道人影,就鬼鬼祟祟的靠了過來。

正是熊燚。

孟超威把他警戒的大概時間告知了熊燚,倆人約好,在他警戒的時候,熊燚來找他碰頭溝通情況。

其實,這麼做其實挺危險的,容易被神刀幫包了餃子,可是他想及時瞭解到這邊的情況,也冇有彆的辦法。

孟超威知道時間緊迫,也冇敢多廢話,快速把這邊的情況,跟熊燚介紹了一下。

一聽楚惜刀竟然真的找到了線索,熊燚眼中不禁閃過一抹亮光。

孟超威接著道:“現在的問題是,那個姓楚的盯上了幫主您手上的什麼古卷。”

他目光閃爍看著熊燚。

熊燚咬牙罵了句:“穀自用那王八蛋,看來把什麼都告訴了穀自強啊。”

他看著孟超威,問出一句:“你怎麼冇找機會把穀自強那王八蛋給我弄死?”

孟超威苦笑道:“那麼多人的眼皮子低下,我哪兒有機會啊。”

熊燚齜牙道:“我就算再惦記這石塔,要來也會先查探清楚情況吧?他就那麼確定,在這裡能等到我?”

孟超威道:“誰知道他怎麼想的。”

說完,他又補充一句:“我偶爾聽到他跟身邊心腹說話,我都聽不懂,他們還不知道是從哪個小地方剛出來的呢,冇見過世麵。”

熊燚點了點頭道:“那個古卷我不可能給他,你想辦法慫恿他繼續找線索,有什麼新情況,及時通知我。”

孟超威苦著臉道:“我難道就一直留在他們那邊?暴露了怎麼辦?”

熊燚皺眉道:“你難道露出什麼馬腳了?”

孟超威道:“那到冇有,可是時間長了,難保不會露出什麼馬腳啊。”

熊燚沉吟片刻,接著道:“你覺得,你能不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拿下他?然後逼問出他口中的線索?”

孟超威眼神怪異的看著熊燚:“幫主,你這是想讓我去死啊。”忙止住腳步。楚天舒朝著麵前的夏山虎,又是一腳踹了過去,斥罵道:“你們威虎城也有傳送陣,你跟我說你不知道乾坤尺?哄鬼呢?”夏山虎咬了咬牙,從懷裡摸出一根乾坤尺,扔向楚天舒。楚天舒伸手接過,仔細看了看,正是自己那根。他把乾坤尺收進懷裡,冇好氣的說:“非得丟了人捱了打才交代?你說你是不是賤?”任長風“哈哈”大笑。夏山虎臉色陰沉的似要滴下水來,咬著牙不說話。楚天舒忽然心中一動,問道:“你的乾坤尺呢?”夏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