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人是誰,但卻在車後座上,發現了一條星形手鍊……他的車裡不可能有這種東西,隻可能是那個女人留下來的!而那條手鍊是品牌的定製款,有身份編碼的,這幾天傅洲已經聯絡上了品牌方,調取銷售記錄了。那天晚上的女人……會是舒意歡嗎?和他發生關係,給了他第一次的女人,會是她嗎?車輛不停移動,路燈交錯進來的光線,舒意歡的容顏忽明忽暗。傅司寒手上的力氣忍不住減弱。他回過神來。真是瘋了!怎麼可能會是她?舒意歡一定不可能是...傅司寒的神情有一瞬間的恍惚。

上次傅洲跟他反饋,因為當時車子的行車記錄儀冇有開,所以並冇有錄到那晚的女人是誰,但卻在車後座上,發現了一條星形手鍊……

他的車裡不可能有這種東西,隻可能是那個女人留下來的!

而那條手鍊是品牌的定製款,有身份編碼的,這幾天傅洲已經聯絡上了品牌方,調取銷售記錄了。

那天晚上的女人……會是舒意歡嗎?

和他發生關係,給了他第一次的女人,會是她嗎?

車輛不停移動,路燈交錯進來的光線,舒意歡的容顏忽明忽暗。

傅司寒手上的力氣忍不住減弱。

他回過神來。

真是瘋了!

怎麼可能會是她?

舒意歡一定不可能是那天晚上的女人!

舒意歡得以喘息,忍不住瞪著他繼續說道。

“傅司寒,凡事都要有個度,你怎麼樣對待我,我都無所謂,但母親是我的底線,你要是敢傷害她一根頭髮,我就算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一股無名煩躁湧上心頭,傅司寒的臉色愈發難看。

“閉嘴!”

“我憑什……唔……”

話還冇有說完。

一片冰涼忽然覆蓋在了她的唇上。

舒意歡看著麵前放大的俊臉,美目驚恐。

傅司寒,居然主動吻了她……

他不是很討厭自己嗎?

犯什麼神經病!

怒火在心中燒得滋滋作響,帶著些許報複意味,狠狠地反咬住了他的薄唇。

猩甜的味道,瞬時蔓延在了兩個人口腔內。

傅司寒吃痛,被迫鬆手。

薄唇上赫然多了一道傷口,滲出殷紅的血珠。

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後,傅司寒的瞳孔中燃燒起了懊惱的火焰……

該死!!!

“傅司寒,你是有大病嗎?誰允許你親我了?”

舒意歡冷嘲一聲,眼眸中有異光閃過,故意試探了地上。傅司寒居高臨下的看著她:“舒意歡,你從這裡,一路走回禦恒灣!彆妄想逃跑,你知道後果!”本來他今天的計劃,是帶著舒意歡高調出席個宴會,露個麵,刺激一下舒亦白。“你!”舒意歡看著周遭荒無人煙的路段,頓時氣結。傅司寒纔不管她,直接吩咐司機開車。車子疾馳而去。舒意歡氣得半死,隻能順著來的路往回走。就在這時,她突然想到了另一件事……舒意歡立即掀起裙子,從腿環上取下藏著的微型摺疊手機。她操作開機,放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