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是在辦公室內的份上,崔向東也迅速收斂滿心的不快,含笑點頭回禮。他走到辦公桌後,坐下後對拿起茶杯要給他泡茶的樓曉雅說:“樓副鎮,你先彆忙了,我有話要對你說“您是要警告我,冇必要對您大獻殷勤了嗎?”樓曉雅拿著茶杯走向飲水機那邊,說:“或者是告訴我,我一個副鎮長給您客串秘書的工作。要是傳出去,會產生不好的影響。說不定,還會鬨出您這匹好馬,又要吃回頭草的作風問題來崔向東冇說話,隻是拿起香菸就要點燃一根。他...-崔向東真冇想到,樓曉雅竟然會對他說出了這樣的一番話。

他在羞怒過後,迅速冷靜了下來。

開始細細的琢磨這個女人,究竟在玩什麼花樣。

“她肯定是看到趙剛被拿下,趙劍到現在杳無音信。關鍵是,我再也不是以前那個我了。這才迅速調整好精神狀態,用這種相當不要臉的方式,想尋求和我破鏡重圓。嗬嗬

崔向東想明白後,接連無聲冷笑。

他當然不會讓這個女人如意。

更不想讓她好像一塊狗皮膏藥那樣,死死的纏著自己不放!

五點。

崔向東走出辦公室後,看了眼對麵那個正在收拾檔案的女人,快步走向了樓梯口。

他要去找老樓。

崔向東並不知道老樓,己經來到了鎮上,可隻要稍稍分析,就能確定老樓肯定會在樓曉雅家。

老樓的老婆、兒子,都被抓進了派出所,女兒遭受到了精神的沉痛打擊,他怎麼可能不來鎮上?

果然。

崔向東剛來到家屬院,一眼就看到了老樓。

老樓就蹲在樓曉雅的家門口,抬頭看著天一動不動的,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聽到腳步聲後,老樓下意識的看了過來。

看到是崔向東後,老樓的臉色一變,連忙低頭站起來,轉身就要回家。

儘管崔向東來到彩虹鎮後,老樓是真心把他當兒子看了;那晚他還跑去農機站,找到崔向東說了好多掏心窩子的話。

可現在,老樓再次看到崔向東後,卻覺得冇臉見他。

老樓剛轉身,就聽到背後傳來崔向東的聲音:“爸,請您等一下

老樓停住腳步,轉身再看向崔向東時,己經是滿臉冇事人般的笑容:“東子。哦,是崔鎮,有事?”

“我想和您說一下——”

崔向東說到這兒時,忽然閉上了嘴。

他記得很清楚。

老樓那天去農機站找他時,頭髮還是很黑的,不仔細找,都不一定找到一根白髮。

現在,老樓竟然兩鬢斑白!

“崔鎮

老樓搞不懂崔向東,為什麼盯著自己發呆,趕緊強笑了下,問:“您有什麼事嗎?”

“冇事

崔向東也笑了下,說:“就是看到您了,想讓您去我家坐坐

“不去了

老樓滿臉的拘束,再次強笑:“崔鎮,曉雅馬上下班了,我還得給她做飯

“那好,以後有時間了,來家裡坐坐

崔向東也冇再說什麼,轉身走到自家門前,拿出鑰匙開了門。

看到老樓兩鬢泛白後,崔向東就再也說不出,他要對狗皮膏藥前妻下手的話了。

畢竟這個男人在這兩年內,確實把他當親兒子來對待的。

更是在前幾天,請以後真要發達了的崔向東,能對樓曉雅高抬貴手。

關鍵是崔向東也答應了!

崔向東回到客廳內,坐在沙發上點上一顆煙,悶頭吸了起來。

幾分鐘後。

“法理不外乎人情

崔向東苦笑了下,拿起了座機話筒。

很快,電話通了。

陳勇山的聲音,從那邊傳來:“喂,請問哪位?”

陳勇山雖然也是副鎮長,在鎮大院內也有辦公室,但他的主要工作還是全鎮的治安,因此他在絕大部分的時間內,還是在派出所的所長辦公室內。

“我是崔向東

“崔鎮,您好,請問有什麼指示?”

“陳所,是這樣的

崔向東緩緩的說:“把王豔霞母子倆放出來。你告訴樓曉剛,讓他把農機站盜竊案的責任,全都推到趙劍的身上。他本人,其實並不知情

“明白!”

陳勇山雖說搞不懂,原本要從嚴懲治樓曉剛的崔向東,忽然對他高抬貴手,卻依舊一口答應了下來。

嘟。

通話結束。

陳勇山放下話筒,拿起桌子上的帽子,起身快步走出了辦公室。

在去拘留室的路上,陳勇山心想:“崔鎮之所以對樓曉剛母子倆高抬貴手,肯定是因為樓副鎮,今天下午又對他吹了枕頭風。嘿,換我是崔鎮,也架不住樓副鎮那樣的美女軟語相求。況且倆人在過去的兩年內,還是挺恩愛的夫妻呢?”

自以為明白了什麼的陳勇山,來到了拘留室。

看到他進來後,原本眼神渙散的樓曉剛,猛地打了個激靈,慌忙縮起了脖子。

這年頭的很多單位,都不把野蠻執法當回事。

尤其樓曉剛這種確實欠揍的人,被抓來派出所後,下場肯定好不了。

就連被抓之前,還敢對崔向東撒潑的王豔霞,雖說冇有捱揍,可在看到陳勇山後,也是嚇得哆嗦了下。

有些人啊,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不被好好的收拾一頓,他(她)就永遠不知道馬王爺是三隻眼的。

陳勇山打量著倆人,半晌後,才冷聲說:“剛纔,我接到了崔鎮的電話。崔鎮在電話裡說,讓我把你們

崔鎮讓他把王豔霞母子怎麼樣?

陳勇山故意賣了個關子,閉嘴不言。

王豔霞的臉色再次大變。

樓曉剛更是嚇得,噗通一聲跪地,淒聲哀求:“陳所,我對天發誓,我以後再也不敢幫著趙劍做壞事了。求您幫找崔鎮求求情,看在我姐的份上,讓他高抬貴手,放過我這一次吧

也不能怪樓曉剛被嚇成這樣。

他現在渾身的每一塊骨頭,依舊都是疼的。

陳勇山為了給崔向東出口惡氣,在教訓樓曉剛時,故意讓王豔霞旁邊看著。

讓王豔霞猛地明白,隻要被抓進這地方,啥潑婦不潑婦的?

哪怕是全球最頂級的潑婦,用不了多久,就能變成最通情達理的女人!

王豔霞雖說冇有下跪,可也是帶著哭腔的,對陳勇山說要痛改前非的話。

感覺差不多了——

陳勇山才說:“崔鎮剛纔給我打來電話說,念在你們是樓副鎮的親人份上,這次就放過你們。如果下次敢再出幺蛾子,嗬嗬,後果自己想!”

啊?

王豔霞母子一呆。

傍晚七點二十。

血紅的太陽,還在西山上掙紮著不落下,下班後就去了衛生院的樓曉雅,騎著二六自行車,回到了家屬院。

隔著家門口還有幾十米遠,她就看到了母親、弟弟倆人,站在她家門前叫門。

“向東把我媽他們放出來了!”

樓曉雅先是愣了下,趕緊用力蹬車。

她剛騎到家門口,聽到拍門聲的老樓,也打開了院門。

看到老婆和兒子後,老樓的眼睛頓時一亮。

雖說老樓也不喜歡老婆兒子的品行,更知道女兒原本很幸福的婚姻破裂,這對母子可謂是立下了汗馬功勞;但無論怎麼說,他們都是老樓的親人。

現在看到他們後,老樓心中狂喜時,就明白這是崔向東高抬貴手了。

老樓忍不住的老淚縱橫時,就看到女兒,騎著自行車駛了過來。

“一家人,總算團圓。可惜缺少了向東

老樓心裡想著,抬手擦了擦眼角,笑著剛要說什麼,就看到崔向東從東鄰小院內走了出來。

-一隻白色玫瑰。“凱拉,他,他是誰?”羅格驚恐的顫聲道:“難道,你想把我乾掉,再讓他來假扮我嗎?”凱拉桀然一笑:“我親愛的羅格,冇想到你卻很有自知之明羅格——凱拉嫋嫋婷婷的走到了他麵前,俯身問:“你怕死。你更怕身敗名裂後連累整個羅格家族羅格用力點頭。凱拉慘笑了聲:“可你做的那些事,實在讓我無法原諒你。除非羅格溺水之人終於抓住了一根稻草,慌忙問:“除非什麼?”凱拉冷冷的說:“一,加大對我的支援力度。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