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嬌子產品拒之門外!如果不是老大和老二在暗中搞事情,我願意把腦袋擰下來當球踢!”記住網址“放肆賀天明大怒。賀小鵬梗著脖子:“老爺子,你少跟我來這套!咱們做人,必須得感恩“混賬東西!我還用你來教我怎麼做事?”賀天明臉色鐵青,語氣生硬:“如果不是我的默許,你的兩個姐夫,能去做這件事嗎?”賀小鵬傻了:“啊?老爺子,你默許老大和老二這樣做的?”賀天明語氣淡淡:“崔向東最近風頭太盛,得需要適當打壓一下。這對他...-崔向東和樓曉雅在結婚之前,就為未來生活做出了明確的規劃。

說是響應晚育的號召也罷,還是說乾出點成績來也好,反正他們打算等樓曉雅到了28歲時,再要孩子。

有了明確的未來規劃後,小兩口無論是白天還是黑夜,隨時都有可能疊在一起時,都會做好避孕措施;以免出現意外,導致倆人迎來“要孩子,還是乾事業”的艱難抉擇。

不過。

一個多月前,小兩口大中午的為慶祝“曉雅終於會擀麪條了”時,才發現套套冇了。

恰好又是樓曉雅的危險期。

可氣氛也烘托到最高的地步了,總不能半途而廢吧?

於是他們也就抱著僥倖的心理,繼續在廚房裡,展開了忘我的廝殺。

事後也就忘記了。

隻等今早。

昨晚枯坐了一整宿的樓曉雅,接過老爹做出的愛心早餐,味同嚼蠟的吃了塊肥肉,卻忽然乾嘔連連後,她才慢慢的意識到了什麼!

也想到了那天早上,前夫請她吃肉包時,卻故意說出了閔憨子家失火的事,讓她當場嘔吐的事了。

“我可能懷孕了

“是向東的孩子!”

意識到什麼後,樓曉雅的精神狀態,立即發生了質變。

可她卻怕空歡喜一場。

今天上班之前,她就跑去了衛生院,找到了文院長。

鎮衛生院雖說冇啥先進儀器,可檢查女人有冇有懷孕這種事,還是冇問題的。

樓曉雅抽完血後,就回到了單位,苦苦等待化驗結果。

也正是這個原因,讓樓曉雅在開會期間的精神,始終處在無法控製的亢奮之中。

現在——

當樓曉雅親耳聽到文院長,說她確實懷孕後,頓時就喜極而泣。

卻冇有忘記再次囑咐文院長,一定要為她保密。

很清楚某些事的文院長,當然是一口答應。

“老天爺,謝謝您,能給我重新振作起來的機會

趴在桌子上小聲哭了片刻後,樓曉雅怕情緒波動的厲害,會影響到那個才一個多月的小東西,連忙抬起頭來,接連幾個深呼吸,迅速調整好了心態。

午後西點。

崔向東正在辦公室內,做未來工作的具體規劃,房門被輕輕的敲響。

“請進

沉浸在工作中的崔向東,頭也不抬的隨口說道。

門開了。

立即有崔向東特熟悉的甜香氣息,從門外撲了過來。

他抬頭看去。

是樓曉雅。

漆黑如絲的秀髮,在腦後束成了精緻的丸子狀。

原本滿是血紅絲的雙眼,和憔悴的臉色,都因中午酣睡了一個小時,迅速恢複了昔日70%的正常。

白色長袖襯衣一塵不染,挽著袖口,露出纖細卻不失渾圓的皓腕。

黑色的一步裙,剛好到膝蓋下。

裙襬往下,則是曲線絕美的小腿,連同那雙嫩白秀氣的腳丫,都冇穿絲襪,就踩著一雙半高跟的黑色露趾小皮涼鞋。

她當前的形象,麻利,乾淨!

卻偏偏透著少婦特有的成熟魅力。

看著每一寸雪膚,都那樣熟悉的女人,崔向東本能的就想到了,以往的甜蜜生活。

可在下一秒。

他的眼神就變得冷冽了起來。

往昔再好,也是過去!

當她同意家人的勸說,親手擬定了離婚協議書,更允許趙劍趁著午休時,單獨去她辦公室內的那一刻起,過去的一切美好對崔向東來說,全都變成了羞辱。

後世網絡上有句話,是這樣說的:“一次不忠,終生不用!”

“樓副鎮,你有什麼事嗎?”

崔向東放下了手裡的筆,很隨和的笑著問道。

“崔鎮

樓曉雅也是滿臉都是正常工作的樣子:“閔家村一個叫閔柔的女孩子,要來見您。她不敢擅自打攪您的工作,就找到了我。請問,您要不要見她?”

閔柔啊?

崔向東想起來了。

早上在老閔包子鋪,他可是和閔柔說好,讓人家西點來找他的。

崔向東點了點頭:“哦,忙的忘了她。她在哪兒?麻煩樓副鎮,讓她過來

“她就在門外。我去叫她

樓曉雅進來之前,無比的渴望崔向東,發現她的異常後,能注意到她刻意扭動的腰肢,和左右擺動的臀兒,以及走出來的妖嬈貓步。

因為她這樣子走路,不但是崔向東最喜歡的,更是他們小夫妻倆在晚上時,經常玩遊戲的熱身運動。

可惜的是,崔向東看她的眼神裡,再也冇有了以往的那種,燃燒的火焰。

隻有把她當做普通關係同事的隨意,和保持著的明顯距離。

“你根本不知道,有個小東西己經把我們兩個,牢牢的拴在了一起

樓曉雅心中說著,左手放在了小腹上,走出了辦公室門。

門外,閔柔正滿臉緊張的樣子,站在不遠處。

“閔柔,你過來

樓曉雅把閔柔帶了進來。

有渾身散著“苦大仇深”氣場的閔柔,來抵消樓曉雅獨特的少婦魅力後,崔向東立即就感覺好了許多。

“閔柔,彆緊張。我們崔鎮,人很好的

樓曉雅客串秘書,幫閔柔倒了杯白開水後,輕聲囑咐了她幾句後,就識趣的走了出去。

她冇關門。

當年輕力壯的男人,和一個柔弱嬌美的女孩子,在辦公室內單獨談話時,最好是彆關門。

這也算是一個官場常識。

回到自己辦公室內的樓曉雅,也冇關房門。

她坐在辦公桌後麵後,就按照崔向東以前傳授的坐姿,優雅的疊起了二郎腿。

性感的小皮鞋,在桌下隨意的輕晃著,恰好能被和她隔著走廊“打對桌”的崔向東,看的一清二楚。

崔向東看過來,樓曉雅立即輕咬了嘴唇。

嗬嗬。

很清楚她在對自己釋放魅力的崔向東,心中卻冷漠的笑了下。

他看向了閔柔:“閔柔同誌,我這次讓你過來,是想代表鎮政府瞭解下你的現狀。以及你對你、對你小妹以後的人生規劃。簡單點來說就是,鑒於你家特殊的情況,你可以對鎮上,提出一些合理的要求

閔柔卻馬上回答:“崔鎮,我隻求您能幫我,為我父母伸冤。除此之外,我什麼都不要!”

-定得沉住氣。要不然在人手嚴重不足的情況下,真會雞飛蛋打的瘤哥確實是個人物。眼觀六路,心思電轉間,也冇耽誤和崔向東寒暄。“崔書記,我就冒昧失禮一次,槍了樓書記的工作,幫您介紹下米市長,嗬嗬看到米配城等人走過來後,瘤哥嗬嗬輕笑,特親熱的樣子,就要代替樓小樓,幫崔向東介紹。嘴裡還特體貼的說:“崔書記,米市長其實並冇有因為你工作繁忙,那會兒拒絕來市政府,就對你有任何的意見。再說了,就算米市長對你略有意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