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扒開了,一身是血的他艱難地站了起來,看了眼月華區長他們的方向。耿月華喊道:“小董!”吳亮驚喜道:“快過來!快過來啊!”“董主任!快跑!上麵塌了!”幾個科員也瘋了似地喊道。誰也沒想到董學斌竟還有力氣,那一身的血似是身體裡的血液都流乾了,董學斌的頭上,身上,腳下,全都是新傷,很多人也知道董學斌之前就受傷住院了,但隻要還有意識,隻要還有力氣,這和情況下就有希望得救!一道道目光都緊緊盯住了血人似的董學斌!...貼吧的簽到日記,記錄你在的每一天!

在右上角點選簽到就好了。

來吧,動下你們的手,簽到吧!

讓人氣能越來越旺!

各位吧友在看更新前,請在簽到,增加的人氣!

第二天早上。

耿月華家,董學斌剛五點多就從被窩裡爬起來了,看看錶打了個哈欠,下床穿衣服洗漱,隨即也沒捨得把耿月華給叫醒,回手給她把被子蓋嚴實了一些,就輕手輕腳地出了她家,刻意躲著人,尤其是住在樓下的耿父耿母和耿新科,這個肯定不能讓他們看見啊,這也是董學斌起這麼早的原因,不然他昨天說走就走馬不停蹄地飛這裡飛那裡一天都沒閑,肯定得好好睡個懶覺啊,但一會兒六七點鐘人就多了,董學斌當然得考慮到月華的名聲了,自然早早離開。

天還沒亮。

街上人很少,早點攤也都是纔出來準備,蒸著熱氣騰騰的包子。

“老闆,來屜包子。”

“還沒好呢,我們剛出攤。”

“喲,那得等多久啊?”

“用不了多久,你先坐,也就十分鐘。”

董學斌饞了,坐下等了大約十分鐘才吃上,隨後計程車空車也多了起來,都開始拉活兒了,董學斌才心滿意足地抹抹嘴,打了輛車直奔呂安市。

上午七點。

呂安市一個小區內。

董學斌下了車往樓上走,這次過來他連自己母親和楊叔兒那邊都沒通知,自然是不想他們知道,而隻是想踏踏實實處理一下自己的事情。耿月華那邊肯定沒問題了,今天晚上或者明天回去跟汾州市的幾個領導吃吃飯,順便再跟北河省那邊的領導聯係一下。大不了找丈母孃幫忙打個電話,別的不說,耿月華提上副市長絕對是沒跑兒的,這也是董學斌唯一能偷偷為她做的了。於是,下一個要來的當然是瞿蕓萱這裡。

樓上。

三樓的一戶。

董學斌敲敲門,也按了下門鈴。

“誰啊?”門開了,瞿蕓萱一身睡衣走出來,估計也是剛醒沒多久,看到董學斌後,瞿蕓萱微微一愣。“小斌?你怎麼回來了?快進來快進來。真是的,回來也不跟姨知會一嗓子。”

董學斌笑道:“這不是想給你個驚喜嘛。”

瞿蕓萱溫婉地揉了揉他的腦袋,“你啊。”

“親一個先。”把門關了,董學斌就上去摟住她親。

瞿蕓萱躲了一下。最後也拿他沒辦法了。還是跟他接吻了片刻。末了分開後,萱姨拿手指頭一彈他的鼻子,“你個小東西。”

“你沒上班啊?”董學斌問道。

瞿蕓萱道:“前段時間忙了一陣。這些天休息,就回家踏踏實實帶孩子了,你也是,不知道打個電話,你要前天回來我還不在家呢,孩子那時也跟你母親那裡的,你啊,還真會挑時候。”

董學斌樂道:“這叫心有靈犀啊,我就知道你在,那什麼,芊芊呢?我寶貝閨女呢?怎麼沒看見?”

瞿蕓萱一提這個就無奈道:“小丫頭屋裡賴床呢,一身的起床氣,八點半就該去幼兒園了,她倒好,怎麼叫也不起來。”

董學斌一愕,“都上幼兒園了?”

“可不是麼,都兩歲多了,本來三歲多上也行,不過我和咱媽商量了一下,還是想孩子早點上幼兒園,對孩子好。”瞿蕓萱一點他的腦門,“你啊,什麼都不關心,自己孩子上學都不知道。”

董學斌無語道:“誰讓你們沒跟我說呀。”

瞿蕓萱道:“其實也才上沒幾天,正想跟你說呢。”

“那趕緊叫小傢夥起來吧,起來還得洗漱吃早點呢。”董學斌道。

瞿蕓萱不禁又對著臥室喊了一嗓子,“芊芊,快起了,快出來看看誰回來了,是爸爸,快點來。”

登時,臥室傳來小孩子啊了一聲叫,隨即半掩著的臥室門就被人從裡麵笨拙地撞開了,又長高長胖了的小芊芊蹬蹬跑了出來,一見董學斌,頓時手舞足蹈地哇哇大叫,“爸爸!爸爸!抱!抱!”

董學斌也很激動,三步並作兩步就上去一把抱起了女兒,狠狠在她臉蛋上親了一大口,“真乖,爸爸可想死你了。”

頭發還亂著的小芊芊咯咯傻笑。

“你想不想爸爸啊?”董學斌道。

小芊芊重重一點頭,“爸爸!親!”

董學斌把臉湊過去,小芊芊就同樣親了爸爸臉蛋一口,那個可愛勁兒啊,簡直就不要再提了。已經好長時間沒見到女兒了,董學斌明顯感覺到孩子的語言表達能力稍稍強了一點,雖然話還說的不是很利落,但起碼能說出幾個關鍵詞語,讓大人們可以聽懂了,溝通起來沒有問題。

瞿蕓萱跟一旁吃味地笑道:“你個小丫頭啊,媽媽叫你這麼半天你都不帶搭理媽媽的,死活不起來,噢,爸爸一來你就自己跑出來啦?”

小芊芊眼巴巴地看向母親,“媽媽!親!”

瞿蕓萱把臉遞過去,小芊芊也親了媽媽一口,那叫一個乖。

董學斌看樂了,“這孩子,以後情商肯定高,我看天生就是當官的材料,這麼小就知道誰也不得罪了,要不然說是我女兒呢,怎麼也得繼承了哥們兒的優秀基因啊,不錯,以後當個好官。”

瞿蕓萱不愛聽道:“以後絕對不讓她當官,你別瞎給孩子安排,她到時候願意乾什麼再說。”

董學斌嗯了一聲,“那你趕緊給孩子洗漱吧,我去給你們娘倆做飯。”

十幾分鐘後。

早餐好了,瞿蕓萱也抱著孩子坐過來了。

“爸爸!抱!我要爸爸!”小芊芊在媽媽身上扭來扭曲,小爪子一個勁兒地往董學斌那裡抓。

瞿蕓萱氣道:“有了爸爸就忘了我了?”

小芊芊還是不乾,非要上爸爸懷裡去,不然不吃飯。

董學斌心花怒放地接過女兒讓她坐在自己腿上,“行,今兒爸爸餵你吃飯喝奶,看我們孩子乖的。”說完看了看不太高興的瞿蕓萱,董學斌笑道:“萱姨,這我就得批評你了啊,孩子好久沒見我了讓我抱抱怎麼了,你瞧你,還吃醋上了,大不了我一會兒也抱你一下,快吃飯唄。”

瞿蕓萱白眼給了他,“去你的。”

一家三口說說笑笑,一頓飯吃的很溫馨。

飯後,還有些時間呢,瞿蕓萱就讓小芊芊去屋裡自己收拾她的小書包了,從現在開始就培養起了孩子的動手能力,小芊芊明顯不是很情願,但當瞿蕓萱板起臉時,小丫頭也就乖乖去了。看來在教育孩子的事情上瞿蕓萱是很有一套的,也確實如此,萱姨一直以來都是很溫婉的家庭主婦形象,骨子裡很傳統,是最典型的東方女性,讓她照顧孩子肯定是沒問題的,該嚴厲的時候嚴厲,該溺愛的時候溺愛,萱姨掌握的很好。如果換了董學斌那就完蛋了,孩子若是給這廝照顧兩年,還不知道得被寵成什麼樣子呢。在工作能力上董學斌的本事無人能及,可說道看孩子教育孩子,他就不行了,當初他也單獨看過芊芊幾天,那時候抓瞎過多少次呀,根本不是這個材料,所以孩子由瞿蕓萱照顧著,董學斌是一萬個放心的。

孩子不在,倆人也能說說話了。

瞿蕓萱問道:“這次怎麼回來的這麼急?什麼時候走?”

“回來這不是想你跟孩子了呢,走的話…後天吧。”董學斌說完,忽然看了看她,“蕓萱,對不起啊。”

瞿蕓萱笑道:“怎麼了?”

“咱們相隔兩地,我也不能時常回來,對你跟孩子的照顧都有限,我這心裡也挺過意不去的。”董學斌歉意道。

瞿蕓萱不在意道:“忙你的吧,這邊你不用擔心。”

說到這個,董學斌眨眨眼睛,“當初的五年之約,也沒有兩年了吧?到時候咱倆結婚的話,你就跟孩子搬過去跟我一起住。”

五年之約,這是董學斌和瞿蕓萱謝慧蘭很早之前就定下了一個口頭約定,那時候的董學斌感情生活沒有現在這麼亂,但爆發的比較大,謝慧蘭曾經跟瞿蕓萱為了這事兒差點打起來,吵得不可開交,最後也就蹦出了這麼一個約定,董學斌先跟謝慧蘭結婚,五年後離婚,再跟瞿蕓萱結婚。

瞿蕓萱卻頓了一下,“算了吧,什麼五年之約,我早忘了。”

“啊?什麼叫算了?”董學斌一愣,“這還能忘?當初不是說好的你跟慧蘭…”

瞿蕓萱溺愛地捏捏他的鼻子頭,打斷道:“現在的生活姨挺滿意的,陪陪孩子,上上班,你再常過來看看,結婚不結婚的又能怎麼樣?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業,你跟慧蘭結婚是結婚了,可也不是一直兩地分居嗎?說起來也沒有什麼本質上的區別,聽咱媽說你馬上就要是市委書記了?現在你政治上正是很關鍵的上升期,你要是離婚,對你政治生命也有很大影響,這種事情很敏感的,不能跟過家家似的輕易決定,所以算了吧,回頭我給慧蘭打一個電話跟她說。”

董學斌急了,“那怎麼行啊。”

瞿蕓萱笑道:“隻要你好好的,孩子好好的,我就什麼事都沒有,行了,不用說了。”

董學斌知道萱姨這是全部心思都在為自己考慮為自己著想,心裡也感動極了,能有這麼個女人在背後支援他,他都不知道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門就要上去,他前麵還間隔著七八輛車,油門一下,一秒鐘的時間就立時超過了一輛車。可就在這時,異變突起!隻聽一聲吱呀的刺耳剎車聲從前方蹦了出來,緊接著就是逛蕩一聲轟鳴,伴隨著吱啦的鋼鐵擦在地麵的動靜!大巴車擋著,大家也都看不到!但是這個聲音,很多人並不陌生!很多人當時就愣住了!翻車了!前年有車翻車了!而且這麼大的聲響和動靜連地麵都有顫動!顯然是擋路的那輛大貨車翻了!遠處地麵上幾乎能看到摩擦出來的火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