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場上的另類、成天到處得罪人的主兒還是少接觸為妙吧?反正董學斌覺得他們是這麼想的。所以現在董學斌在汾州市的狀態是,沒什麼人敢招惹他,也沒什麼人敢跟他攀交情了。這就是被邊緣化了?唉,瞧哥們兒這人緣兒吧。董學斌搖搖頭,但這個對他來說早是家常便飯了,他既然做得出來,就不在乎別人怎麼看他。愛怎麼著怎麼著吧!沒人緣兒,哥們兒照樣活得好好的!董學斌一直都是這種光棍兒性格,能從其他人的態度上感覺到一絲壓力,但他卻...貼吧的簽到日記,記錄你在的每一天!

在右上角點選簽到就好了。

來吧,動下你們的手,簽到吧!

讓人氣能越來越旺!

各位吧友在看更新前,請在簽到,增加的人氣!

茶來了。

幾人繼續跟包廂裡聊起來。

方水玲不著急走,張東方孫麗涵他們就更不著急了,這次來京城的任務就是為了焦鄰縣的撤縣立市,現在李孝李主任那邊已經拍著胸脯保證了,張東方他們也沒什麼可擔心的了,自然一身輕鬆,他們現在更關心的是剛剛那件事引發出的驚人訊號,更關心他們一直沒當回事兒的新來他們焦鄰縣的董書記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背景,於是也不動聲色地試探了幾句,想跟方水玲身上打聽一下。

張東方和徐莊是純粹的好奇。

孫麗涵則是想結識一下這個董書記。

他們各有各的目的,也各有各的心思。

但方水玲雖說一身學生氣,可做事還是很謹慎的,沒跟董哥打過招呼,她也不好多說什麼,所以對於張東方孫麗涵他們的提問和試探,方水玲一直裝作聽不懂,並沒有說出什麼有用的東西。

“嫂子!”

“嫂子我來了!”

外麵驀然傳來一個少年的喊聲!

緊接著,包廂門就被人從外麵一把推開了,連門也沒敲,一個少年就首當其沖地跑了進來,身後還帶著七八個歲數差不多的十**歲的孩子,幾人有點浩浩蕩蕩的意思,氣勢很兇,每個人臉色都不好看,怎麼看也怎麼有些喊打喊殺的意思,甚至有人還挽上了袖子也不知道要和誰打架。

張東方一愕。

徐莊也心中一緊。

這幫人誰啊?來算賬的?剛剛陳家小六兒的人?

不怪他們有這個擔心,難免的,但當看到方水玲的表情後,張東方他們才鬆了一口氣,知道不是這樣。

方水玲笑道:“小浩,你小子怎麼來了?”

來的人正是謝浩,隻見他氣哼哼道:“我有朋友在這邊啊,剛纔打電話告訴我你跟陳小六兒那孫子起沖突了,我正好離這邊不遠,這不就帶人過來了麼!人呢?陳小六兒呢?麻痹跑哪兒去了你告訴我嫂子!我揍不死他的!連我嫂子也敢欺負!他他活膩味了吧!人呢!告訴這孫子他浩哥來了!麻痹上次就揍了他一頓了!這孫子看來是還沒被我打服氣是不是?”謝浩一進屋就大喊大叫起來。

方水玲心裡也有點感動,但嘴上卻道:“誰是你嫂子啊。”

“你啊。”謝浩理所當然道:“這不是馬上就要跟我哥結婚了麼,你不是我嫂子誰是我嫂子啊?這陳小六兒反了他了!我們家的人也敢動!嫂子你快告訴我他在哪兒呢!其他的什麼都不用你管!看我今天給丫打服了!”

“對!”

“揍丫的!”

“敢欺負咱嫂子!”

後麵幾個少年也紛紛叫嚷起來。

方水玲此刻的心情有點復雜,也有些哭笑不得,其實說起來,以往的情況下他們方家可是跟陳家走的還是不錯的,不能說特別近吧,但最起碼兩家長輩在很多事情上還是能達成共識的,至少溝通和交流上沒有問題,可反觀在場的這些少年,方水玲之前可和他們沒有任何交情,因為方家和謝家是死仇,謝浩身後這些少年也大都是跟謝家關係很近的領導子孫或世家子弟,圈子根本是不一樣的,但現在方水玲要和謝然結婚了,事情顯然就有了明顯的變化,真可謂是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跟方家還不錯的陳家小六兒倒是和方水玲起了紛爭,而方家死仇的謝家小浩倒是帶著人過來護著方水玲了,有些事就是這麼有意思,人生如戲,誰也不知道今後會發生什麼。

看著他們叫喊要揍死陳小六兒。

聽著他們一口一個“咱嫂子”地喊著方水玲。

方水玲挺感動的,“都坐吧,別喊了,人早走了。”

“走了?”謝浩瞪眼道:“走哪兒去了?我給丫找出來!”

“人家都回家了,你哪兒找去啊。”方水玲白他一眼,“你們要當我是嫂子就都聽我的,先坐下。”

謝浩這纔不忿地一屁股坐下。

其他少年一看,也陸陸續續坐了過去。

張東方他們也沒瞭解情況呢,這誰啊?怎麼又出來一個?聽那語氣是連陳家小六兒也不怕的主兒?聽那意思,這小年輕以前好像還跟陳家小六兒打過架?也是個天大背景的傢夥?汗,今天是怎麼了啊,怎麼接二連三地出來這麼多世家子弟?張東方徐莊他們也沒敢說話,隻是靜靜聽著。

“到底怎麼回事兒嫂子?”謝浩顯然沒瞭解清楚情況,聽了一耳朵就帶著人殺過來了,完全一副幫親不幫理的架勢,京城人可愛,有時候就可愛在這裡,什麼理不理的那都是次要的,先得幫親。

方水玲道:“沒多大的事,這幾位是你姐夫的同事。”說完,先介紹了一下張東方和徐莊他們。

姐夫?

董書記是他姐夫?

張東方他們都跟心理消化著,今天的很多東西資訊量都太大了。

方水玲接著道:“徐縣長不小心把茶水弄陳小六兒身上了,小六兒就不乾了,非要不依不饒,我說話都沒用。”

謝浩一拍桌子狠聲道:“這王八蛋!找死!”

“嫂子,最後怎麼樣了?”一少年著急道。

“對啊,怎麼樣了?你挨沒挨欺負?”又一個少年道。

方水玲笑道:“諒他也沒那個膽子,我沒事,最後我報了董哥的名字,說這些是董哥的同事,陳小六兒一聽就嚇走了。”

謝浩一哼,“他還不傻。”

一少年嘿嘿笑道:“我說怎麼找不見人了呢,原來是嚇走了。”

旁邊少年道:“不走還能怎麼樣?董哥的惡名誰不知道啊,打死他他也不敢跟董哥叫板啊,這不是開玩笑呢麼,董哥是誰啊,給他陳小六兒十個膽子他也不敢吭一聲,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

謝浩不愛聽道:“什麼叫我姐夫的惡名?”

那少年也樂了,改口道:“威名,是威名。”

方水玲道:“急急忙忙地趕過來幫忙,謝謝你們了,都吃飯了嗎?沒吃飯玲姐請你們,隨便點。”

謝浩笑著一摸肚子,“吃是吃了,不過又餓啦。”

“你個小吃貨,嗬嗬。”方水玲立即叫來服務生拿選單。

謝浩一邊拿著選單點菜,一邊道:“今天也就是那陳小六兒跑得快,不然要讓我看見,我保證他一個月下不了床!”點完菜後,謝浩看向方水玲,“嫂子,以後再遇見這種事兒你直接給我打電話,隨叫隨到!”

方水玲暖笑道:“好。”她現在是越來越對謝家的家庭氛圍喜歡了,像他們方家,表麵上看著家裡人都和和氣氣的,孩子們的關係也都不錯,可實際上背地裡卻不是這樣,事情多了,他們家各個長輩們和子女們的關係都比較復雜,可謝家就不一樣了,經過這麼久的接觸方水玲也看出來了,謝家從上到下都是極其凝聚的,小輩兒們的關係十分要好,根本沒有什麼堂兄弟表兄弟的概念,都跟自己親哥哥親弟弟一樣,不然也不會自己這邊一有事情謝浩就第一時間趕過來了,在謝家,什麼東西也比不上親情重要,這是方水玲非常喜歡的。

菜來了。

又是一頓飯。

謝浩和這幫少年都狼吞虎嚥起來。

方水玲看著他們吃成這樣,也是露出一個笑容,然後纔想起張東方他們,於是側頭道:“張縣長,也不早了,你們要是著急回去…”

人家幫了他們這麼大忙,又幫他們解了圍,張東方他們自然不能走了,“不著急,我們也再吃點,嗬嗬。”

有個少年對他們道:“陳小六兒這人可記仇著呢,你們可小心一些,別到時候陳小六兒找人來報復。”

謝浩嗤之以鼻,“報復?他也得敢啊!”

方水玲也笑道:“嗯,應該沒什麼事了。”

謝浩哼哼唧唧道:“我姐夫的威名豈是吹出來的?他陳小六兒難道不知道?”說完看向張東方,道:“以後跟京城遇見麻煩,你們就報我姐夫的名字,工作上的事情不一定能辦成,但肯定沒人敢惹你們了,我姐夫跟京城那是橫著走的主兒,稍微有點層次的人都知道他,我姐夫名字比什麼都好使!”

張東方眨眼道:“學斌到底…”

謝浩喝了一杯啤酒,這下也吹上了,“我姐夫闖市國安打他們領導的事兒知道不?”

“啊?”張東方和徐莊幾人目瞪口呆。

“噢,合著你們什麼也不知道啊?”謝浩道。

張東方錯愕道:“京城市國安嗎?打他們領導?那董書記沒挨處分?沒被撤職?”

方水玲給謝浩打了一個眼色,不過謝浩正在興頭上,也沒看見,“撤職?誰敢撤我姐夫啊!我大叔,就是我姐夫老丈人,那就是京城市委書記,在京城這一畝三分地上誰不得給我姐夫幾分麵子?更別說我姐夫那個戰鬥力和脾氣了,惹他?誰心裡不得拿捏拿捏啊!”

什麼?

京城市委書記?

這是董書記老丈人??

張東方孫麗涵他們都懵了,董書記愛人是謝慧蘭,京城的一把手…好像是謝國邦,都姓謝?

我去!牙洗臉。等他倆都完了事兒,謝慧蘭也站了起來,“我洗個澡,熱水有吧?”瞿蕓萱嗯了一聲,“擰那個紅色的開關就行,不過這邊水溫不是那麼熱。”“試試吧。”謝慧蘭就進了衛生間,關上門,裡麵傳出悉悉索索的脫衣服聲。妻子一走,董學斌頓時也放肆了起來,拿出那隻能動的手臂一把就摟住了瞿蕓萱,叼住她嘴巴狠狠親著。瞿蕓萱臉一熱,瞪著推了推他,“乾啥?”董學斌也不說話,拉著她一瘸一拐地進了臥室,輕輕關上門。瞿蕓萱估計是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