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感情基礎也忍不住的啊。許莓勉強地說道:“我,也沒有特別抗拒,畢竟結婚了這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隻是薛岑說想讓我循序漸進地接受。”黎安安聞言一臉困惑。循序漸進?她看著許莓的眼神更加深了幾分,難不成薛岑和許莓都是個純愛戰神?她也沒多想,畢竟是人家小兩口的事情。吃過午飯之後許莓想著讓她多休息一會兒的,可黎安安飛要拉著她去逛街。她也不明白一個飛了十幾個小時的人怎麽這麽有精神。黎安安隻說:“調時差行不行,你就...黎安安在外麵繞了一圈都沒見到樓商的身影。

直到路過一間包廂時聽到的爭吵聲。

(詳見82章)

晚風有點冷,鑽進黎安安的脖頸,可現在靠在車門上的黎安安渾身都被樓商吻得燥熱不已。

她小口喘著粗氣,眼瞼微抬,就看到樓商那張臉,眸光裏的柔情快要溢位來,距離近到她張嘴說話,都能碰到他。

黎安安推了推他。

聲音聽上去算不上愉悅。

“開門。”

樓商輕輕笑了聲,按下口袋裏的遙控器,身後的車響了一聲,黎安安轉身鑽進了車裏,輕輕拍著自己胸口。

像是恍然逝過的一場夢境。

樓商上車後沒有問她去哪而是直接開車走了。

黎安安低頭在手機上和許莓說了一聲。

再抬頭看著窗外的景色才發覺這不是回黎家的路。

“你帶我去哪?這不是去黎家的路。”

黎安安低聲問了句,樓商則是一本正經地說。

“怕我把你賣了?”

黎安安輕哼一聲。

“應該也不會。”

“不會就行了,反正你都是我的人了,我怎麽也不會帶你去不好的地方。”

黎安安:“......”

黎安安從沒想過樓商也會這樣說話。

開到目的地的時候黎安安才發現這是樓商自己家,他自己的公寓。

“你帶我來你家幹嘛?”

黎安安還帶著點困惑,忽然腦子一轉,感覺他周身都帶著危險。

“你不會要帶我來你家過夜吧?我哥不會答應的,你知道的他生起氣來很恐怖的。”

黎安安拉開一點距離,樓商輕笑一聲。

“不是沒吃飯嗎?回家給做點吃的。”

黎安安覺得他沒那麽好,但也沒有其他辦法。

樓商的公寓有點清冷,單一的色調讓黎安安覺得無趣。

在沙發上坐下後樓商去了廚房。

黎安安倒是四處看了看,沒一會兒樓商的就端著吃的出來,兩份煎好的牛排看著倒是賣相不錯。

“你還有這本事?”

黎安安笑著問道,坐下來後切了一小塊嚐嚐口味也不錯。

樓商笑了笑,“喜歡就好。”

吃完後黎安安覺得時間有點晚了,想著樓商收拾完就可以送她回去。

看著樓商從廚房出來後,黎安安就開口問他。

“什麽時候送我回去?”

黎安安坐在沙發上,抬起頭問他,樓商沒說話隻是在她身邊坐下,拉著她的手往自己懷裏拉了一把。

黎安安被嚇到整個人靠在他胸前。

似乎是感覺到這個人的變化,黎安安甚至沒敢抬頭看他。

樓商的笑聲淺淺,帶著胸腔都在震動。

他一手落在她的大腿,忽然將人一抱,讓她跨坐在自己身上。黎安安神色一滯,感覺到他細微的變化,黎安安猛得漲紅了臉,想要下去。

“你....”

黎安安連忙開口,剛說出一個字,就被他扣住肩膀,扶著腰摁了下來。

他轉而猛烈地將人抱緊,凶猛的吻比起之前更加不受控製。

像是狂風暴雨一般想要席捲她口中的所有空氣。

和剛剛在飯店外的純情樓商截然不同,現在的他像是撕去外衣的野獸一樣。

急切,渴求,不留餘地。

黎安安心髒怦然跳動,短暫的理智讓她推了推樓商,聲音嬌軟。

“要,要回家的。”

樓商還是沒鬆手,像是想將腿上的人揉進骨血一般,他吻住她的耳垂,讓黎安安不禁渾身一顫。

隨後她聽見樓商低啞的聲音。

“你哥出差了,今晚就不回去了。”

話落,樓商將她的手放在自己肩膀上,眼神裏充滿了炙熱的情,yu,“抱緊。”

他落下兩個字,兩隻手托住她的臀部將人抱起。

忽然的懸空讓黎安安下意識地勾住他的脖頸。

這樣的姿勢讓黎安安能清晰地看見他脖頸處浮起的青筋,露出的半截鎖骨上沁出了汗。

——‘砰’的一聲黎安安看著門被關上,自己陷入柔軟的床墊上。

她急促呼吸著,領口被他解開的兩顆釦子能清楚地看見起伏。

她看著樓商緩緩褪去自己的衣服,露出它精壯緊實的腹部肌肉。

黎安安嚥了咽口水,在樓商俯下身的時候她嗓音微微顫抖。

“會不會太快了。”

樓商的動作一滯,他停下手上的動作,輕柔地吻著她的唇角。

“黎安安,等了你這麽多年,一點也不快,對我來說,太遲了。”

黎安安心口一震,抵在他胸口的手鬆了鬆,繞過他的腰肢,緊緊摟著。

不知怎麽的,這會兒的黎安安腦子裏隻覺得,有顏有身材,好像睡了也不虧。

手上的力氣忽然重了幾分,樓商灼熱的呼吸打在鎖骨處,讓她的呼吸漸重,眼眸裏的光都變得迷離。

黎安安看見晃動的燈光,他輕柔的聲音帶著克製。

“疼的話和我說。”

黎安安咬著牙,從嗓子裏擠出一句。“嗯。”

恍惚間黎安安隻覺得今夜過得格外的漫長。

像是被狂風暴雨席捲過的花枝。

不清楚是什麽時候睡過去的黎安安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隻覺得渾身都快散架了。

兩條腿痠軟得不行。

腰上還橫亙著一隻手,黎安安有點生氣,重重拍了一下,身側的人這才微微睜眼,看到的就是黎安安背對著她的身影。

樓商一看就知道是有脾氣了。

身子往她那挪了挪,一手又將人攬進懷裏。

“生氣了?”

他的聲音沙啞,卻帶著一股誘惑力。

黎安安哼了一聲,樓商摟著人讓她轉個身,在她額頭上落下一吻。

窗外的陽光和煦,從窗簾的縫隙裏鑽進來一絲。

樓商垂眸看著她眼睫輕顫,白皙的鎖骨處密密麻麻的都是殷紅色的斑駁。

這一次,她好像跑不掉了。

黎崇這次出差好像很久一連幾天都在國外,黎安安被樓商哄著沒回家。

幾天下來黎安安隻覺得再不回家腿都要廢了。

這天清早剛接到許莓的電話,就被她聽出異常來了。

(詳見85章)

聽到樓商願意入贅黎安安自然心情好了不少。

自從那天說開要和他在一起之後,樓商就開始對她千依百順。

剛洗漱完,黎安安換了身衣服走到樓商身邊悄聲說了句。

“今晚我回家睡了。”

說完樓商的眉心擰起,一手攬著她低聲哄了句。

“你哥還有兩天纔回來。”

黎安安雖然知道,但還是拒絕了。

“就是還有兩天纔回來我纔要先回去,不然不就讓他知道了,你打算瞞他多久?”

樓商輕歎一口氣。

“比起瞞多久,有件事,要先做了。”

“嗯?”黎安安抬起頭滿臉困惑。“什麽事?”

樓商將人摟緊了點,笑著在她耳邊說。

“領證。”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樓商老騙子了。

後麵的劇情在正文裏基本有了,就是領證被發現,哄老婆了,再寫下去就太長了。)

(下一章開始:賀煜,賀書韻)

辛苦寶貝們點一個為愛發電。會這樣對她?看她沉默著沒說話,許莓手上的力道鬆了鬆,輕輕推了她一把,她就直接坐到了地上,身上頭發上都是飯菜的湯汁,頭發上甚至沾了點飯菜的米粒。簡音無暇顧及自己的狼狽模樣,隻是雙眼死死盯著她。“不是你,那會是誰?”她不禁冷笑起來,眼底的寒意似乎是想要將許莓手刃一般。許莓抽了兩張紙,擦了擦身上粘著的飯菜,路過她身邊的時候淡淡道:“你將方舒當作刀,就沒想過這把刀也會有反噬的時候嗎?文庭可不是方舒,沒那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