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纔多雲轉陰笑著道:“好。”兩個人早餐吃得很快,默契地都沒有提起昨晚的事情,許莓怕他遲到,匆忙收拾好之後看到他領口處空落落地返回房間給他拿了條墨綠色的領帶。其實薛岑平時都不打領帶的。除非重要一點的場合他才會鄭重打扮好。平時戴的話也隻是鬆鬆地掛在脖子上裝飾一下,嚴肅的打法他很少。他性格散漫,不拘於條條框框的模樣他才舒適。但是今天看到許莓拿著領帶的時候他沒有說什麽。一路平穩的開到樂團門口的後許莓沒有急著...翌日中午

到機場的時候黎安安在機場等了一會兒沒看到黎崇的身影。

剛準備打電話問時,肩膀處就被輕輕拍了拍。

黎安安轉頭就看到黎崇手裏拿著外套,似乎是跑過來的內裏隻穿了件襯衣在四月的天氣裏都能一頭的熱汗。

“哥哥是跑來的嗎?哥哥要是有事,可以不用來送我的。”

黎安安看著他行色匆匆,一看就知道過來的時候趕得緊急。

說完,她又看了看黎崇身後,沒有別的身影,心裏微微有點失落,但臉上神情沒什麽變化。

“趕過來有點匆忙了,臨時有點事樓商趕不過來了他家那個繼母和繼兄又在背地裏坑他,讓我和你說一聲,今天趕不來送你了,叫你不要生氣。”

黎安安抿唇一笑:“沒事的,樓商哥家裏有事,那他還好嗎?”

黎崇搖頭,“沒那麽簡單,上次說他沒空打球那會兒他就是被他繼兄坑了,出了個小車禍在醫院小住了一段時間,要不是這次去找他親眼看見了還不知道他那繼母繼兄這麽惡毒。”

黎崇說得連連歎氣,不注意就說了許多,說完看了看時間,又瞧了眼航班顯示屏,連忙說道。

“安安快去檢票吧,等會來不及了,哥哥就送你到這兒了。”

黎崇拍了拍黎安安的肩膀,像是讓她不要擔心。

“有事和哥哥說,沒錢了也別不好意思開口,知道嗎?”

黎崇叮囑了好一會兒黎安安才點頭,伸手抱了抱黎崇,鼻尖微酸,抿著唇。

吸了吸鼻尖她才扯出一抹笑,“安安知道了,哥哥再見。”

她拿著行李箱的手微微攥緊,往安檢口去的時候回了好幾次頭。

看著黎安安的身影消失在人群裏黎崇才轉身出了機場。

上了飛機後黎安安腦袋裏還都是黎崇剛剛說的話。

他說上次叫樓商打球沒空時大約就是上次誤會他有女朋友的時候,怪不得當時會在醫院門口看到他。

隻是那時明明就看到了他臉色不佳,卻也沒有去問什麽,如果那會兒問一下,可能就不會誤會了。

之前就有聽過他的家裏複雜,但也不太清楚到底是怎麽回事,黎崇很少提到,樓商更是不會在她麵前說起自己的家裏事。

黎安安闔上眼,再睜眼的時候窗外已經是在萬米高空了,在幾萬裏的高空俯瞰生活了許久的城市在雲彩下密密麻麻的宛若一幅畫。

思緒像是被忽然間打通了一般,想了想自己之前的做法,確實有點小女生的脾氣了。

為了一點少女的心思,對樓商的忽冷忽熱他還是一如既往地對她,說對他的喜歡卻連他的愛好習慣興趣也一無所知。

她的喜歡太淺薄,喜歡一個人也不應該是這樣。

好像忽然明白過來,這本來就是一個人的事情,是她還未宣之於口就該藏在心底的事情。

沒有回應也不怪樓商而是她自己明白得太晚,明白喜歡應該是有所付出,而不是簡單停留在表麵的。

——

國外的日子過得似乎格外地快。

來到國外兩個月的時候黎安安隻覺得是白駒過隙的事情。

直到手機裏收到樓商的訊息,黎安安才會想國內的人和事。

【國外的日子還適應嗎?沒去送你不好意思。】

沒來送她的事情,樓商已經是第二次說了。

【適應的,沒來送我沒事的,都過去很久了樓商哥已經說過了。】

黎安安手指輕快地打過去一段話,過了不久訊息又回了過來。

【說過了嗎?大概是我忘記了,適應就好。】

黎安安看著他發過來的訊息,退出開啟時鍾看了眼世界時間,國內這會兒是淩晨兩點多,這麽晚了他還沒睡嗎?

【這麽晚了還不去睡覺嗎?】

黎安安指尖微頓,像是在等他的訊息回複一樣,‘嗡’地一聲手機震動一下,看著螢幕上跳出來的訊息,黎安安心裏一沉。

【今天有點事,準備去睡了,安安照顧好自己。】

簡單的幾句雖然看不出來什麽,但黎安安恍然想起來今天是什麽日子。

之前每年今天這個日子黎崇都回家很晚,有次問起,黎崇都是說和樓商喝酒,時間久了,黎安安也記住了。

所以今天哥哥有陪他喝酒嗎?

【如果喝酒了自己煮碗醒酒湯喝了再睡吧。】

發完,黎安安又覺得不妥,想撤回,對麵的訊息已經回了過來。

【喝過了,謝謝安安。】

看到這,黎安安才放下心來,雖然已經是六月,心裏卻像是飄了雪一樣。

兩年後。

黎安安在國外的課程有兩年。

日子卻是轉瞬即逝,在國外的兩年裏,黎安安算是比較幸運的,遇到的朋友同學都是很好相處的人。

兩年裏參加了不少party,讓她像是變了個人般的換了個性子。

以至於許莓在機場接機的時候差點被黎安安的熱情打了個踉蹌。

若不是黎安安說話還是一如既往,她都要以為黎安安的內裏被換了個芯子。

“你真的變得好熱情,我也在國外待了一段時間,怎麽沒你這麽大的變化?”

許莓的頭枕在她肩膀上,黎安安哈哈笑了兩聲。

“你這人天天和我聊天都是聊到一半就去練琴,和你在國外,豈不是party開到一半你就要去練琴,你和我不一樣你去國外是去深造,我隻是去學習,吃喝玩樂一個沒落,你看你現在手裏的獎項都多少了,我自己個人畢業展還沒著手呢。”

黎安安笑著說道,但臉上的笑是真的開心。

“那你打算什麽時候辦自己的展?”

黎安安想了會兒淡淡道:“畢業前,再過一年吧。”

“那就預祝你萬事順遂。”

兩個人的酒杯在空中相撞,猩紅的液體在杯中晃蕩,兩個人喝的都有點多,許莓還算保持著清醒,黎安安倒是醉的比較厲害。

許莓也有點後悔,不應該回國第一天就拉著她喝酒的。

看著她醉倒在桌上,隻好給黎崇發了個訊息。

黎崇來的時候許莓已經喝不了少冰水,整個人也清醒了許多。者得,比較公平。——機場裏人不多,許莓目光看著不遠處,雖然說也就快兩個月沒見黎安安,但還是心裏有些緊張。大概是因為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太多了。過了一會兒看到漸漸有人出來,許莓目光在人堆裏瞅了瞅。最後還是看到一個拉著玫紅色行李箱的人走出來。她高興地喊了喊:“安安!!”她跳起來招了招手,那人取下墨鏡立馬咧開笑臉,拖著行李箱小跑過來。直接對著許莓就是抱了個滿懷。“我的寶!我好想你啊!!”黎安安一肚子苦水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