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乖乖說得不錯。”許莓聽到他喊乖乖,臉上頓時羞紅了一點,平時他隻有在做那種事的時候才喊她乖乖。“什麽說得不錯。”她垂眸看著他的頭發,他頭發生得柔軟,整張臉靠上去都覺得挺舒服的,她就貼著他的頭發,聽他輕聲細語地說。“我的小癖好,就是喜歡老婆床上主動點。”許莓:“薛岑,你怎麽都不害臊的?”想了想自己上次已經夠主動了。薛岑的手又在身後不老實,許莓推了推他,才喃喃道:“晚上得去陸家吃飯。”她說這話的時候不怎...電話掛了半個小時不到就看到樓商急急忙忙地過來,手上的外套鬆垮地搭在手臂上,領口的釦子還亂了兩顆。

和警察說了之後就樓商也被警察說了兩句,樓商這才知道發生什麽事了。

看到黎安安的時候他也沒訓斥什麽,隻是淡淡道:“我送你們回學校。”

黎安安看到他的衣服淩亂,本想問問他是不是打擾到他了,但是又說不出口來。

到了學校門口的時候許莓覺得這兩個人的氣氛不對,轉身就開口:“我先回去了。”

走了一段距離之後樓商才開口問道:“今天挺厲害?還會用酒瓶子頂別人下巴了?這要是讓你哥知道可少不了一頓訓斥了。”

“要是能讓他知道我就不麻煩你了。”

黎安安嘴上嘟囔著。

樓商輕笑一聲:“不算麻煩,隻是有點匆忙。”

黎安安沒說話,不用他說也看得出來他匆忙。

他轉身走到汽車後備廂拿了個小盒子出來遞給她。

黎安安有些不明白,沒有及時伸手去接。

樓商又往前遞了點。“說好的,考上大學的禮物,一直忘了給你。”

說完,黎安安才伸手接過,嘴上道了句:“謝謝。”

空氣中又忽而僵持下來,黎安安準備進去的時候樓商又問了聲:“這回是分手了嗎?”

黎安安的腳步一怔不知道他下半句會說什麽,強忍著劇烈跳動的心跳聲答道:“嗯,分手了。”

她回眸看著站在原地沒動,樓商輕聲說:“下次遇到這種事,給我打電話,我接手了一個保鏢公司,手上有點人,這種事還是不要自己親自動手的好。”

黎安安唇角微動,勉強扯出一個微笑來。

“好,我知道了。”

說完她轉身進了校門,樓商沒有再次喊住她。

一直到放假黎安安回家,她都沒有再遇見樓商,像是沒有交集的兩條地平線一樣,緩慢地各自往前去。

倒是在那天之後關祺就像消失了一樣,學校的通報說犯了大過直接被退學了,這個人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黎安安再次收到樓商的訊息時,還是過年的時候收到的一條新年快樂。

上次的事情他沒有和哥哥說話,其實按理是應該感謝一下的。

黎安安回了條訊息:【新年快樂,這兩天有空嗎?可以請你吃頓飯嗎?】

發出去的時候黎安安總覺得不安,不知道是害怕他拒絕還是怎麽。

過了片刻樓商纔回了訊息過來。

【有空的,想吃什麽?】

黎安安忽然定下心來。

【我都可以的,看樓商哥想吃什麽。】

樓商沒確切回複,隻是回了句。【過兩天來找你,到時候再說吧。】

黎安安覺得可以沒有再細細去問。

時間轉眼到這天,黎安安起得早,下樓的吃早飯的時候正好看到黎崇和樓商坐在客廳裏。

黎崇看著這兩個人表情怪怪的。

淡淡問了句。

“安安要出去?”

黎安安聞言頓了頓,沒有答話,樓商說了聲:“等會兒帶她出去玩會兒,你平時給人壓力太大,又沒空帶人出去玩,我隻好替你做好這個哥哥了。”

黎崇沒有多言,隻是帶著樓商去了樓上談事。

午飯的時候樓商準備下樓出去的時候黎崇多嘴問了句。

“你不會是對我妹妹有什麽意思吧?”

樓商腳步一滯,沒有直言,隻是問道:“你覺得呢?”

黎崇看他沒有直接拒絕就知道個大概,“但是安安好像對你沒有那個意思。”

樓商又怎麽看不出來,平時談話間都帶著疏離他也不好過多打擾。

他輕歎一口氣,“她還小,好好上學纔是正事。”

黎崇沒有多加過問,隻是下樓後多叮囑了一句。

“路上小心,早點回來。”

黎安安點頭,“知道了。”

說完她跟在樓商身後兩個人之間總帶著距離。

上車後黎安安還是一如既往地保持沉默什麽話也沒說,隻是樓商尋常地問了聲:“最近課程還好嗎?看你好像很忙的樣子。”

黎安安垂眸,聽到他問也隻是輕輕應了一聲。

“還好。”

“上課這麽忙前段時間還有空談戀愛?”

樓商偏頭問了一句,聽著暗戳戳地有些不爽的感覺。

“這不是分手了嗎,樓商哥不麽忙不也談戀愛嗎?時間不都是抽出來的。”

黎安安聲音很小,看著窗外倒帶的景色嘴裏不知道怎麽就說了一句。

說完才感覺說的有點欠妥。

樓商側目看了黎安安一眼,輕輕的笑聲在車廂裏響起,他沉聲問道:“你哪裏看出來我談戀愛了?我怎麽不知道安安還會看麵相了?”

他說得幽默風趣,饒是心情不佳的黎安安也淺淺笑了下。

但是他說的意思是沒談戀愛嗎?

“那樓商哥沒有談嗎?上次在醫院不是還看到了。”

她微微抬眼看了看樓商的表情,他隻是淡淡解釋道:“那人原本是樓家人給蘇靳挑的物件,結果對方沒看上,轉手跑來糾纏我,纏了幾天就給打發了。”

原來是這樣,不是女朋友。

“那我哥還說......”

黎安安說到一半不知道怎麽說下去,樓商接話問道:“你哥說什麽?說我談戀愛了?”

樓商笑出聲,有點難以言喻的無奈。

黎安安沒說是,但樓商也猜得差不多了。

“有時候別聽你哥亂說話,有什麽事兒想知道直接來問我,知道嗎?”

黎安安輕輕‘嗯’了一聲。

說完沒多久車子緩緩停下,黎安安看了眼窗外像是一家新開的飯店。

樓商簡單點了幾道菜,看著黎安安總是沉默不語樓商輕輕敲了敲黎安安麵前的桌子問道。

“最近怎麽好像很怕我一樣?話都不說了?以前不是和小辣椒一樣?”

黎安安微微有點不自在,輕咳一聲:“沒有不自在,以前那是還小,沒什麽禮貌。”

樓商微微抬眼沒說什麽,隻是拿著手機刷了刷隨後遞到黎安安麵前。

黎安安還有點不解,還沒看清螢幕上的內容,眉心就擰得緊緊的。

手機上螢幕上是關祺的一些個人資料。

黎安安還沒問為什麽,就聽見樓商輕聲說。

“你還小,有些事還不太懂,雖然你剛剛說已經分手了,但有些事還是需要告訴你,你那個同學不是什麽好人,騙一些女孩子的同情心做了不少惡事,之前因為未成年所以沒有留案底,好在以後也不會見麵了,下次要自己多個心眼,拿不準的就叫你哥看看。”垂著頭看著她的蔥白的指節,內心像是空了一塊。他聲音低低地,問:“在哪裏見過?”許莓看著他,一直沒有抬頭,她總覺得薛岑是個心事滿滿的人,但又覺得在他的小世界裏,自己是有一席之地的。他不是不願說,而是沒有找到合適的契機。就像她之前對他也保持著距離一樣。隻是他的距離在心裏。她猜不到他的秘密是什麽。但覺得他可能比她喜歡他要早許多。許莓靠在背椅上,吸了吸鼻子,讓自己情緒平複一點。她淡淡道。“之前在F國的時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