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本都是等許莓睡著了他才上床。今晚因為失眠,她伸手摸了摸身邊冰冷的床鋪,心頭不由得覺得空空的。她輕掀開被子,步伐小聲的去廚房倒了一杯牛奶。腳步不受控製地走到書房門口。抬手落在門上沒有敲下去。門內安靜得聽不見任何聲音,不知道是房門的隔音太好,還是屋內本就平靜如水。她輕歎了一口氣,將自己腦袋裏混亂的想法擯棄。輕聲敲了敲門。沒聽見門內的聲音,她轉開把手推門進去。書房的燈光很亮,書桌那的座椅上薛岑靠在座椅上...樓商第一次見到黎安安的時候是在很小的時候,那個時候的她乖巧的像是童話裏的公主。

她將頭發高高盤起,會用小發卡圍上一小圈,在眾多世家千金裏麵隻有她最高傲了,不可一世的模樣,讓人覺得她天生就應該是被萬眾矚目的。

那一年黎安安十歲樓商十三歲,他和黎家的老大黎崇是同學,同學幾年他們關係還不錯,自然會被邀請參加黎家小姐黎安安的生日宴。

他在觥籌交錯的迷離燈光下見到那個小女生,他和黎崇說,“你妹妹很漂亮。”

當時的黎崇笑道:“那是自然。”

再後來一次見到黎安安已經是她讀高中的時候了,那是樓商第一次看到黎崇凶他的妹妹。

樓商想著勸勸剛說一句就被黎崇懟了回去,“你也不看看她幹了什麽好事,自己在學校被人欺負也不說,一個高中生了,還是黎家的人被學校的人堵在角落起欺負要不是我路過看到,她還不打算說。”

樓商頓時沒說話了,隻是看著黎安安雙眼通紅被訓得委屈極了。

黎崇說了幾句轉身去陽台抽了幾根煙。

“安安,你哥哥也是關心你,你要知道沒有人可以欺負你,你受欺負了你哥哥會很自責,是他沒有照顧好你。”

摟商耐心說著。

黎安安眼瞼微抬,身子一顫一顫的,“是嗎,我,我知道了以後不會了。”

“那安安可以說說是為什麽被欺負了嗎?”

樓商雙眼注視著她,溫聲問她。

黎安安嚥了咽口水,擦了擦臉上的眼淚,低聲說:“班上有人追我,但是我沒答應,那些女生是那個男生的追求者,所以她們纔看不慣我。”

說完,她泛著粉色的鼻尖輕輕一吸,樓商笑出聲來。

“那說明你很受歡迎,是好事,是她們做得不對,會有人教訓他們的,去和你哥哥認個錯吧。”

樓商抿唇一笑,站起身摸了摸她的腦袋。

看著她不情願的背影,樓商搖了搖頭。

倒是個受歡迎的小姑娘。

過了好一會兒就看到黎安安回來了,表情倒是沒一開始那麽委屈了,路過樓商身邊的時候說了一聲:“謝謝哥哥。”

彼時的樓商還沒想過這一句話會被他記著很多年。

次日黎安安放學的時候就看到那幾個女生急匆匆地過來給她道歉,說什麽都要黎安安原諒她。

黎安安隻覺得有點蒙,第一時間就覺得應該是哥哥做的,她看著那幾個人想著哥哥昨天說的話,她輕飄飄地道:“我是不會原諒你們的,不用白費力氣了。”

說完,她收拾了桌上的東西就往外走,剛出校門,就看到門口停的一輛車,她覺得眼熟,但又不是黎家的車。

剛走過去,就看到車上下來的人,黎安安小步跑過去,興高采烈地喊了一聲。

“樓商哥哥,你怎麽來了?”

樓商眉眼微挑,“上車,帶你去吃飯。”

“好!”

黎安安一溜煙就鑽進了副駕駛,等樓商上了車她才開口問:“是哥哥叫你來接我的嗎?”

樓商輕笑一聲:“你哥哥在忙,就不能是我想帶你去吃飯嗎?”

“自然可以的,樓商哥哥對我最好了。”

黎安安一張嘴像是抹了蜜一般,看著心情就很好。

“今天那幾個欺負你的人有去找你嗎?”

他開口問了句,黎安安連連點頭:“剛剛她們還來找我,求我原諒呢。”

聽完,樓商才應聲:“那就好。”

黎安安略微好奇地看著樓商又問了句:“那幾個人是你去找他們說了什麽嗎?”

“不然她們怎麽會給你道歉?安安以後有什麽事要是不方便和你哥哥說的,你來和我說,再怎麽樣也不能讓你受欺負的。”

話落他的手在黎安安發頂上摸了摸。

黎安安一時有點不知道怎麽回事,異樣的感覺湧上心頭。

“知、知道了。”

吃飯的時候黎安安時不時抬頭看樓商,她輕聲問了句。

“你最近是不是快畢業了呀?”

樓商和哥哥一樣大,現在應該差不多快到大四了吧?

聽到他‘嗯’了一聲反問她:“你不是也快畢業了嗎?”

“我、我那是高中畢業,你是大學畢業。”

黎安安垂著眸子,聽見樓商淺淺的笑聲:“是,有想好考什麽大學嗎?”

“還沒。”

樓商看她扒拉著碗裏的飯不知道想什麽,他輕聲問道。

“聽你哥哥說,你很喜歡設計相關的事情?”

“啊?”黎安安抬起頭看,正好撞進他的目光裏。她躲閃開,急忙應道。

“是,是有這個想法。”

“有這個想法的話可以試試,距離考試還有點時間,多努力說不定就成了呢?”

樓商輕聲安慰道。

黎安安垂著眸子,嘴角微微彎起,心裏好似有了個答案一樣。

後來一直到高中剛畢業黎安安都沒見過樓商,就連自己哥哥都很少見到。

再見麵還是畢業之後樓商和黎崇在書房談事情。

黎安安不是有意想要偷聽,她隻是切了點水果打算送過去的時候在門口偷聽到的。

“你家的事情我不好多說,但是你爸看樣子就是不打算把樓家的產業交給你的,你怎麽想的?”

“樓家的東西我也不惦記他愛給誰給誰吧,我的事有什麽好說的,你呢,安安已經高中畢業了,你是不是也打算給她找個嫂子?”

談到這個話題黎崇就一個勁地裝傻,他淡淡道:“沒遇到合適的。”

樓商抬眸看了他一眼,總覺得說得不是那麽輕鬆,他輕笑一聲,“沒合適的,有喜歡的嗎?”

黎崇沒說,話鋒一轉他改口道:“爸媽有想法讓安安去聯姻。”

樓商雙手交叉放在腿上,安靜的幾秒裏,門外的黎安安也覺得心跳靜止了一般樣的。

隻聽到樓商平淡地說:“安安不會願意去聯姻的。”

說完,黎崇笑了笑:“你都知道,我又怎麽可能不知道,我自然不會讓她去聯姻的,她喜歡誰就隨她去吧。”

樓商淺笑,“挺好的。”

他沒說什麽話,門外的黎安安聽著,心裏有一絲慶幸又有一絲失落。��譎���t�� �������fԒ����^�^�����Y���Ϳ�������һ����Թ��Ę��•�������d�µ؆��˾䡣���úȣ����ɂ����_���D���@һ��СС�������ϡ��譎�����һ�飬�Bæ�������ϵ�ˮ���e���͵�������߅�����㇟�����]�оƵģ���һ��֭�����譎�����Ѓe�ң�߀�Ä��������Լ�Ҳ�c��һ�����SݮҲ�B�B�c�^���������Č��ě]�оƾ...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