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你不熟,可能不明白我們之間有什麽糾葛,反正我和小莓都很討厭那人就是了,那人說了幾句話,刺激到了小莓,不過還好,小莓和你結婚之後整個人和之前都不太一樣了,她這樣就很好。”整整六年她都沒有勸到許莓離開那個人。而薛岑僅僅隻是出現了,就能讓許莓放下過去的一切。不是巧合,不是偶然,是命中註定。“我知道的。”薛岑淡淡說道,他目光直直地看著不遠處的紅燈,似是能看穿一切的犀利。“啊?知道什麽?”黎安安不解地問道。...方之意有點哭笑不得,耐著性子給她解釋。

“我們是睡在一張床上,但是我們都穿著衣服,現在這個時代,脫了睡在一起不結婚的都大有人在,我會因為睡在一起就單純地負責娶你嗎?”

他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窗外的陽光落在他未幹的發絲上,泛著瑩瑩微光。

他像是一個會發光的人。

他就坐在那兒看著她,目不轉睛,倏爾他的薄唇微動:“我決定娶你,是因為我有點喜歡你,所以才用這簡單又拙劣的藉口,那你呢,同意嗎?”

“我......”

她的話卡在喉嚨裏說不出來,眼睫輕顫,呼吸的頻率都快了幾秒。

方之意似乎是看出她的緊張,緩緩起身,輕聲的說:“你可以考慮一下,先去洗漱吧,等會兒出來吃早餐。”

她微微點頭,沒有出聲。

方之意知道,不能逼著她太緊,這人看似大大咧咧其實膽怯的很。

直到聽到身後門響,方木蕊才坐回床上。

心口猛烈地跳動著,她急促地呼吸幾口,才讓自己平複下來。

她從來沒想過自己的餘生會和什麽樣的人一起度過。

因為她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會聯姻,相敬如賓地過一生就已經是最好的結果。

她從來都不覺得會和自己喜歡的人過一輩子,但現在,好像可以了。

她喜歡方之意嗎?

好像是有點的。

雖然不多,但或許和他一樣都是有一點喜歡的。

這點喜歡應該會日積月累越來越多的。

方木灝曾經和她說過:“如果這一生沒辦法和一個喜歡的人過一生,那就嫁一個本身就很好的人。”

但現在這兩點,方之意好像都占了。

接下來的幾天方之意都還是按照往常一樣的節奏生活,看到方木蕊也沒有絲毫的尷尬。

兩個人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方木蕊像是刻意不去想那天方之意說的話,她實在不敢確認自己到底要怎麽走接下來的路。

如果方木灝現在確信告訴她不用聯姻,或許她會立刻去答應方之意,但是她不確定,不想白白答應了到最後卻是一場空。

他說聯姻沒關係,但方木蕊也不想以為白白地承諾,讓他為了自己去做什麽。

她是個灑脫的人,但也是自己感情裏的怯懦者。

大抵是第一次遇見這樣的感情,總覺得虛幻。

幾日後方木蕊還是照常下班後準備回去,忽然手機裏收到一條陌生來電。

接了之後說是之前住的房子被樓下投訴漏水需要回去看看。

路上的時候方木蕊一臉懵,她記得臨走的時候好像管好了水的。

快到樓下的時候她給方之意發條訊息。

【今晚我要回趟自己家,不用等我吃飯了。】

簡訊發完,手指按下密碼鎖。

剛一開門就看到家裏坐著幾位壯漢,為首的是一位較為年長的人。

“何叔,這麽大陣仗是做什麽?”

這人方木蕊認識,方木家的爺爺身邊的人,看到這人自然就明白過來是怎麽一回事了。

“小姐,該回去了,老爺說了一定要把您帶回去,帶不回去我也不用回去了。”

方木蕊沒進門,一手放在門把上,微微一笑。

“那您就留在這兒吧。”

說完,就順手將門反手一關,

可她穿著高跟鞋哪裏跑得過屋裏那幾個壯漢。

扣回車裏的時候何叔還給她拿了雙平底鞋過來。

“小姐這又是何必呢,萬一跑崴了腳就不好了。”

方木蕊咬牙切齒,“那我還得謝謝何叔你貼心了。”

不得不說老爺子身邊的人做事就是利索,抓到她到上飛機中間也就半小時,距離他給方木灝發完訊息到現在也不過一個小時不到她就已經坐在回F國的私人飛機上了。

方之意發現的時候已經是很晚的時候了,他吃完飯看了眼時間已經七點多了,他打了個電話過去,一直關機,這次覺得不對勁,出門去了趟她之前的家敲了許久的門都沒人開門。

方之意這才發現出事了給薛岑打電話。

電話打完半小時薛岑纔回電說:“估計是被帶回F國了。”

方之意鬆了口氣,又問:“那我去機場?”

“不用,這會兒估計都已經飛出國界了,我會過去一趟,你要去嗎?”

上次他問方木蕊的事情她還沒回應,他也不清楚兩個人現在的關係。

剛準備開口薛岑就厲聲問道:“這你還要考慮?方之意你不會是個渣男吧?”

方之意“......”

“我自然是要去的。”

聞聲,薛岑才沒有繼續問他。

掛了電話後方之意才從方木蕊公寓門口起身回去,再回到家裏的時候他看了眼桌上留下的一點飯菜,轉身收進了廚房。

回到臥室的時候方之意隻覺得房間裏太安靜了點。

明明住在一起也沒有多久,可偏偏就是覺得不習慣了。

這天他睡前又喝了點酒助眠,可第二天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還是睡在了方木蕊房間的床上。

他輕歎一口氣,坐在床上緩了好一會兒纔拿手機打了個電話。

電話那頭的人接得很快,甚至有一絲不確信。“方之意?”

方之意抓了抓頭發,聲音低啞:“是我。”

“怎麽了?你倒是破天荒給我打電話。”

方之意沉默了好一會兒,直到對方又開口試探性的問了句。

“你犯病了?”

他輕‘嗯’了一聲說:“我又夢遊了,已經兩次了。”

他夢遊的毛病已經很久沒犯了,甚至連薛岑他們都不知道他夢遊的毛病,因為很早就已經控製住了,這個知道的人,也是因為早年他的病情就是他控製的。

“發病的誘因你知道是為什麽嗎?”

電話那頭低聲詢問。

方之意有些無奈。“我要知道我還問你?”

“那你現在和之前的生活有什麽不同嗎?又或者說又發生什麽對你影響很深的事情嗎?”

方之意幾乎沒有思考就知道是方木蕊,她住過來之後他才開始夢遊的。

他想了會兒,才開口說。

“我喜歡上一個人,想和她結婚,這算嗎?”

那人呼吸重了幾分又問:“你們有什麽實質性的進展嗎?”

實質性的進展?

“就上次第一次喝完酒抱著人睡了一晚,後來一喝酒就回夢遊到她房間,每次都是我喝了酒之後纔有的事。”頓時從心底裏泛出一種不適感。薛岑注意到她臉色的變化將那幾張圖片的資料夾合上。他緩緩說道:“這件事,對你來說可能會反感,但我覺得你有知情的權利,想看看嗎?”他在征求她的同意,她想看他就原原本本告訴她,不想看他就收起來讓她再也看不見。許莓心裏糾結了一會,點頭同意。被冤枉這麽多年,總要給自己討個公道。見她同意了,薛岑翻開一份份檔案,緩緩道。“記得那個叫李子如的嗎,當年那場車禍,是她的父親開車撞的,你可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