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就和你結這一次婚了…她垂眸看著車外的薛岑,拿起身邊的手包打算下車。誰知道剛下車腿軟了一會,有些暈。剛以為要摔跤就被身邊的人一手扶住了腰。她撐著薛岑的手臂站定了一會才覺得好點了。“怎麽?被我說的話感動到了?準備投懷送抱驗證衷心?”尾音被他拉長,慵懶地似笑非笑,不知怎麽地眼前忽然浮現出了陸知衍的臉。許莓抬眼看著他,“你是不是對其他人也這樣輕浮?”她鬆開他的手往餐廳走去。她也不知道為什麽有一種別扭的感覺...薛景堯四歲的時候上了幼兒園。

因為是十月份生日,按照規定九月份之後的要晚一年,他就自然四歲纔去幼兒園,成了班上比較大的小寶寶。

原本以為小景堯會有點分離焦慮,但結果證明是許莓想多了。

他似乎格外喜歡幼兒園的生活。

薛岑第一天送他去幼兒園的時候,進了幼兒園他就撒開了腿跑進去,薛岑甚至一隻手抓不住。

“薛、景、堯!”

薛岑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

他的脾氣在這四年裏被薛景堯折磨得不像話,但唯獨對許莓還是始終如一。

在他兒子那,耐心基本為零。

薛岑的話剛說出去三秒,薛景堯就屁顛屁顛地跑了回來。

小腿甚至跑不穩當,跑到麵前時,給他的好爸爸一個滑跪。

下一秒又自己爬起來,一秒乖巧。

“爸爸。”小景堯奶聲奶氣地,不敢抬頭。

薛岑垂著眸子睨了他一眼,嚴厲說道。

“在家裏怎麽說的?在幼兒園要幹什麽?”

說完,薛景堯轉了個身,立馬麵若桃花,彎起他那雙桃花眼對著幼兒園老師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姐姐。”

薛岑一聽,無奈扶額,隻好蹲下來直視他:“你不應該叫姐姐,要叫什麽來著?”

薛景堯大大的眼睛看著薛岑,眨了眨後又笑著對那兩位老師說。

“叫老師,堯堯要叫老師。”

那兩位老師被薛景堯的一副桃花臉迷得一愣一愣,笑著摸了摸他的頭說:“真乖。”

薛岑這纔算是滿意,站起身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低頭對小景堯說。

“放學媽媽來接你,要乖一點,別鬧你媽知道嗎?”

小景堯呆萌地點了點頭:“我愛媽媽。”

薛岑眯了眯眼,擺了擺手,小景堯看到薛岑的動作又撒開了腿跑進去。

薛岑有些無奈,四歲的小孩還是答非所問。

隻要一說到媽媽他就是四個字:“我愛媽媽。”

媽媽要打屁股,他也是說:“我愛媽媽。”

薛岑甚至懷疑他是拿捏了什麽保命密碼一樣。

準備走的時候薛岑又轉頭問了聲:“下午是三點放學是吧?”

兩位老師點頭:“是的薛先生,下午是三點,下午是他媽媽來接嗎?”

薛岑想了會兒說:“可能是我們一塊來,景堯比較調皮,辛苦老師們了。”

兩位老師連忙擺手,那麽可愛的小孩怎麽會是調皮呢,那是天性!

“沒事的沒事的,我們會照顧好小景堯的。”

聽老師們這樣說,薛岑才放心地走了,許莓一大早實在起不來,薛岑慣著她,根本沒叫她起來,也不知道現在起來沒。

剛這樣想著,手機就響了一聲。

【寶貝老公,我起床啦,景堯乖不乖呀?】

薛岑坐在車裏,看著她的訊息,抿著唇嘴角微微揚起。

【還可以,下午我們一塊來接他,出去吃飯吧,當是給他慶祝。】

剛發完,對麵就秒回了過來。

【好耶,愛你((づ ̄3 ̄)づ)】

薛岑看著手機上傳送過來的表情包,笑著回了個一樣的回去。

不知不覺結婚都過去五年多了,五年裏的婚姻生活似乎比他曾經想要的更美好。

更令人憧憬第二天。

晚些的時候薛岑早早處理好了工作,回了趟天域去接許莓。

家裏比起早上出門的時候已經被她收拾得幹幹淨淨了。

回家的時候她正在書房看書,見他推門而入,她從座位上起來,小跑過來抱了個滿懷。

“結束啦?”

她笑著問。

薛岑輕‘嗯’了一聲。“去換身衣服,我們去接小景堯。”

“好!”

她笑著應下,歪頭在他唇上親下一口。

薛岑很沉溺這樣的生活,充實又美好。

許莓裏頭穿了件緊身的針織衫,下身的淺藍色牛仔褲顯得整個人活力十足。

出門前薛岑又給她套了件外套。

幼兒園門口的人格外多,都是家長來接小朋友的。

但大多都是媽媽和老年人,要不就是家裏的阿姨。

薛岑和許莓在門口站了一會兒,薛景堯就從裏麵一蹦一跳出來了。

看到他們兩個的時候跑得更歡了。

“媽媽!”

他跑到麵前抱著許莓的腿就撒起嬌來。

“媽媽抱,媽媽抱堯堯。”

一旁的薛岑見狀直接撩起袖子,一把將小景堯抱起來。

“你給我過來吧你,你現在快三十斤的重量好意思讓你媽抱?”

小景堯一聽在薛岑懷裏造作起來。

“我要媽媽,我要媽媽。”

他嚷嚷了幾句,薛岑直接就是一巴掌扇在屁股上。“安靜點,你媽要被你煩死了。”

打完後小景堯癟著嘴一臉委屈。

‘哼’了一聲:“爸爸討厭,爸爸臭!”

薛岑絲毫不在意,直接將人丟進了汽車後座。

“你媽愛我就行了,略略略。”

薛岑對著薛景堯炫耀起來,一手給他扣上了安全座椅的卡扣,小景堯的臉上垮得更深了。

許莓笑著說:“你多大了,怎麽和他一樣,一個大小孩一個小小孩。”

回到駕駛座的薛岑直接撐著中控的地方,湊過去就是一吻。

“我說得又沒錯。”

許莓還沒開口。

後座坐在安全座椅上的小景堯捂著眼,奶聲奶氣道:“爸爸,羞羞。”

許莓聽著,羞得推了他一把。

“好啦,去哪裏吃飯?”

薛岑還沒開口,小景堯又開口。“肉肉,堯堯要吃肉肉。”

薛岑搖頭,無奈笑道:“行,去吃肉。”

到餐廳的時候,薛岑早就定好了座位,服務員帶著兩個人走到位置上的時候旁邊的一桌也坐著兩個人。

兩個年輕的女孩子穿得青春洋溢的。

服務員的寶寶椅拿過來之後薛景堯乖乖坐上去,薛岑和許莓點著餐,點的差不多了許莓想著問問景堯要吃什麽。

結果一側頭就看到他一臉花癡相的看著旁邊一桌的漂亮姐姐。

許莓胳膊頂了頂薛岑,讓他看看他的好兒子。

薛岑一眼看過去,對著薛景堯的小臉輕輕拍了拍。

“幹嘛呢?幹嘛呢?把你眼神收收。”

薛景堯小嘴嘟嘟,眼睛看著旁邊對薛岑說:“姐姐漂亮。”

這一句讓薛岑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麽好,許莓也沒忍住笑出聲來。

原本以為這隻是一個小烏龍。

直到一個月後許莓拿到了幼兒園的月度報告。

像是小時候的一個成績單一樣,對小朋友一個月以來在幼兒園的表現做一個匯總。

許莓看完老師寫的月度報告後,笑得在沙發上打滾。

薛岑走過來,好奇地問了句。

“笑什麽呢?這麽開心?”

許莓笑得肚子痛,直接把單子給他看。

薛岑看著成績單,臉上的表情漸漸麻木。

轉身就朝著兒童房的薛景堯喊去。

“薛景堯你給我出來!”

那張報告單的後半頁上老師赫然寫著:

【景堯是個很樂觀熱情的小孩子,他很愛笑特別是笑起來猶如花開一般的模樣讓人喜歡,他很樂於交朋友。

很喜歡和C組的liya一塊玩,他總會在課間的時候去找liya對著她說。“寶貝,我們一塊玩吧。”

上課的時候他也很喜歡和同組的舒舒一起做手工。

今天他用黏土捏了個大大的愛心送給舒舒。

景堯是個很可愛的小朋友呢。】

許莓看著薛岑站在那言辭義正地訓著薛景堯,時光靜好。

誰又能料到,十幾年隻愛許莓一個的薛岑,會有個‘花心’的寶貝呢?

就像一開始的許莓也沒想到,她會和薛岑一起擁有這麽美好的家。

薛岑訓完薛景堯他就回了房間,進門前還對薛岑使了個鬼臉。

許莓笑出聲,對著薛岑伸手。

“抱抱。”

薛岑輕笑,坐下來將他擁進懷裏。“怎麽了?忽然撒嬌。”

懷裏的人輕哼一聲:“現在都不能對你撒嬌了嗎?”

薛岑失笑,臉頰在她發頂蹭了蹭,聲音輕柔,像秋天吹來的一陣風。

“可以,以後也請你隻對我撒嬌。”

話落,腰間抱著他的雙手緊了兩分,窗外吹進徐徐微風,薛岑低頭看著懷裏閉著雙眼的人兒。

她就好像這微風。

輕飄飄的,卻填滿了他前半生所有空洞虛無的夢。

(正文完)

正文到這裏就完結啦。

公主和草莓會在他們的時空永遠相愛,也祝願看到這裏的小夥伴也能收獲自己的摯愛。

(還有番外哦,休息一天後更新。)來,是陌生號碼。忽然想起來自己還點了點心過來。她急忙接了起來,讓騎手放在前台。“那個,我還點了很多奶茶已經送到前台了,你要不要找人分一下?”薛岑應了一聲。“我去打內線電話說一聲。”說完他緩緩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襯衫,那一小塊白色襯衫皺得不行,還是剛剛接吻時她緊張攥著的地方。一想到剛才臉頰又燙了起來。看著薛岑走出去她纔拿起一旁的抱枕,抱著將自己的臉埋起來。呼吸的時候甚至還可以聞到淡淡的木質香。是薛岑身...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