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來的話也沒關係的,不要覺得我請你幫忙有負擔,不想來可以拒絕的,你的感受最重要。”他輕聲地解釋道,他怕許莓是不願意來應酬又不想拒絕他,從而感覺到有壓力。許莓被他一頓話說得心頭微微湧起一絲暖意。她也不知道怎麽的自己忽然變得矯情了起來。可能是最近薛岑會對她很好,讓她有些飄飄然了。人的**總是以貪居多。一旦嚐到了甜頭就想要得更多。**控製下的思想就容易讓人迷失自我。許莓淡淡笑著,毫不隱瞞地開口道。“我就是...“不餓也多少吃一點,等會兒忙起來我怕你顧不上吃,萬一我也忘了怎麽辦?”

許莓失笑,捏了捏他的鼻子,“餓了我會吃的,向晴的包裏可都是小零食,就怕我餓了呢。”

她說著,還是把他剛剛拆的餅幹吃完了。

婚車駛過跨江大橋,十二輛百萬級別的豪車過於惹眼,這樣的婚禮不由得讓路人看到了都要停下來拍照。

婚車直接開到了婚禮地點,原本按照規矩需要開到新家給公婆敬茶,但是對薛岑來說唯一的長輩還在國外,就免了這個環節。

婚禮的地點,在西郊新開的酒店,酒店後麵就是一片寬闊的草坪。

薛岑下車後先去了現場招待賓客。

許莓還要換身衣服,伴娘陪著她進了休息室。

化妝師也趕忙地去做造型,換上主紗後發型也要做些改變,梳成了披肩的高馬尾,頭發似波浪一樣垂在身後。

看著頭發梳好了,向晴又抱著她清早的那個箱子來了。

“嫂子,今天你可是主角呀,最重要的可不能少了。”

說著,她把箱子開啟,開啟後才知道是首飾盒,正中心的冠冕上冠著水滴狀的紅寶石,配上她的婚紗,顯得格外的亮眼。

項鏈也是配套的,方形的紅寶石配上精緻的切割工藝,周圍綴上一圈鑽石,閃得讓人挪不開眼。

化妝師小心地將冠冕固定在頭頂,整個人頓時顯得更加高貴。

似水般的明眸微閃,一顰一笑都楚楚動人。

——

今天的天氣格外的好,太陽不大,帶著點微風,讓現場成千上萬的玫瑰花都隨風而動,像是為這場婚禮動情。

薛岑招呼了幾個朋友後開始有點緊張,時間慢慢過去,大家都自覺落座,司儀過來和薛岑又交涉了幾句後邁步上台。

“尊敬的各位來賓大家下午好,歡迎大家來到今天的婚禮現場,在此我代表今天婚禮的兩位新人對大家表示由衷的感謝......”

今天的風很輕,薛岑上台前的每一步卻走得很重,每一步他都緊張得不行。

主持人說的什麽他都聽不清楚,耳側是輕柔的風聲。

直到司儀開口說出那句。

“有請今天的新娘。”

耳畔熟悉的音樂響起。

這首曲子,是許莓前兩天忽然想到的,她說,我想在婚禮的時候用這首曲子作為伴奏。

現在聽來,這首歌像是她在風中訴說愛意。

這故事開始一個人

我認真寫成了我們

這段緣分沒有人轉身

你也開始修改劇本

加重我的戲份

......

他抬頭,目光鎖定在看著這條花路的盡頭,她一襲黑紗站在那兒。

刹那間好像風都靜止了,時間像是停在這一刻,等他想邁步過去的時候她已經緩緩提著前頭的裙擺慢慢過來,直到她站在他麵前。

這一刻,風又動了,吹在耳側,風中傳來她輕柔的聲音。

“過去的很多年裏,你朝我走了很多步才站在我麵前,以後就讓我朝你走來,薛岑,我愛你。”

說完,她眼角都跟著笑起來,薛岑感覺到眼角都有點濕,他顫抖地手將手裏的捧花遞給她,紅玫瑰的捧花上還帶著露水,開得嬌豔欲滴,這樣的花最配她了。

“以後,我們都會朝著對方走,我也會永遠愛你。”

許莓拿著捧花,仰著頭,薄唇微張,他看到她的唇形說著。

“親我。”

他嘴角揚起,伸手握著她的腰肢將人擁入懷裏,低頭吻住。

台下的喧鬧聲好像和他無關一般,隻沉溺在她的吻裏。

空氣裏飄來陣陣玫瑰花的清香。

薛岑想

有人會在相愛的路上,也有人正在相愛。

而我會在這一刻,永遠愛你,就像我和你永遠會在春分相愛。

——

婚紗圖(選自網路,侵權立刪)

儀式結束後就是敬酒,許莓去後台換了身衣服,這身衣服也是薛岑挑的,原本選的一件旗袍因為懷孕,會顯出一點小肚子就放棄了。

為此許莓那會兒還不高興了好一會兒。

今天穿的一身蓬蓬拖地的公主裙,梳起的高馬尾看上去倒是像極了一個天真爛漫的公主。

宴請的人不多,總共也沒有多少桌,一一敬過酒之後人漸漸散去,薛岑本來想帶著她去換衣服再吃點東西,結果許莓沒跟著他去休息室。

而是把他拉到場地的入口。

她還記得上次看到設計圖的時候門口有一麵空白的牆。

上次問他時,他說是秘密,今天她倒要去看看到底是什麽。

繞過一堵堵花牆她走到門口,看到了門口的迎賓台上的牆上早就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字。

走近看過去,每一句都是今天的來賓的祝福語。

上麵還貼滿了照片,有新的、有舊的,有她的也有他的,最少的,是他們倆一起的。

更多的是薛岑的,準確點說拍的不是薛岑,而是以他為視角,站在他身後的許莓。

有的是背影,有的是一個側影。

有她在看書的也有她在吃飯的,也有她和別人說話的。

安靜的,笑著的,零零散散的湊成了薛岑眼裏的——

自己

她看著牆上的照片,小心翼翼地撕下來,翻到背麵時,發現背麵都被寫上了時間,在每一段時間裏許莓都能在自己記憶裏找到那個時間段的自己。

她想那個時間段裏的薛岑又是什麽樣的?

她將每一張照片撕下來收好,

像是懷揣著一個美好的秘密一樣。

“怎麽都收起來了?”

薛岑小心問道,把這些東西放出來,隻是突如其來的一個想法,像是想給過去的自己一個交代。

像是想隔著光陰一樣,告訴很久以前的自己。

你看,你們會在一起的。

許莓低頭看著那些照片,笑著說:“這都是,你的秘密我要好好收著,以後告訴寶寶,告訴他,他的爸爸永遠都在愛著他的媽媽。”

薛岑沒說話,隻是低頭,在她發頂親了一口,輕輕地‘嗯’了一聲。

其實就算她不說,他也有很多時間,告訴他們的孩子,他是怎麽一如既往地愛他。

他還會告訴他,你要像爸爸一樣,義無反顧的,永遠愛你的母親。

照片收拾好之後薛岑帶著她回了酒店的房間換了身衣服。

許莓看著臉上的妝感太重了又在房間裏卸了個妝,收拾好的時候薛岑叫的餐也到了。

過了三個月之後她的惡心感基本就沒有了,她看了眼桌上的餐食。

喃喃說道:“我什麽時候能吃點味道重的東西啊,太清淡了我都快成兔子了。”的時候手裏抱著兩束白色洋桔梗。包的簡約又不潦草,紙張也是白色的,和他們兩個一身的黑色形成強烈的視覺衝擊。頓時心口一堵,酸澀感漫上心頭,好像知道是要去哪裏了。隻是為什麽會是兩束。等他上了車,他盯著懷裏的花束看了一會兒才遞給許莓。“你抱著會兒。”他淡淡笑著說,許莓應下,沒有說太多也沒有問什麽。隻是安靜地坐著,看著他將車開進了墓園。下車後,她踩進了一個小水窪,泛起一圈圈漣漪,大概是天公在看,天空也泛起層...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