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她看了眼桌上的紅玫瑰,的確,開始有點卷邊了。許莓又問了句:“那你怎麽放在後備廂?放在座位上不是更讓我驚喜嗎?”她剛說完,身後的廚房裏響起水聲,薛岑將買好的菜放在水池裏,出來用紙巾擦了擦手才走到桌邊,伸手輕輕摸著許莓的後頸,淡淡道:“我想讓你覺得驚喜的是我,而不是一束花,所以當然要我抱著花送給你纔算驚喜。”聽到這句話,許莓的心頭咯噔一下。隨後劇烈地跳動起來。她沒有開口隻是垂著眸子看著手裏的玫瑰,鮮豔...第二天薛岑沒出門,隻是在家裏佈置了一番,他上網搜搜新婚裝飾,蹦出來一大堆,他找了個好看的發給方之意,讓他來家裏佈置。

方之意本來不想去,結果方木蕊和黎安安要去陪許莓,他隻好罵罵咧咧的去了,順道在路上拐彎去接了樓商,快到天域的時候樓商問了聲。

“伴郎不是三個人嗎?”

樓商、方之意、加上時源。

他這樣一說,方之意開到天域門口的車頭又轉了一下。

樓商暗暗偷笑,接到時源之後車裏兩個愁眉不展的人變成了三個。

到天域的時候薛岑正好在打掃,一看來了三個人,他臉上笑得更開心了。

“都來了啊,快快快,都來出份力。”

薛岑毫不客氣地讓幾人進來,整個房子裏都已經被他收拾得七七八八了。

房間的吊頂上被他打滿了氣球飄在上麵。

窗戶上也貼滿了喜字,一看就是新婚的氛圍。

饒是覺得麻煩的方之意頓時也覺得新婚的味道重了起來,心裏暗暗計劃著什麽。

“你這都收拾得差不多了,我們來幹什麽?”

方之意環顧一圈之後問了句。

薛岑眉眼一抬落在桌上的小喜字貼紙上。

“給我家貼滿。”

樓商飽含質疑地問了句:“你確定貼滿?”

他的質疑不止在聲音裏還在表情上,連帶著其他二人也是這樣的表情。

薛岑還是依舊的點頭。

樓商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直接走過去拿了一把,目光所及之處都給貼上了。

黎安安和方木蕊怎麽也沒想到,她們在家裏聊天嗑瓜子看電影的時候幾個大男人在另一個地方滿屋子貼喜字。

樓商一行三個人好不容易貼完之後以為可以休息了,誰知道薛岑又抱了一大箱東西出來。

方之意側頭去看了一眼,一箱子的錢和紅包。

“來吧,給你們老婆包紅包。”

這樣一說他們就明白過來了,堵門紅包是吧。

不得不說薛岑還是大氣,每個紅包裏塞的都不少於五百,這隨手一拿都是幾千塊,塞到後麵時源都嘟囔了一句:“我能不能改主意去當伴娘?”

伴娘好輕鬆,不用貼喜字,還有紅包拿。

薛岑則是笑了笑:“你明天要是穿伴娘服出門,你們發多少紅包我就給你發多少,要不要去當伴娘。”

他饒有興味地看著他,方之意湊了一嘴過來。

“還有高跟鞋。”

樓商沒說話,但是點頭示意。

時源歪頭看著這幾個人,苦笑一聲:“不是,你們搞我是吧?”

他看著手裏的紅包直接放桌上開始擺爛。

“所以你穿不穿?你要穿我也給你紅包。”

方之意又問了一句,時源直接一腳過去踢在他腿上。“滾。”

他沒個好氣的說道。

方之意揉了揉腿,陰陽怪氣道:“這有些人啊,就是容易氣急敗壞,也不知道是不是肝火太旺,應該去看看老中醫,調理下身體。”

時源咬著牙,就差下手來一場現場直播的暴揍。

幾個人又鬧了好一會兒才結束。

比起他們許莓那邊就顯得清淨許多了。

幾個人吃了午飯後就窩在家裏看電影聊聊天。

黎安安上次說過要旅行結婚了,許莓就沒問,倒是方木蕊到時候也不知道是在國內辦婚禮還是在國外。

“小蕊,你們到時候是在哪裏辦婚禮?”

對於婚禮的事情,方木蕊完全沒有想法,大概是在方木家長大對於奢靡的東西都無感,從小每一場生日她都能穿著最盛大最頂奢的禮服,所以對於盛大的婚禮和婚紗,她都沒有太大的興趣。

如果真的要結婚,一定是她想和那個人過下去,想要一場那個人全心全意準備的儀式,而不是和她之前見過的貴族婚姻一樣,一個奢靡而冠著婚禮的名利場。

“沒想好呢,估計要看方之意吧。”

她之前就想過,如果真的要和方之意過一輩子,好像也挺好的。

電影螢幕上的畫麵閃動,畫麵流轉間方木蕊好像又想起來方之意在家把她抵在門上說的話。

臉紅、心跳。

完蛋,這種感覺又來了。

她對著臉頰扇了扇風,許莓看見的時候以為是她有點熱。

“很熱嗎小蕊,還是房間不透氣啊?”

方木蕊的臉頰紅得淡不下去,好在房間裏光線暗看不清楚。

她搖了搖頭。

“沒事沒事。”

幾個人一直到晚上在許家吃了飯才走。

洗漱完之後許莓看了看時間七點多,她拿著手機躺床上考慮要不要打電話的時候手機驟然震動起來。

薛岑打了視訊過來。

許莓一緊張按了結束通話。

切到聊天界麵急忙打下字:【不能見麵!】

薛岑看到這四個字直接撓了撓頭。

【視訊也不行?】

【視訊也是見麵。】

【不視訊我怕晚上去翻窗看你。】

許莓看著手機螢幕上的字,轉身將頭埋在枕頭裏打滾笑出聲,滾了幾圈後她又看了看螢幕上的字,坐起來錘了好幾下枕頭。

她打了幾個字又刪掉,又打下幾個字。

刪刪減減到最後不知道要說什麽,最後還是發了過去。

【夢裏見,寶貝。】

薛岑看了許久,最後還是沒打視訊,隻是發了語音電話過去。

這下許莓接得很快。

“喂?老公。”

她的聲音從聽筒裏傳出來,和平時說話有一點點不同,聽筒裏的聲音好像聽著更甜了幾分。

“嗯,想你了。”

許莓又恨不得再滾幾圈,剛剛滾完纔想起來自己懷著孕,可不能再隨便亂滾了。

但還是克製不住臉上的笑容。

“我也想你啊。”

她像個偷偷和男朋友打電話的人,聲音輕輕地,整個人埋在被子裏。

“會不會緊張?”薛岑問道。

緊張是有一點的,特別是黎安安她們走了之後,這種感覺愈加強烈。

“有一點點。”

緊張不多,期待更多。

明天會很忙,不好好睡一覺的話明天她會很累,薛岑低聲說:“明天會很累,你早點睡,休息好明天纔有力氣。”

許莓點了點頭,但還是說道:“有點睡不著怎麽辦?”

薛岑靜靜聽她說著,剛想著開口,就聽見許莓悄悄問了句。

“公主可不可以給我講故事?”

“就講,童話裏的公主曆經磨難收獲美好愛情的故事。”

就像他一樣,曆經磨難用了很多努力終於找到了他的童話一樣。,隻是這兩份…”許莓莞爾:“還有我家先生的一份,薛岑的,他今天還有應酬會晚些過來,我代他說聲抱歉。”說到他名字時許莓聲音小了點,這會兒大家的注意力都在相互寒暄上,也沒人注意到她在和老師說什麽。老師的臉上閃過一絲錯愕,但還是開口道:“沒想到你們在一起了,也祝福你。”當年的老師頗為嚴厲,現在上了年紀,再看到老師卻覺得有一絲歲月的溫婉。和老師隨意聊了兩句李泉就讓大家先入座了。不知道是誰開口說了句:“不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