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半分真,這個人,爲什麼要裝呢?上的痛告訴,不是風寒這麼簡單,讓正牌四小姐致命的,應該是上的外傷,那個老大夫看出來了吧,不然不會開什麼外塗的藥,致於不掀開服檢查,乃是該死的封建禮教使然,看這個家庭的擺設很是富貴,桌椅用的都是上好的紅木,是個小姐,大家小姐,自然不能隨便給男人看,哪怕對方是個老大夫!大夫走後,梅姨娘進來,一改先前的溫怯懦,使勁地在四小姐的耳朵上揪了一下道:“死丫頭,你還裝死嚇人!”四小...棄婦翻

駱府的大爺中了新科進士,喜報傳來,駱夫人嚴氏就樂得合不攏,打發了報喜的人後,趕張羅著院裡掛紅燈、擺筵席,這裡桌椅板凳剛擺上,恭賀的人就如水般地湧了進來,都是本家親戚和街坊鄰居。

“梅姨娘,你幫著張羅張羅。”嚴氏吩咐站在邊的梅姨娘,駱老爺有一妻三妾,兩個通房,這個梅姨娘是最後進門的,卻最會討人歡心,小心翼翼地侍侯夫人小姐,深得嚴氏信任。加上所出的四小姐與嚴氏所出的三小姐同年同月同日生,更是多了一份親切。

梅姨娘笑容滿麵地下去了,這些年幫著嚴氏打理府的事務,接待來客這樣的小事,自然不在話下,一切辦得井井有條。

“梅姨娘,我要吃桂花糕。”一個嘟嘟的孩兒跑到邊道。

梅姨娘轉過,臉上的表溫和得讓人忍不住要沉溺。

“好!我們三小姐要什麼,姨娘給你什麼!”用乾淨的帕子包了三塊桂花糕遞給三小姐駱慧,“夠不夠,還想要什麼?”

“夠了!”駱慧拿了桂花糕,蹦蹦跳跳地走了。

梅姨娘在後麵喊丫環蕊趕跟上,叮囑道:“看好了三小姐,小心摔倒!”

蕊答應跟了去,轉過假山,快到湖心亭時,迎麵上了梅姨孃的丫環素秋,拉著蕊就問道:“蕊姐姐,你見到梅姨娘沒有?”

蕊見素秋滿頭的汗,說道:“怎麼了,姨娘就在前麵幫夫人招呼客人,咱家大爺高中了,若是沒有急事,就別慌著找。”

“有急事!”素秋說著快要哭了,“四小姐怕是不行了,怎麼辦?蕊姐姐你幫著想個法子。”

“怎麼會這樣?”蕊驚訝道。

“還不是因爲前些日子衝撞了三小姐,被姨娘打了一頓,脾氣不好,堅持不認錯,賭氣在外頭站了一夜,拉也拉不進屋,染了風寒,本來吃了藥見好了,又饞喝了夫人賜給姨孃的冰鎮蓮子羹,於是又反覆了,燒得不行,我來的時候都在翻白眼了。”

蕊皺了皺眉頭:“四小姐也是,小小年紀竟然這麼任……”

“唉!算了,是主咱們是僕,我得趕找到姨娘示下,免得出了事,還不是我們這些做下人的倒黴。”素秋說道。

“那你快去!”蕊說道,“我幫你和夫人說一聲,這大喜的日子,可別了黴頭。”

“謝謝姐姐了,我這就去。”

素秋匆匆去了,蕊幾步走上前拉住三小姐駱慧,哄著原路返回,見夫人在忙著和二夫人說話,悄悄了送茶水的小丫環瓶兒,讓遞個話給嚴氏。

瓶兒過去,了個空說道:“夫人,蕊姐姐來了!”

蕊是嚴氏邊的大丫環,一向得嚴氏信任,這纔將三小姐放心給帶,聞言還道是兒有事,便吩咐趕將人帶過來。蕊過來,嚴氏手將兒撈進了懷裡親了一口,這才問道:“什麼事?”

蕊將素秋說的稟報了,眉心一時皺了個川字:“三小姐就留在這兒吧,你趕請回春堂的郭大夫看看,實在不行,拿了我的牌子,上寧家一趟,請親家幫忙請上回那個老醫。”

梅姨娘這時候也臉蒼白地走了過來,聽了嚴氏的安排,激涕零道:“夫人……這怎麼是好,隨便請個大夫也就是了。”

嚴氏說道:“雖是你生的,好歹也是府裡的小姐,快些去吧!”

二夫人將一切看在眼裡,笑道:“嫂嫂真是好心,怪不得這府裡的姨娘一個個給你收拾得服服帖帖。不過是個庶罷了,你倒要請醫,這不又欠了親家一個人?”

嚴氏淡然一笑:“妹妹不想想,今天是什麼日子,總得討個吉利。唉!這丫頭也是,真病得不是時候,我看八字天生和我們家犯衝,上次也是,在三丫頭的生辰宴那天玩冷水,害得我們三丫頭也跟著病了,可嚇得我呀……不說了,三丫頭,記著孃的話,以後和四丫頭在一塊兒玩。”

嚴氏的另一個大丫頭梅香想到了那張比三小姐還要清秀幾分的小臉,在心頭嘆了一口氣,這人的命啊,真是由不得人!還不知道四小姐這回能過來不。

梅姨娘回了自己的院子,就聽小丫環驚呼一聲,頓時就了,扶住素秋一個勁兒地哭,素秋在一旁相勸,倒把個小小的人兒扔在牀上不管。

小丫環戰戰兢兢地出來,眼神呆滯地看了梅姨娘一眼,抖著跪下回道:“姨娘,四小姐沒氣兒了!”

梅姨娘眼睛一翻,頓時暈了過去,素秋和小丫環手忙腳地將梅姨娘擡上牀,又是拍又是掐人中的,忙一團。

就在這時,那沒了氣的四小姐慢慢睜開了眼,茫然地看著帳頂,過了半晌方纔轉眼珠子,將視線所及的屋中陳設掃了一個遍,腦袋“嗡”地響了一陣,閉了閉眼,再睜開,又閉上,再睜開,反覆了幾次,的眼中一片驚駭。

擡起手額,發現了那蒼白的小手,果然是小手啊,纔有原來的一半大。

的老天爺,你真的讓我重生了啊!在腦海裡搜尋著自己的兒時代,想著當年到底有些什麼憾,如今重活了,總得彌補上纔好。正想得出神,一張老臉在上方瞪著,而後一個蒼老的聲音說道:“四小姐,你聽得到我說話嗎?”

怨不得郭大夫要這麼問,從他進來,這位小姐的眼睛就沒有轉過,丫環又說小姐已經死了……

眨了眨眼,輕輕地在嚨裡“嗯”了一聲。

小丫環聞得聲音,驚了一聲:“剛纔明明……”

“閉!”老大夫瞪了小丫環一眼,撚鬚道:“出舌頭來我看看。”

四小姐依言出了舌頭,老大夫看罷,又把著脈沉了半晌,開了個方子給了素秋:“一日三次,一幅藥煎五服,到回春堂抓藥,下麵這瓶藥膏,塗在上,可以祛溼氣,四小姐是暑溼傷風引起高熱,記住,服外塗都不要落下,慢慢養一陣,也就沒事了。”

“沒事了?”梅姨娘驚異地看著四小姐,心道這丫頭還真是命大。

蕊笑道:“沒事就好,姨娘也該放心了。”走到牀前,“四小姐,您有哪裡不舒服嗎?”

“姐姐你是誰呀?”四小姐小一張,輕輕地、怯怯地吐出了六個字。

蕊一呆:“我是蕊啊,夫人邊的蕊,四小姐和三小姐玩耍時,奴婢不都在邊跟著,您可別跟奴婢玩笑。”

“我不認識你!”四小姐語驚四座。

梅姨娘看著郭大夫,慌張地問道:“大夫,您看這是怎麼了?”

“唉!”老大夫嘆了一口氣,盯著那雙清澈的眼睛片刻,思忖著言語道,“燒得太厲害,傷了腦子,不記得一些事是正常的,能不癡呆已經是不錯了!”

“天啊!我的靈兒啊!”梅姨娘萎頓倒地。

四小姐駱靈視線落在地上的人上,問邊的蕊:“是誰啊?”

蕊答道:“是你姨娘,梅姨娘!”

駱靈冷眼看著這個人,那雙看了人世故的眼底,一片明,這個人看起來很傷痛的樣子,可是的第六告訴,這一切都是裝出來的,沒有到半分真,這個人,爲什麼要裝呢?

上的痛告訴,不是風寒這麼簡單,讓正牌四小姐致命的,應該是上的外傷,那個老大夫看出來了吧,不然不會開什麼外塗的藥,致於不掀開服檢查,乃是該死的封建禮教使然,看這個家庭的擺設很是富貴,桌椅用的都是上好的紅木,是個小姐,大家小姐,自然不能隨便給男人看,哪怕對方是個老大夫!

大夫走後,梅姨娘進來,一改先前的溫怯懦,使勁地在四小姐的耳朵上揪了一下道:“死丫頭,你還裝死嚇人!”

四小姐痛得了一下,怒目瞪著梅姨娘。

“你還敢瞪我,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給挖出來!”梅姨娘見妝,又在肩上狠狠地掐了一下。

四小姐痛得幾暈厥,還是素秋來勸住了:“姨娘您消消氣,好歹四小姐是醒過來了不是,要怪得怪那個說話的丫頭。”

小丫環眉兒委屈不已,跪下說道:“姨娘,素秋姐姐,我沒撒謊,先前四小姐真的……真的……”

“啪”的一聲,眉兒臉上已經捱了一掌,五個紅指印立刻浮現。

“你再妖言衆,立馬杖斃了你!”梅姨娘惡狠狠地說道。擡頭看了看駱靈,心頭掠過一寒意,這丫頭忘了前事,總歸是好事一件,不是麼?是了,明兒就這麼回了夫人,以後就當是個半傻子養著,不讓往三小姐跟前湊,免得搶了三小姐的風頭。

梅姨娘想到三小姐那雙長得和一模一樣的眼,心頭舒緩,大家都說誰扯生的像誰,當年和夫人在一個屋子生的孩子,除了產婆,三小姐第一個見到的人就是,那雙眼睛像極了的,其他地方卻像老爺,所以連老爺都多疼幾分。

看了看駱靈,長呼了一口氣,幸好這個丫頭不像夫人,可駱家的姑娘個個都是人坯子,這一位更是頂尖的,如今不過十歲,就長得這般水靈,駱慧與相比,還是差了幾分,若是讓寧家知道真相……絕對不能!梅姨娘握了握拳頭,這個計劃天無,當年的知人都已經不在了,隻有自己掌握,就連的陪嫁丫環素秋都矇在鼓裡,除了,這世上再無人知曉!

駱慧,你就是駱家唯一的嫡出小姐,娘爲你鋪就了錦繡前程,總有一天,你會明白孃的苦心!什麼,姨娘給你什麼!”用乾淨的帕子包了三塊桂花糕遞給三小姐駱慧,“夠不夠,還想要什麼?”“夠了!”駱慧拿了桂花糕,蹦蹦跳跳地走了。梅姨娘在後麵喊丫環蕊趕跟上,叮囑道:“看好了三小姐,小心摔倒!”蕊答應跟了去,轉過假山,快到湖心亭時,迎麵上了梅姨孃的丫環素秋,拉著蕊就問道:“蕊姐姐,你見到梅姨娘沒有?”蕊見素秋滿頭的汗,說道:“怎麼了,姨娘就在前麵幫夫人招呼客人,咱家大爺高中了,若是沒有急事,就別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