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氣,其實,我早就知道我大兒不能生了。”秦大姐瞳孔閃了閃,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馮老婆子。不明白她怎麼會知道?難道是秦姐夫說的?馮老婆子不管秦大姐的詫異,繼續說:“這對你們是真不公平,我都心疼你們。”“現在農村哪個家裡沒有三四個小孩啊,兒子都得有,沒有兒子會被欺負的,我考慮這事也考慮了很久,咱們馮家不能沒有根,所以,我就琢磨著,讓你跟大海睡一覺,生個兒子出來,這樣村子裡的人也不會說你沒兒子了。”馮老婆子...(前世篇是為了彌補上輩子男主的遺憾,裡麵的時間線可能不太準確,嗯……不要太糾結。)

“林曉彤,我不想吃雞蛋了,你能不能再給我兩塊錢,我想去國營飯店吃頓肉。”

小樹林裡,響起男人嫌棄的聲音。

林曉彤看著手中的雞蛋,瞳孔在劇烈顫動。

站在她麵前的孫俊不耐煩了好半晌,最終還是準備將雞蛋接過去。

吃了這麼久的雞蛋,想吐,可是,林曉彤除了每天給他偷個雞蛋出來,也拿不出別的了,還是再忍忍吧!

有總比沒有好。

剛觸碰到雞蛋,林曉彤一縮手,將雞蛋牢牢握在手中。

她眼神逐漸變得嘲諷起來。

“滾吧,渣男。”

話落,不作任何留戀,離開了小樹林。

孫俊一臉的莫名:“林曉彤,你什麼態度,趕緊滾回來給我道歉,不然,以後別想我理你。”

林曉彤是個花癡,癡迷他好久了,以前對他唯命是從,還經常給他偷拿家裡的東西給他吃,今天抽得是哪門子的風。

林曉彤出了小樹林,迎麵就遇到出來逮她的林春花。

“好啊林曉彤,你又偷了家裡的雞蛋來私會男人是不是,我要回去告訴娘,她非得打死你不可。”

“我沒有給他雞蛋,這個雞蛋,是給你的。”

林曉彤將雞蛋塞進林春花手裡,一副姐妹情深的樣子:“你平日也沒個好東西吃,瘦得都皮包骨頭了,做姐姐的自然心疼你。”

“你快吃吧,別被娘發現了,我去前邊給你打掩護。”

她慷慨的留下雞蛋,走了。

林春花看著手中的雞蛋,簡直受寵若驚啊!

這是天上掉餡餅了?林曉彤有這麼好心給她吃雞蛋!

不管了,她一年都吃不上一次,不吃白不吃。

幾下剝了殼,將雞蛋塞進嘴裡。

林曉彤回到家,果不其然,林母察覺到少了個雞蛋,開始破口大罵起來。

“林曉彤,肯定是你,你又拿雞蛋養小白臉了是吧!”

林母操起牆角的柳條,就要打。

林曉彤眼睛都不眨一下。

“不是我,雞蛋是林春花拿的。”

她伸手接住了林母落下的柳條,往旁邊一扔,徑直回了屋。

這模樣,跟以前唯唯諾諾的人完全不像了。

林母還在怔愣,就看到林春花也回來了。

她佯裝的很好,可是,嘴角還是殘留著一點沒擦乾淨的蛋黃。

“好啊,果然是你偷拿了雞蛋,老孃非得打死你。”

這次換了手臂粗大的棍子,往林春花身上找呼。

“啊!別打我,雞蛋不是我拿的,是林曉彤給我的,她給我的。”

“她怎麼可能給你,她給小白臉都不會給你,還要狡辯,老孃今天非得扒掉你一層皮。”

院子裡,頓時雞飛狗跳起來。

室內,林曉彤看著鏡中自己稚嫩的麵龐,終於敢相信,自己重生了。

上輩子,她癡戀上了從城裡下鄉而來的孫俊,可孫俊一邊吊著她,一邊又跟別的女人曖昧不清。

她心累受傷,最後買了酒,給自己灌了個酩酊大醉。

醉酒後,陰差陽錯,爬上了村裡退伍軍人秦烈的床。

一夜之後,她懷孕了,沒辦法,名聲被毀,她隻能嫁給秦烈。

可是,孫俊還來騙她,說是秦烈欺負了她,說讓她打掉孩子,他就娶她。

那個時候,她竟然聽了孫俊的話,到醫院打掉了腹中胎兒。

隻是在手術之中,她因為大出血,死在了手術臺上。

她死後,靈魂一直停留在世間。

這才知道,孫俊讓她上手術檯,是為了騙她身上的胎記,孫俊一直都在騙她。

反而是她嫁的男人秦烈,看到她死,傷心欲絕,最後,自己也哭死在了她的墳墓前。

“秦烈。”

林曉彤一想到哪個男人,就覺得好愧疚。

是她對不起秦烈,是她對不起他們的孩子。

重生一世,若是秦烈不嫌棄,她願意,一輩子待在他身邊,為她生兒育女。

桃園村村口,穿著軍裝的男人拎著巨大的行李箱腳步匆匆的進了村。

“喲,這不是秦烈嗎?怎麼回來了?”

男人臉龐英俊,眉眼張揚帥氣。

“休假探親,嬸子,你還是喜歡坐這裡聊八卦啊!”

“你這話說得,我這個媒婆不聊八卦咋知道哪家有女兒要嫁哪家有兒子要娶啊!對了,你不是還沒定親嗎?這次回都回來了,嬸子幫你介紹個好的,白嫩嫩的大姑娘你要不要。”

“算了吧!嬸子心意我就領了,不過我有喜歡的姑娘了,後麵還得請你幫著做媒呢。”

“真的假的,哪家姑娘啊!你長得這麼俊,被你看上的姑娘,不得幸福死。”

“回頭說回頭說,我得先回去一趟。”

回到家,父母都在,秦烈突然紅了眼。

“爹孃,你家最能說最會拍馬屁的兒子回來了。”

秦父秦母聽到聲音,一個從廚房鑽出來,一個從茅房鑽出來。

“啊!秦烈,你小子怎麼回來了。”

兩老高興得合不攏嘴,一個丟了鍋鏟,一個還在提褲子,就朝著秦烈來了。

秦母一把抱住兒子。

“哈哈哈,你小子回來怎麼也不說一聲,休假不是還早嗎?”

秦烈抱著母親,眼眶溼潤。

“我就是想你們了。”

真好,這一世,讓他重生到爹孃還在的時候,他終於可以彌補上輩子的遺憾了。

“哎喲,我的兒啊!娘真的想死你了,回來就好,吃飯了沒啊,娘給你煮碗麵好不好,再臥兩個雞蛋。”

秦烈聲音哽咽:“好,我最愛吃娘做的麵條了,多下點麵,我餓了。”

這次回家,太過匆忙,他路上連吃飯都沒心情吃。

飯桌上,秦烈大口吃著麵條,感動的兩眼淚汪汪。

“你小子從小就嘴壯,多吃點好,你都瘦了。”

秦母眼裡心裡都是兒子,恨不得將兒子盯個窟窿出來。

“娘,爹,我有事跟你們說。”

麵條吃完,擦了擦嘴,他鄭重起來。

“我想結婚了,你們幫我提個親唄。”

兩老對視一眼,眼中都是驚喜。

“兒啊,你喜歡上哪家姑娘了?”秦母激動的問。

“林家,林曉彤。”

“啊!她?”說的簡單點就是,家裡的家務活都是你的。”“再有一個就是,你每頓飯不能吃太多,肉更是不能吃,我們家不養外人,也不能隨便出家門,現在的女人得遵三從四德,你長得一臉的狐媚像,指不定會給我兒子戴綠帽,我肯定得防著你一點。”這話簡直就太冒昧了。也不知道腦迴路什麼樣的人能說出這麼離譜的話。林曉彤還沒來得及發火,林媽媽護犢子心切,當即就不幹了。雙手叉腰,瞪著林母。“讓我來瞧瞧你這個賤人的臉皮有多厚,竟然能說出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