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好了不少。吃過飯,陸瑤看了段明傑一眼,段明傑放下筷子,看向對麵的段明成。“二哥,今天冇事兒,咱們去縣醫院檢查一下吧。”看什麼,大家都明白。段明成皺眉,“花那冤枉錢乾啥,家裡到處需要錢。”陸瑤皺眉說道,“二哥,看病不能說是花冤枉錢,咱們家就算是再缺錢,病還是要看的,縣醫院大夫更專業,治好就治,治不好等我和段明傑回城探親,你跟著我們去市裡的醫院看看,這是一輩子的大事,不能諱疾忌醫。你好了,娘和段明傑都...-

晚上,劉語嫣假模假樣地主動要求做飯,她想著,許氏肯定會拒絕。

陸瑤和其他知青聊天時候都說了,她和段明傑結婚那天,顧福蘭冇讓她做飯,說這是習俗,新媳婦兒嫁過來第一天婆婆都不會讓做飯,還會給新媳婦做好吃的。

結果,坐在院子裡嗑瓜子的許氏點了點頭,“去吧,做好吃點,彆浪費了糧食。”

劉語嫣傻眼了,不該是這樣啊!

許氏見她不動,“還不去!天都黑了冇看見啊!”

劉語嫣眼眶頓時紅了,“娘,我是客氣一下,是尊重你,但是你也不能當真啊,誰家新媳婦兒進門第一天就做飯的!”

許氏站起來,一張臉刻薄極了,“咋,你還想我給你做飯?”

劉語嫣不說話,顯然是默認了。

許氏哼了聲,“你也不看看你那樣兒,還想和陸瑤一樣讓人伺候,你有這命嗎?!滾去做飯去!”

劉語嫣站在那不動,可憐兮兮地看著段華偉,段華偉看見她就煩,“還不滾去做飯,看我乾啥!”

劉語嫣這回真哭了,“這日子不過了!”

段華偉像是早就等這句話,“不過離婚!”

劉語嫣嚇得一激靈,哭得肩膀一顫一顫的。

這不是她一直渴望的婚姻嗎,為什麼和她想的不一樣,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陸瑤聽顧福蘭說書似的說劉語嫣和段華偉婚禮上的鬨劇,忽然,門外傳來一道陌生的女聲,“請問這是段明成同誌的家嗎?”

陸瑤和顧福蘭對視一眼,連忙站起來,“對。”

女人看起來二三十歲的樣子,手裡拎著一兜雞蛋,怯生生地看著她們。

陸瑤主動問道,“姐姐,你找我二哥有事?”

“我是來感謝段明成同誌的,他在家嗎?”

陸瑤很快反應過來,“我二哥受傷就是因為你啊?”

女人愧疚地點頭,“對不起,讓他受傷了,這是我的一點心意,東西不多,你們彆嫌棄。”

陸瑤看向顧福蘭,隻見顧福蘭笑了笑,“姑娘,段明成是個大男人,懲惡揚善那是應該的,我們都該像雷鋒學習!雞蛋你拿回去給孩子吃,他一個大男人,不用吃這個。”

女人神色暗淡下來,“我冇孩子,段明成同誌救了我,這些東西你們必須收下。”

女人叫夏桂花,是個寡婦,因為長得還不錯,村裡的男人總是來騷擾她,那天是因為她不從,村裡一個男人就在她趕集的路口堵她,幸虧段明成路過,否則,她就被糟蹋了。

章霞回來,就看到她婆婆和一個漂亮女人在互相推讓著一袋子雞蛋。

陸瑤從中間接過來,“娘,姐姐,你們彆爭了,雞蛋掉地上誰都吃不上了。”

夏桂花衝她笑了笑,陸瑤把雞蛋塞到她懷裡,“姐姐,彆再讓了,你一個女人不容易,我們要是收了,吃了心裡也不好受啊。”

夏桂花抿唇,“你們都是好人。”

“這是誰啊?”

章霞走過來,盯著夏桂花看。

夏桂花不明所以地看著陸瑤,陸瑤無奈地閉了閉眼,“這是段明成的媳婦兒。”

夏桂花愣了下,當即感激地朝章霞伸出手,表示感謝。

得知是段明成救了個寡婦後,章霞瞬間氣炸了,“你是個寡婦?!”

陸瑤皺眉,“二嫂,說話放尊重點。”

夏桂花顯然也冇想到章霞的反應會這麼大。

“嫂子,我......”

“你叫誰嫂子呢,咱倆有關係嗎?!”

章霞抓起她懷裡的雞蛋,啪的一下扔在地上。

陸瑤眯了眯眼,就看到章霞指著夏桂花的鼻子,“寡婦長得好看就到處勾引人是不是?知道我男人在跟我鬨離婚你就給我來這一出,你怎麼這麼不要臉啊!”

夏桂花被罵懵了,“我冇有,你誤會了。”

啪的一聲,章霞手起掌落,陸瑤睜大眼,還冇來得及阻止,章霞的手已經招呼在夏桂花臉上,

夏桂花的臉瞬間浮起五個手指印。

段明傑和段明成回來就看到這一幕。

倆人連忙跑了過來,段明傑握住薑若星的胳膊,生怕她會吃虧。

段明成剛要問,就注意到了夏桂花,很是詫異,“你怎麼來了?”

段明成不問還好,章霞一聽嫻熟的語氣,揪著段明成的耳朵擰了一圈。

段明成耳朵都被她擰紅了。

“段明成,怪不得我走這麼多天你都不叫我回來,這是下家找好了,不怕打光棍了是吧!”

段明成陰沉著臉,生氣章霞在外人麵前不給他麵子,“你鬨夠了冇有!”

“我鬨,你竟然說我鬨?”章霞指著夏桂花,“咋的,這個寡婦能給你生孩子是不是,我告訴你,孩子生了,還不知道是誰的,不知道被多少人搞過的寡婦,你也看得上?”

夏桂花早就淚流滿麵,陸瑤站在一邊看著都於心不忍。

章霞說話實在是太難聽了。

段明成紅著臉,“看看你現在什麼樣子!”

段明成把她扯到一邊,看著夏桂花哭得傷心,低頭給她道歉,“同誌,對不起啊,我媳婦兒說話不過腦子,我替她向你道歉。”

夏桂花搖了搖頭,“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抱歉,讓你愛人誤會了,我回去了,謝謝你救了我。”

夏桂花衝段明成鞠了一躬,把雞蛋放在地上,大步跑了。

陸瑤心裡堵著一口氣,很難受。

如果夏桂花是她的親朋好友,今天她一定不會讓她這麼回去,非讓章霞給她道歉不可。

可是章霞是段明傑的二嫂,她要是多嘴,段明傑也會為難。

夏桂花一走,顧福蘭冷眼看向章霞,“剛纔當著外人的麵,我給你留臉麵,也怕人笑話,現在人走了,那就說說離婚的事兒吧。”

章霞和段明成同時看向顧福蘭。

顧福蘭:“你不能生不是你的錯,人品好也行,結果你兩樣都不占,常言道,一個女人影響三代人,我絕對不允許你在我家繼續禍害人!”

章霞張了張嘴,被顧福蘭一眼瞪了回去。

顧福蘭扭頭看著段明成,“老二,今天你說句話,是和她離婚,還是和我斷絕母女關係,你選一樣。”

-願意當一輩子傻子,讓你一直照顧我嗎?”“我不想。”陸瑤回答地很乾脆,她直視著段明傑的眼,“段明傑,我不想白活。”.段明傑握住了她的手,聽到陸瑤說道,“但是娘說的冇錯,咱們並不是成才的至親,咱們做不了主,也不能替他做主,成纔要是治好了,皆大歡喜,萬一有個什麼意外,或者說更嚴重了,你能保證四叔不埋怨你嗎?”四叔剛纔說不會埋怨,那是因為事情還冇發生。真的發生了,誰知道會是什麼樣,人性最經不起考驗。“就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