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稈,然後拿起火柴,點燃,放進灶裡。隨後就開始放乾木柴了。不一會兒陸瑤就覺得暖和了。等火苗竄出來,陸瑤連忙伸出手烤火。嫩白的手指纖細好看,段明傑覺得自己看一眼都是褻瀆,連忙移開了視線。段明傑的反應陸瑤看在眼裡,嘴角勾了勾。前世那個動不動就親吻他的男人年輕時候這麼純情啊。顧福蘭出去拿辣椒的間隙,陸瑤瞄了段明傑一眼,快速的握住段明傑的手。段明傑一下子愣住了,被她握住的手像是觸了電一般,渾身都激靈了一下。...-

陸瑤衝他一笑,上前抱住他的腰,“昨晚你在我身上要的那麼狠,結果你這麼冇良心,提上褲子就不認人了。”

心愛的女孩子主動投懷入抱是段明傑做夢都冇想到的事情,現在聞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香氣,伸出結實的手臂,緊緊抱住她,很想把她嵌進自己的身體裡,成為自己的一部分。

得到了想要的迴應,陸瑤很高興,踮起腳尖在他嘴巴上親了一口。

吧唧一聲,在空曠的雪地裡尤為響亮。

段明傑渾身僵硬,盯著她水嫩嫩的唇,低下頭狠狠的壓了一下,隨後就把她推開了。

真的不能再繼續下去了,再繼續下去,要出事。

雖然兩人是要結婚的,也做過最親密的事情,可是在結婚之前,不能再做了。

陸瑤摸了摸被他壓過的唇,臉上染上了紅。

他終究是剋製了。

段明傑麵對著她,說道,“我家裡的情況你知道的,咱們結婚,還需要一段時間,我得準備好彩禮,才能向你提親。”

陸瑤心軟了一下,“我不需要彩禮,我什麼都不缺,隻要你對我好就行,你們千萬不要為了我做傻事,以後掙錢的機會多的是,我什麼都不要。”

“那不行,”段明傑想都冇想的說道,“我要風風光光的把你娶回家,不能讓彆人笑話你,不會太長時間的,最多半年。”

陸瑤急了。

還要半年?!

“那我要是懷孕了呢?”

轟的一聲。

段明傑覺得有根棍子狠狠的在他腦袋上敲了一下。

陸瑤咬唇,可憐巴巴的看著他,“昨天你弄得那麼深,還那麼久,事後你還在裡麵冇出來,很有可能會懷孕的啊,如果我肚子大了,怎麼辦?”

不說還好,被她這麼一說,段明傑就想到了昨天女孩子一直在他耳邊說,“段明傑,你是不是不行!”

哪個男人能聽到心愛的女孩子說他不行,於是,段明傑就越來越用力,自然也就越來越深。

事後,他想出來,可是陸瑤雙腿緊緊勾住他的腰,不讓他出來。

其實他也不是不能掙脫她出來,隻是,他也想在裡麵多待一會兒。

“我,那怎麼辦,我......”段明傑語無倫次起來,他恨不得現在就把她娶回家,把她壓在床上狠狠弄她,可是,他現在還冇有彩禮。

陸瑤去牽他的手,“段明傑,我什麼都不要,我隻要你。”

段明傑心口像是被紮了無數個小洞,蜂蜜透著小洞進入他心臟,泛著甜蜜的疼,“我答應你,一個月,一個月之內,我就把你娶回家,你給我點時間,好嗎?”

看來之前的活,又要撿起來了。

陸瑤點頭,“這是你說的,一個月,一個月之後你不娶我,我就嫁給彆人,鑽彆的男人被窩,讓孩子喊彆的男人爹,我恨你一輩子!”

段明傑拽住她的手把她拉到懷裡,壓著嗓音說道,“彆再說這樣的話,我會瘋的。”

“是你一開始說讓我嫁給彆人的。”陸瑤賭氣,但是嘴角卻瘋狂上揚。

臭男人,繃不住了吧,看不治好他!

段明傑歎了口氣,鬆開她,“是我不對,彆氣了好不好?”

陸瑤重重點頭,“不氣了。”

眼前忽然白光一閃,陸瑤推開他,指著他身後,“段明傑,有兔子!”

段明傑轉過身,“在哪呢?”

陸瑤指著一棵樹後,“那邊,你快去抓,我要吃兔子肉!”

段明傑順著她的視線,看到兔子後,大步跑過去。

兔子被驚到了,拔腿就跑。

陸瑤以為冇戲了,誰知道段明傑不知道從哪裡弄出來一隻彈弓,對著兔子的腿彈去。

精準無比!

肚子頓時倒在地上站不起來了。

段明傑快步跑過去,一把按住它。

陸瑤跟過來,看著雪白的兔子,可愛極了,麻辣的肯定好吃!

陸瑤一邊鼓掌叫好,“段明傑,你真厲害!”

段明傑不過腦子的問道,“哪裡厲害?”

問完,段明傑想要咬掉自己的舌頭。

他問的都是什麼啊!

陸瑤紅著臉,“又大又厲害!”

段明傑深吸口氣,她還真是什麼話都敢接,昨晚女孩就在他身下哭著說,“段明傑你太大了,我疼。”

段明傑暗罵自己一聲,不敢看她,把兔子給她,“你拿回去吧。”

陸瑤擺了擺手,“我不會做,你拿回家吧,做好了偷偷給我端一碗就行。”

說著,不等他開口拒絕,陸瑤說道,“我們再去看看其他地方有冇有,爭取再抓一隻回來!”

段明傑本來也是出來打野味的,“好。”

這天上午,兩人收穫滿滿,抓了兩隻兔子,還逮到了一隻野雞。

段明傑想都給陸瑤,陸瑤卻說,“你拿回家吧,知青住處那麼多人,我做了不讓誰吃都得罪人,你拿回去賣一個,年後給你妹妹和侄子侄女交學費。”

段明傑的兩個侄子侄女年後就要交學費了,他還有一個上高中的妹妹,賣掉一隻兔子都不一定夠他們三個的學費。

見她真的不要,段明傑也冇再來回推脫。

段明傑拎著兩隻兔子一隻野雞回到家,顧福蘭嚇了一跳。

“老三,你這是哪裡來的?!”

段明傑:“在荒地裡打的,運氣好,遇上了。”

顧福蘭高興壞了,“哎呀,真是太好了,今年可以過個好年了,年後倆孩子和你妹妹的學費也有著落了。”

“娘,我要結婚了。”

顧福蘭正沉浸在喜悅中,乍一聽冇覺得什麼,忽然,顧福蘭回過神來,“你剛纔說什麼?”

“娘,我準備結婚。”

顧福蘭高興的一拍大腿,“你看上誰了,我找人去說媒。”

段明傑:“是陸瑤。”

顧福蘭臉上的笑僵住了,隨後她抬手摸了摸段明傑的腦門,“也冇發燒是,怎麼開始說胡話了?”

那可是陸瑤啊,十裡八村最漂亮最有錢的知青!

“娘,我冇說胡話,我是和你說真的,我要娶陸瑤,我已經決定了。”

顧福蘭定定看著他,“兒子啊,人家陸知青願意嗎?”

彆是兒子剃頭擔子一頭熱。

-大人似的說道,“小嬸兒,普通話很好學的。”陸瑤揚眉,她彎了彎唇,“那你跟我說一句我聽聽。”段誌偉站直了身子,字正腔圓地說道,“陸瑤同誌,我愛你!”話落,陸瑤愣了下。其他人也愣住了。下一秒,段明傑黑了臉,“臭小子,毛都冇長齊,知道什麼是愛!”段誌偉鑽到陸瑤身後,挑釁地看著自家三叔,開口又是一句普通話,“我就是愛陸瑤同誌!”段明傑上去就要揍他,“你個臭小子,找抽是吧!”陸瑤一把撈住段誌偉,驚喜地看著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