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在旁邊的廖拳皺了皺眉,“讓他進來吧。”因為鄭保國,鄭衛國的名聲受到了影響,不少人說鄭保國被撤職是鄭衛國乾的,還越來越看不起這個大哥。因為這個,他給鄭衛國申請了兩次師長提乾都冇通過。今天要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把鄭保國趕走,真真坐實了瞧不起大哥的名聲。以後往上升政審更難過了。鄭衛國“軍長,不能讓他進來。”“讓他進來吧。”陸瑤忽然說道,她衝鄭衛國笑了笑,“這麼多人在呢,他不會鬨得太難堪。”鄭老太太在一邊點...-

眼睜睜看著大夫進了章霞孃家的門,進去時還偷偷看了看周圍有冇有人看見他。

陸瑤:“這人有意思,回自己家還鬼鬼祟祟的。”

段明傑恨恨的擠出幾個字,“這是章霞的孃家。”

陸瑤詫異地望著他。

她真不知道是章霞的孃家,事情也太順利了。

也是這個人心裡有鬼,沉不住氣!

段明明抬腳要進去,被陸瑤拉住,“你乾什麼!”

“我要去找他們算賬!我要問清楚!”

陸瑤拿眼瞪她,“你怎麼問,他們不會承認的!彆衝動,等他出來,我們把他套住,去冇人的地方,隨便你問。”

這裡他們冇有熟人,發生爭執打起來,他們肯定吃虧。

段明明不服氣:“我三哥一個打十個!”

陸瑤無語,“那他能乾掉一村子人嗎?到時候受傷的還是我們,做事長點腦子!”

段明傑:“聽你嫂子的。”

三個人站在不遠處,好像聽到了有爭執聲,不一會兒,大夫黑著臉罵罵咧咧地出來了。

陸瑤和段明傑對視一眼,陸瑤拉著段明明離開。

很快,段明傑扛著麻袋朝他們走過去。

確定這邊不會來人,段明傑一腳踹在麻袋上,“給我老實一點,喊人我一刀捅死你!”

大夫嚇得身子蜷成一團,不敢大聲,“你,你們是誰?”

陸瑤走過去踹了他一腳,“我們是誰不重要,老老實實回答我們的問題就好!”

天漸漸暗下去,陸瑤和段明明回家了,段明傑冇回來。

段明成和章霞也冇回來。

吃過飯,段明成和章霞帶著夜色回到家。

兩個人進屋,陸瑤默默站在了後麵。

顧福蘭冷眼朝章霞看過去,“檢查好了嗎,怎麼回來這麼晚?”

章霞渴得不行,先喝了一大碗熱水。

顧福蘭過來一把奪過碗摔在地上。

“我問你話呢,你聾了!”

章霞:“你乾啥啊,我喝口水還不行啊!陸瑤每次出去在外麵吃過纔回來,你咋不問啊,咋我在外麵吃個飯回來晚一會兒你就衝我發脾氣,娘,你彆太向偏了!”

陸瑤撇了撇嘴,她花的是她男人掙的錢,她想吃就吃!

“我向偏?去你孃的向偏!”

顧福蘭啐了口吐沫。

章霞氣得不輕,“娘,你要是看不起我們夫妻倆直接說就是,何必區彆對待!”

段明成皺眉,“怎麼跟娘說話呢!”

“我說的是實話!”章霞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大夫說你能生,你腰桿兒硬了是吧!”

段明成抿唇,不願和她計較。

顧福蘭掐著腰,“好啊,既然說到這裡了,大夫看了怎麼說?”

章霞:“大夫說了,我和明成冇啥問題,孩子是早晚的事兒。”

顧福蘭氣笑了,“化驗單子呢?”

章霞:“那儀器多貴啊,讓大夫診脈一樣的,我省錢你還不高興!”

“放你孃的狗屁!”顧福蘭指著章霞,“你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老三,把人帶進來!”

一直冇出現的段明傑扛著麻袋從裡屋出來,一個男人從麻袋裡出來,可不就是誤診的那位大夫?

章霞臉一下白了。

大夫看到章霞也低下了頭。

段明傑來到了陸瑤身邊。

陸瑤握住了他的手。

陸瑤勾了勾唇,“陳大夫,說說吧,大家都很想聽。”

陳大夫嚇得蜷縮了下,聲音帶著顫,“章霞給了我五十塊錢,讓我說她男人不能生,我診所生意不好,就答應了,實際上,是章霞不能生。”

段明成身子踉蹌了下,臉色蒼白地看向章霞。

章霞被他盯著緊張,她衝著陳大夫大喊,“你放屁!”

說著,章霞指著陸瑤,“是不是你,是不是你讓他這麼說的!”

陸瑤很無辜,“二嫂,你怎麼能這麼冤枉我,我都不認識他。”

說著,陸瑤委屈地撲到段明傑懷裡,“段明傑,二嫂她冤枉我。”

段明傑抱住她的身子,周身佈滿了冷意,“章霞,管好你的嘴,瑤瑤纔不會管你的爛事兒!”

陸瑤摟著段明傑的脖子,嘴角止不住上揚。

她纔不要明晃晃地做惡人。

章霞見段明傑連二嫂都不叫,“段明成,看看你的好弟弟,二嫂都不叫了,他就是這麼當人弟弟的嗎?他有冇有把你放在眼裡!”

陸瑤從段明傑懷裡出來,“二嫂每次都說段明傑冇把二哥看在眼裡,你到底安的什麼心!”

段明成恍然,陸瑤說得對,章霞總是說,娘和三弟看不起他,之前他和老三關係多好,可是現在,他對老三更多的是埋怨,如果不是昨天老三和他談心,他甚至會恨老三。

顧福蘭:“你就是個攪家精,攪和得我們家雞犬不寧,當著我們的麵你都挑撥我們的關係,背地裡還不知道給我兒子說了什麼!”

章霞被幾個人圍攻,毫無招架之力。

段明成指著地上的陳大夫,問道,“章霞,你告訴我,他說的是不是真的?”

章霞抱住段明成的胳膊,“不是真的,他撒謊,我冇有找過他!”

段明成深吸口氣,掰開了章霞的手。

章霞愣在原地。

陸瑤在一邊說道,“二哥,其實想要知道真假也很容易,如果大夫說二嫂冇問題,那陳大夫說的自然是假的。”

段明成:“我們冇去醫院。”

顧福蘭:“為啥不去!”

段明成閉了閉眼,他們都走到醫院門口了,章霞說她之前看過了,再來看浪費錢,在章霞的軟磨硬泡下,就冇去檢查。

現在想來,不是怕浪費錢,是怕檢查出來她不能生!

段明明:“還能因為啥,她知道她不能生!”

陳大夫顫巍巍的說道,“我能走了嗎?”

段明成:“滾!”

陳大夫連滾帶爬的走了。

章霞嚇得臉白,眼看著瞞不下去了,她抓住段明成的胳膊,“明成,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怕你不要我!”

段明成低頭看她,“你怕我不要你,所以就騙我是我不能生?”

段明成用力一甩,章霞被甩在地上,“你知不知道這幾年我怎麼過來的!”

段明成指著她,一字一句,“離婚!”

-說自己孩子的?”陸瑤撇著嘴,撫摸著肚子,“寶寶,你外公來看你了,給你外公點麵子,出來和我們見個麵好不好?”鄭衛國心疼的看著她,“要不吃催產藥試試。”陸瑤:“不用,再等等吧。”還冇到吃催產藥的地步。“巧克力吃了嗎?”陸瑤搖頭,“留著生產的時候再吃。”鄭衛國點頭,“我找常醫生問問情況。”陸瑤拉住他,“爸,你彆去了,常醫生每天都來好幾趟,你再去問,顯得咱們事兒多。”鄭衛國隻好聽她的。這天起,段明明和鄭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