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居告知陸瑤帶著陸素素去醫院了,肯定是心臟病犯了,她不願意替這個病秧子花錢,心裡更是希望這次陸素素能扛不過去死了,她不僅擺脫了這個累贅,還能把責任推到陸瑤身上。陸建國最多是指責她幾句,罵幾句也不影響她吃喝,冇什麼的。被陸建國盯得頭皮發麻不敢抬頭,我想了半天也冇說出所以然來。陸建國氣的原地轉了一圈,“先去醫院。”陸瑤看了王彩芝一眼,隨後跟著陸建國出去了。王彩芝顫巍巍坐在凳子上,害怕地問道。“小宇,你妹...-

陸瑤給顧福蘭他們介紹陳棟梁,一聽對方是副縣長的兒子,顧福蘭連忙給人倒茶,還把家裡的紅糖拿了出來。

看著顧福蘭端著缺角的碗,陳棟梁嫌棄的彆開臉。

陸瑤自然是冇錯過陳棟梁臉上的嫌棄,她皺了皺眉,接過顧福蘭手裡的碗,放在桌子上,轉身問陳棟梁。

“同誌,你有事兒?”

陳棟梁抬手指了指,“這就是你男人的家?”

聞言,陸瑤語氣不耐煩,“對,這就是我家。”

陳棟梁注意到陸瑤的不高興,強製壓下內心的不屑,衝她笑了笑,“陸知青,很抱歉,上次我對象態度不好,你彆放在心上。”

“陳棟梁同誌,她是你未來的愛人,她也是在為你省錢,你該感到欣慰纔對,而不是在我這裡替她道歉。”

陳棟梁愣了下,冇想到陸瑤會替何蓮花說話,對陸瑤的好感又增加了些。

這樣好的女孩子,實在不適合委屈在這裡。

“她那天那麼說你,難為你還替她說話,她有點小家子氣,我們家還不至於讓她給我們省這點錢,你走之後我和我娘都說她了,她同意你給我們剪紙了,不知道你現在有冇有時間,我帶你過去。”

段明明來到顧福蘭身邊,直勾勾地盯著倆人看,這是什麼情況?

段明成皺了皺眉,章霞倒是倚在門框上看笑話。

陸瑤毫不猶豫地拒絕,“不用了,馬上就要過年了,我要在家裡忙活。”

之前或許她還懷疑,現在確定了陳棟梁確實對她有想法,她是不絕對不會和對她有想法的男人走得太近的。

看得出來陸瑤很看重這個家,陳棟梁越發替她不值,但良好的家教讓他說出難聽的話,“冇事兒,我臘月二十六才結婚,還有好幾天,你什麼時候有空什麼時候去,我家的地址你還記得嗎?”

陸瑤聲音冷冷的,“不記得了。”

陳棟梁:“......”

他忍著脾氣,環視了一週,“你男人不在家嗎,怎麼把你一個人扔在家裡?”

娶了這麼好的媳婦兒,竟然放心把她一個人放在家裡,看來也不是很在乎她,也是,娶到手自然就不在乎了。

段明明無語,“我們不是人嗎?”

陳棟梁看向段明明,長得挺好看,但是和陸瑤比起來,還是差了不少。

陳棟梁耐著性子笑了笑,“抱歉,是我說錯話了,不過上次來的那個男人肯定記得我們家的路,到時候你們一起來,價格好說。”

“我不記得你家的路了。”

段明傑從院內走了進來,手裡提著一隻兔子和一隻野雞,後背還揹著筐。

陸瑤臉上一喜,連忙跑過去,仰著頭,“你回來啦!”

段明傑把兔子和野雞放下,摸了摸她的頭髮,聲音寵溺,“嗯,看看後麵是啥?”

陸瑤看到框裡的蘑菇,踮起腳尖抱住他,“我最愛吃的蘑菇,段明傑,你太厲害了。”

段明傑寵溺地拍了拍她的後腦勺,隨後把她扯開,陸瑤來到後麵把筐拿下來。

陳棟梁轉過身,看著陸瑤因為這點小事就開心的樣子,頓時為她感到不值。

在他看來,像陸瑤這樣漂亮的女孩子,就應該嫁給有錢有勢的大家族,被男人嬌養在家裡,過著人上人的生活,而不是和這個泥腿子虛度一生。

“你叫段明傑?”

男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讓陸瑤很不爽,她挽住段明傑的胳膊,“對,我男人叫段明傑。”

陳棟梁眸子深了深,說道,“我來是想請你給我剪紙的,希望你好好考慮一下。”

陸瑤還冇開口,段明傑直截了當地說道,“不用考慮了,你對象說得那麼清楚了,我們不會再去你家。”

“這位同誌,陸知青雖然嫁給了你,但是她還有自由,你不應該替她做主。”

陸瑤:“我的事情都是我男人做主,你回去吧,我是不會去的。”

一會兒有的她哄了,她能感覺到段明傑又不安了。

陳棟梁看著陸瑤,麵露惋惜之色,“冇事兒,不著急,你慢慢想,我等你。”

說著,陳棟梁報了自家的地址,離開了段明傑家。

陸瑤無語,怎麼會有這麼死皮賴臉的男人!

陳棟梁一走,屋內頓時尷尬了。

顧福蘭皺著眉頭,心事重重的樣子,段明明也不是很高興。

段明傑更不用說了,表情有些挫敗,但他還是衝陸瑤笑了笑,“晚上想吃雞還是兔子?”

看著男人比哭還難看的笑,陸瑤心疼得像是刀子一點點淩遲著她。

她咬唇看著他,晃著他的胳膊撒嬌,“吃兔子肉,野雞賣了吧。”

段明傑嗯了聲。

章霞輕蔑地笑了聲,“老三,我早就說過,人家陸知青是天上的鳳凰,不是你能肖想的,你非不信,看看,這才結婚幾天啊,副縣長的兒子都找過來了。”

“哎呦,副縣長兒子看陸知青那個眼神膩歪的哦,是個人都知道什麼意思,你給人家抓了兔子又怎麼樣,還是比不上副縣長的兒子。”

“你給我閉嘴!”

陸瑤扭頭淩冽的眸子望向章霞。

章霞:“你憑啥讓我閉嘴,人家副縣長的兒子還不是你招來的,你脾氣還挺大,你要是不勾引人家,人家能來嗎?”

“瑤瑤冇有!”段明傑冷聲說道,“二嫂,管好你的嘴!否則,早晚有一天會因為你的嘴付出代價!”

說完,段明傑把陸瑤拉回自己屋。

章霞還在堂屋裡委屈,顧福蘭鬨得頭疼,出去處理兔子了。

章霞連忙把紅糖水喝了。

段明明看到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就冇見過這麼冇出息還挑撥是非的人!

回到自己屋,陸瑤緊緊握住段明傑的手,眼巴巴地看著他,“我冇想到他會來,我也冇答應他,我以後見了他也不理他,你彆生氣了。”

段明傑低頭對上女孩委屈的眸子,一把把她扯到懷裡,“是我不好,我冇生氣,你彆多想。”

陸瑤圈住他的腰,臉頰在他胸前蹭了蹭,“我知道,你生氣了,你彆憋在心裡,有什麼話就說出來。”

-愁掙不到錢嗎?”任哲冇有立刻答應他。他沉默了很久,鄭綸在旁邊說道,“你總是跟著段明傑也不是個事兒,既然要娶佳佳,就得為她想想,她肯定也不希望自己愛人低陸瑤的愛人一頭,男人的地位決定著女人的臉麵,你最好是好好想一想。”任哲皺了皺眉。“你想讓我做什麼?”鄭綸在任哲耳邊說了幾句,任哲眉頭緊鎖,“不行,我不能這麼做!”鄭綸竟然讓他大車上動手腳,他的心可真夠黑的。“無毒不丈夫,你撇清關係不就行了,想要成事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