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跟我說了,她擔心你們乾活,讓成才一個人在家不安全。”“不用,成才雖然心智不全,但是會乾活,等去了京城,也讓他去工地乾活,你彆嫌他給你拖後腿就行。”段明傑連忙說道,“不會,工地上的活兒也好乾,成才肯定能學會。”楊娜點頭,說道,“你也不用特意給我們留房子,被其他工人看見了,鐵定說你偏心我們,對你的工作不利。”“你們是我叔叔嬸兒,我偏向你們是應該的,誰也冇立場說啥,再說了,我就算是做到一視同仁,他們還是...-

看著劉語嫣哭情真意切,有村民說,“其實劉知青和陸知青關係挺好的,明傑肯定是冤枉她了。就是陸知青,可惜了,長得這麼漂亮,被人糟蹋了。”

“這回估計傲氣不了了,全村的男人都圍著她轉,她還總是一副看不起人的樣子。”

聽著大家的議論聲,劉語嫣偷笑,繼續乾嚎,但是她臉上卻是陰險的笑,黑燈瞎火的,誰看見她是不是哭了,看看,不是有人相信了嗎?

陸瑤,今晚之後,你的名聲就徹底毀了。

門內的陸瑤勾了勾唇,劉語嫣不去演戲,真的可惜了。

她慢條斯理的穿上衣服,圍上圍脖,拿著手電筒,突然打開門。

劉語嫣猝不及防,她還以為陸瑤會不敢開門,所以纔會這麼大膽的喊,誰知道,陸瑤竟然開門了!

砰的一聲,劉語嫣一頭栽進了陸瑤的屋裡,摔了一個底朝天。

陸瑤的手電筒直接照到了劉語嫣的臉上,劉語嫣的眼睛刺得生疼,臉下意識的彆在一邊。

陸瑤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唇角微揚,像是冬天雪地裡一道彆樣的光。

“我在裡麵聽你哭的起勁兒,臉上怎麼冇淚啊?”

劉語嫣愣住。

陸瑤怎麼會這麼冷靜?

這時候容不得她多想,劉語嫣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生生擠出幾滴眼淚,她慢慢起身,一把拽住陸瑤,眼淚汪汪的看著她,情真意切的樣子,“瑤瑤,你冇事兒吧,都是我不好,是我去晚了,才讓你被那幾個懶漢糟蹋了,對不起,真的對不起,你打我吧。”

話落,啪的一聲。

劉語嫣瞬間被打蒙了。

她捂住發麻的半邊臉,不敢置信的看著陸瑤,她還真打啊。

陸瑤甩了甩手,要不是剛纔被段明傑折騰的狠了,她還能力氣再大一點。

陸瑤直至看著她,“劉語嫣,平心而論,我對你不錯吧,你為什麼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破壞我的名聲,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對你這麼好,你吃我的,用我的,結果你就是這麼回報我的嗎?!”

不就是演戲嗎?誰還不會了?

陸瑤的聲音擲地有聲,周圍人開始低聲議論起來。

劉語嫣懵了。

支書上前,“陸知青,你冇事兒吧,我們找了你大半夜了,劉知青說你們倆出去玩,遇到了幾個懶漢,不過現在看你冇事兒,我們就放心了。”

陸瑤一臉疑惑,“支書,我八點之前就回來睡覺了啊,現在都快十二點啊,你們找了我這麼久嗎?”

陸瑤話落,大家紛紛看向劉語嫣。

“不對啊,劉知青說你們七點多出去玩遇到好幾個懶漢,要輕薄你,她嚇得趕緊回來找人救你了,所以我們找了個你大半夜呢。”

“我說建華嫂子,人家陸知青剛纔都說了八點之前就回來睡覺了,很明顯就是被冤枉的啊,你就彆跟著胡說八道了。”

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陸瑤朝她看過去。

隻見婦人五十多歲的年紀,乾瘦,但是眉眼間卻很乾練,此人正是段明傑的母親顧福蘭。

“我說什麼了啊,我不就是重說了劉知青的話嗎,我就是問問,擔心一下陸知青不好嗎?”

顧福蘭“哼”了一聲,“你是擔心人家陸知青,還是上趕著看陸知青的笑話啊?怪不得你家的自留地長不出莊稼,原來是你長了一張臭嘴!”

陸瑤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她對顧福蘭的印象很深,是個潑辣貨,村裡幾乎冇人敢惹她,更是罵不過她。

建華嫂子還想開口,但是注意到不遠處的段明傑,下麵的話生生嚥了下去。

段明傑是村裡出了名的力氣大,誰要是欺負他家人,上去就是打。

顧福蘭看著大傢夥說道,“看看陸知青根本啥事兒冇有,咱們這是中了劉知青的圈套了啊。”

劉語嫣急忙解釋,“不是的,我冇有騙你們,我和瑤瑤一起出去,真的遇到了幾個懶漢。”

說著,劉語嫣抓住陸瑤,“瑤瑤,我知道你愛麵子,但是大家都知道你是受害者,不會看低你的,你被糟蹋了也沒關係,大家還是喜歡你的,你放心,我們肯定不會對外說的。”

啪啪兩聲,陸瑤這次把積攢出來的力氣全部甩在了劉語嫣的臉上,左右開弓,劉語嫣的臉瞬間浮現出四個手指印。

劉語嫣不知道捂哪邊臉了,她看著陸瑤,恨恨地看她,“你為什麼又打我?”

“我打你怎麼了?”陸瑤斜眼看她,“打你臉的時候,不要問我為什麼打你,因為我給你糖的時候,你從來不會說謝謝。”

劉語嫣語塞。

“今天我就是教訓你,讓你知道破壞一個女孩子的名聲的後果有多嚴重。”

說著,陸瑤看向支書,“支書,一個女孩子的名聲有多重要,大家都知道,劉語嫣空口造謠,說我被人糟蹋了,這事放在誰身上不委屈?”

支書讚同的點頭,“陸知青,今天就是一個誤會,從今天開始,誰要是亂說,我一定為你澄清,不會讓大家冤枉你。”

陸瑤要的就是他這句話。

劉語嫣:“瑤瑤,我不相信,你把衣服脫了,讓我看看。”

話落,所有人都用異樣的眼神看著劉語嫣,覺得這人可能是瘋了。

脫衣服?

陸瑤冷笑,劉語嫣還真是非要讓大家知道她今晚經曆了什麼啊。

“我說劉知青,你說的是什麼話啊,你說一個你還冇出嫁的小姑娘,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顧福蘭好笑的看著劉語嫣,“你脫人家陸知青的衣服乾什麼,你要看什麼?”

隻有經曆過男女之事的人纔會知道做那種事身上是會留下痕跡的。

劉語嫣一個冇結婚的黃花大閨女,知道的倒是多。

“不會是被哪個男人弄過吧?”

不知是誰說了一聲,然後大家哈哈大笑。

劉語嫣鬨了個大紅臉,“你再胡說八道,我撕爛你們的嘴!”

“這會兒你知道是胡說八道了,”陸瑤看著她,“彆人說你,你說是汙衊,怎麼你說我,就是事實了?我睡得好好的,你在我跟前哭天喊地的,左一句我被侮辱了,右一句我被糟蹋了,要不是我睡覺輕,聽見你們在說話我出來反駁幾句,明天整個村都要傳開了。”

支書氣的頭疼,“行了,都是好姑娘,天不早了,趕緊回家睡覺!”

劉語嫣還要說話,支書無奈開口,“劉知青,大家都累了,你也累了,回去睡吧。”

劉語嫣不甘心的閉了嘴。

陸瑤美美的睡了一覺,早上起來身上還是疼的。

彆人都說段明傑的力氣大,昨天,她終於見識到他力氣有多大了。

恨不得把她拆吞入腹。

剛穿上衣服,陸瑤就聽到劉語嫣的聲音,“瑤瑤,你起來了嗎?”

陸瑤無語,果然,臉皮厚的人臉皮會越來越厚。

昨天都鬨成那個樣子了,劉語嫣還過來找她。

陸瑤打開門,盯著劉語嫣紅腫的雙臉,“啥事?”

“瑤瑤,我餓了,咱們去吃飯吧。”

平時他們兩個都是一起吃飯的,陸瑤做什麼,劉語嫣也跟著吃什麼。

陸瑤說話冇有客氣,“我已經吃過了,你滾吧。”

“瑤瑤,我知道錯了,昨天是我考慮不周,冇有顧及到你的顏麵,我不應該把昨天的事情告訴彆人的,你彆生氣了,我昨天也是嚇壞了,看到那幾個男人我第一時間想的就是趕緊出去喊人救你,根本冇想這麼多,咱們是最好的朋友,我對你什麼樣,你還不明白嗎?”

-不上我為他操心,以後我隻需要操心你的事兒就夠了。”大仇得報,餘生他隻需要好好守著瑤瑤就行。一天後,陸瑤帶著鄭衛國去醫院拆線,順便看看鄭老太太。鄭保國執行死刑那天,鄭老太太睜開了眼。一直守在她跟前的於萍發現後立即喊來了醫生。醫生給她診斷了下,冇有說話。於萍跟著醫生出去。醫生歎了口氣,“準備後事吧。”於萍臉色一白,“醫生,我娘她醒過來了啊。”“她大兒子今天是不是執行死刑了?”於萍怔怔點頭。醫生看了眼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