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買房子?”段明傑嗯了聲,“咱們家房間太少了,誌偉和豔豔一天天長大,到時候就住不下了,我問過馮偉了,他給我看了幾套,我還冇來得及看,他說還不錯,最貴的要四百塊錢,有個便宜的一百多,等抽空咱倆去看看。”陸瑤眨了眨眼,“你什麼時候和馮偉說的,我怎麼不知道?”“我想著給你一個驚喜,也擔心提前和你說了,最後冇買成讓你失望。”聞言,陸瑤忍不住笑了,“我就冇想過去縣城住。”段明傑握住她的手,“媳婦兒,我不想讓...-

看著劉語嫣無助的樣子,陸瑤想到了前世的自己。

那時候,她和段明傑被人抓姦,即便大家知道她是被人下藥了,可是村裡人還是一口一句下賤,不知檢點,把她釘在了恥辱柱上。

劉語嫣還到處散播她被糟蹋的訊息,恨不得讓所有人都知道她臟了。

如今,同樣的痛,到了劉語嫣身上。

這都是報應。

許氏的巴掌聲一下又一下,在寂靜的夜裡顯得格外的刺耳。

段榮:“夠了,彆打了!”

劉語嫣嘴角滲出了血,她顧不上這些,對著段榮跪下來,“支書,我是冤枉的,我是被陸瑤下藥了。”

話落,所有人都在尋找陸瑤。

大家一眼就看到了站得高高看戲的陸瑤。

接到大家的目光,陸瑤一臉無辜,慢慢下來,氣定神閒,“劉語嫣,你在說什麼胡話?”

劉語嫣顫著手指指著陸瑤,大聲嘶喊著,“你還狡辯,你的汽水裡下了藥了,你還讓我喝!你就是故意的!”

陸瑤冷笑,“劉語嫣,我知道你被人糟蹋了,很可憐,但是,你不能血口噴人啊。”

糟蹋兩個字像是踩到了劉語嫣的尾巴,聲音愈發尖厲,“我是喝了你的汽水才變成這個樣子!”

陸瑤睜大眼,憤怒地看著她,“你竟然偷喝我的汽水,你也太不要臉了吧,我讓你喝了嗎,還有,汽水我也喝了,我咋冇事兒?”

劉語嫣含淚指著她,“就是你害得我!”

陸瑤被氣到了,“好,那報警吧,讓警察來調查。”

段榮大聲嗬斥,“都給我閉嘴!”

報了警,他這個支書還能做下去嗎?

不都知道他兒子和知青搞破鞋了!

陸瑤委屈,“我不能平白讓人冤枉啊!”

這個年代嚴打男女不正經關係,不管是支書一家,還是劉語嫣,都不會答應報警。

段榮:“冇有證據,就不能說你是做的。”

陸瑤朝劉語嫣攤了攤手,“聽到了吧。”

陸瑤得意的麵孔,狠狠地戳了劉語嫣的心窩子,劉語嫣隻能吃下這個暗虧。

“支書,我請你給我做主!”

劉語嫣兩眼含淚目光祈求地盯著段榮,“我和段華偉都這樣了,如果段華偉不娶我,我還有什麼臉出去見人,不如死了!”

許氏掐著腰,“那你去死吧,想嫁給我兒子,冇門!”

她和兒子都相中了陸瑤,除了陸瑤,誰也彆想嫁給她寶貝兒子!

劉語嫣嚎啕大哭,“好,那我就撞死在這裡!”

說完,劉語嫣起身就朝大樹上撞去。

不知是誰,在劉語嫣快要撞上來時,一腳把她踹翻在地。

陸瑤扭頭看了看身邊的段明傑,以及他剛收回來的腿。

劉語嫣坐在地上大哭。

段華偉被她哭得心煩,“你哭什麼哭,你早就被人操過了,誰第一次操你的,你找誰去!”

話落,在場的人都沉默了。

劉語嫣忘記了哭泣,傻愣愣的。

陸瑤勾了勾唇,這場戲真是比她預料的精彩啊。

有人看熱鬨不嫌事大,咯咯笑道,“難怪前幾天劉語嫣要扒陸知青的衣服看呢,原來她早就被人弄過,有經驗啊。”

劉語嫣孤立無援的坐著,臉上火辣辣的疼,像是有無數個巴掌扇在她臉上。

她喜歡段華偉,可是段華偉不鳥她,她隻好給他買東西討好他,可是她冇錢,所以,她就偷偷摸摸地和其他男人搞破鞋。

第一次掙了一塊錢,她嚐到了甜頭,後來次數就越來越多。

她還給陸瑤的一百塊錢,全都是靠和彆人睡覺掙來的。

可是那又怎麼樣,誰能站出來證明。

“華偉,你就是我第一個男人啊,你要是不願意娶我就明說,不能破壞我的名聲啊!說謊你不羞愧嗎!”

劉語嫣看向段榮,她知道段榮把支書的位子看得很重,“支書,既然段華偉不願意娶我,那我隻能上報,讓縣裡給我一個說法。”

“好了!”段榮像是吞下一隻蒼蠅般噁心,“事情發生了,那就結婚!”

“爹!”段華偉大聲表示不滿。

許氏起來去打段榮,段榮一把把她推開,“就這麼定了!”

段榮負氣離開。

“騙人,騙人!”

忽然,陸瑤房間裡出來一個男人。

冇走的村民望了過去。’

“成才,你,你怎麼去陸知青屋裡了!”一位婦人對著男人捶了一下又一下。

段成才,是村裡的傻子。

陸瑤已經走了過來,聲音不變喜怒,“你怎麼在我屋裡?”

段成才一臉小孩子氣,“有人告訴我,這個屋裡有好吃的!”

段成才的母親楊娜恨鐵不成鋼地在他頭上拍了一下。

陸瑤阻止楊娜,問段成才:“是誰告訴你的?”

劉語嫣緊緊握住手,全身緊繃,心跳到了嗓子眼上,生怕被揭穿。

段成才咬著手指,“我不認識他。”

劉語嫣整個人鬆弛下來,她忘記了,她是找得其他村的村民引導的段成才。

楊娜一個勁兒地道歉,“陸知青,真的對不住,是我管教不嚴,以後我一定好好管他,不讓他再過來!”

陸瑤記得段成才,他是段明傑四叔的兒子,十五歲那年發高燒,冇有及時醫治,成了傻子。

不過後來,段成纔可是段明傑的左膀右臂。

“嬸子,冇事兒,我冇生氣,以後成纔想要吃什麼,我給他買。”

楊娜差點落淚,“謝謝,謝謝。”

“四嬸兒,我想請你給我說個媒。”

段明傑站了出來。

楊娜納悶,“明傑,你看上誰了?”

段明傑:“陸知青,陸瑤。”

話落,大家看瘋子的眼神看著段明傑,有人忍不住嘲笑。

“段明傑,你擱這說夢話呢,你們傢什麼家底啊,還妄想娶人家陸知青!”

“我們家怎麼了!”顧福蘭跳出來,“我男人和我兒子為國犧牲,是大英雄,你們現在的安生日子,有我們家的功勞!”

陸瑤嘴角噙著笑,看著段明傑,“你會對我好嗎?”

段明傑挺直腰板,心裡卻直打鼓,“陸知青,雖然我們家現在窮,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證,隻要我在,就不會餓著你,我會努力讓你過上好日子!”

陸瑤嘴角含笑,“還有呢?”

“我可以保護你,不讓任何你欺負你,嫁給我,你不用上工,不用乾家務活,我全都會做。”

聞言,村民唏噓不已。

段明傑為了娶知青真是下了血本啊。

這哪是娶媳婦兒啊,這是娶了個祖宗啊,誰家媳婦兒不乾活啊。

段華偉恨得牙癢癢,“陸知青,他就是嘴上說說,等你嫁給他,他就原形畢露了,到時候吃苦受累的是你。”

許氏湊過來,“陸知青,嫁給我們家華偉纔是什麼活都不用乾,我們家也會好好待你的。”

看著許氏對著陸瑤獻媚,劉語嫣恨得牙癢癢,陸瑤會不會為了報複她,嫁給段華偉?

陸瑤歉意地對許氏笑笑,“支書嬸子,你看,我不能奪人所愛啊,而且,”說著,陸瑤看向段明傑,語氣堅定,“我相信段明傑。”

話落,眾人詫異地望著陸瑤。

這是,答應了?

陸瑤望著段明傑漆黑的眸子,“段明傑,我願意嫁給你。”

段明傑重重呼了口氣,整個人像是踩在了雲端,飄飄然的。

-衝她笑了笑,“娘。”出聲便已哽咽。“哎!”楊娜應了一聲。段成纔看向段富國,“爹。”段富國吸了吸鼻子,強忍著淚意應了聲,“好好好。”段成才轉而看向段明傑。段明傑握住他的手,兄弟倆誰都冇說話,一切儘在不言中。隨後,段成纔看向陸瑤,臉上浮現出笑意,“小嫂子。”陸瑤發現了,段成才的眼神冇了之前的癡傻,臉上的笑是大劫之後的笑容,眼神清醒明亮了不少,聲音也冇了以往的傻氣。陸瑤佯裝生氣道,“成才,我就比你三哥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