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所以選擇弓箭手,因爲他怕死。弓箭手是遠端攻擊兵種,打不過的時候,就算是逃跑也比別人多出了數十米的安全距離,這是他選擇弓箭手的主要目的,而次要目的就是其他兵太貴了,什麼刀槍劍戟、斧鉞鉤叉,價格昂貴,他買不起,都是金屬做的,他又不會打造,唯有弓箭可以就地取材,隨時製造,又不花錢,於是經過幾秒鐘的慎重思考之後,他爲了一名榮的弓箭手。不過,意外之喜的是他擊天賦相當高,半吊子水平製造的弓在經過幾天的練習之後...荒涼大地,猛咆哮。

這是一片不一樣的大陸,有異於現代文明的世界。茹飲,弱強食,這,就是魔的世界。

野草枯黃,高及人腰。一個凹形狀的山穀裡,劉危安正在和一隻腐對壘。一個翻滾避開腐的爪撕,手腳並用,竄出兩米,劉危安迅速退後,拉開距離,手指在背後一拂,一支木箭已經出現在手上,作快的驚人,挽弓如滿月,箭去如流星。

嗖!

正中腐左眼,深兩寸。暗紅的迸而出,眼球被的稀爛。如果有人看到這一幕,定會大吃一驚。

腐是由異變形,萎,水分蒸發,堅異常,一般的木箭本不進,劉危安的木箭可不尋常,箭桿是木頭做的,但是箭頭卻是骨,打磨的鋒利無比,箭羽用的是花翎野,可增加速度。

劉危安反手一,卻了個空,臉一變,耳畔勁風襲來,想也不想,弓箭往上一擋,隻聽見哢嚓一聲,堅如鐵的桃楊木製的弓斷爲兩截,一巨力傳來,虎口立刻被震裂,劉危安扭轉,儘量一團,從腐腋下穿過,在地上連續幾個翻滾,拉開十幾米的距離,目盯著腐,大口氣。

一共有兩隻腐,一隻是被他中左眼的,高一米七左右,不過因爲沒有直,背脊微微弓著,看起來隻有一米六三的樣子,已經腐爛差不多一半,整呈現一種死灰和暗紅相纏的,令人而生寒,服破爛,被浸染,已經變紫黑,頭髮乾枯,能夠看見有白的蛆蟲在蠕,的從左邊的鼻孔爬到右邊的鼻孔,驚鴻一現,又消失在腐裡麵。留下一道溼漉漉的暗紅痕跡。

另一隻個頭矮小,至矮了半個頭,的腐爛程度更甚,口服落的地方可以看見森森白骨,麻麻的蛆蟲在腐裡麵來回鑽,眼珠子早已經被腐蝕,留下兩個黑的眼窩,唯有一雙爪子鋒利如刀。

這一點很讓人難於理解,的每一個部位都在腐爛,唯有手指雖然乾枯,卻沒有損毀,指甲瘋長,長近三寸,鋒利無匹,閃耀著寒芒。

劉危安大口了兩下,就立刻控製了呼吸,儘量變得輕、緩慢,這裡雖然是墓地的外圍,但是經過千百年的侵蝕,氣早已經蔓延過來了,進來不到五分鐘,劉危安已經到心塞悶,力下降了,隻是到手的讓他不忍心離去。

他徘徊在這墓地外圍已經有一個星期了,早已清楚了腐的大致行規律,基本上不會單獨行,一有靜,就全部蹦躂出來,這兩隻腐之所以離了大部隊,也是前麵一夥人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引出來的,可惜出師未捷先死,一支十二人的隊伍,全軍覆沒,劉危安本來決定今天再找不到機會就要離開的,所以,要謝前麵的人。

劉危安是一個弓箭手,之所以選擇弓箭手,因爲他怕死。弓箭手是遠端攻擊兵種,打不過的時候,就算是逃跑也比別人多出了數十米的安全距離,這是他選擇弓箭手的主要目的,而次要目的就是其他兵太貴了,什麼刀槍劍戟、斧鉞鉤叉,價格昂貴,他買不起,都是金屬做的,他又不會打造,唯有弓箭可以就地取材,隨時製造,又不花錢,於是經過幾秒鐘的慎重思考之後,他爲了一名榮的弓箭手。

不過,意外之喜的是他擊天賦相當高,半吊子水平製造的弓在經過幾天的練習之後,十米以,命中率達到了驚人的九,十五米以,命中率六,不過,缺點也很明顯,超過二十五米之外,就沒什麼威力了。

讓一個弓箭手去和腐近作戰,劉危安也很無奈,腐堅,超過十米,即使他的特製骨木箭也無法對腐造多傷害,重要的一點是腐太懶了,超過一定的距離,它們應不到活人的氣息就會回窩睡大覺去,那種有事沒事出來曬太的腐本不存在。

兩隻腐晃晃悠悠朝著劉危安走來,如果有人被它們的速度迷的話,肯定會死的很慘,劉危安親眼看見前麵一支隊伍就是這麼掛掉一大半的。

兩隻腐靠近劉危安差不多五米的時候,形突然暴起,如同兩抹黑影,竄了過來,快如閃電,鋒利的爪子掠過空氣,帶起破空之聲。劉危安早有準備,後仰,做出了一個類似於鐵板橋的作,隻見四隻爪子著服劃過,那冰寒的鋒芒讓他全的汗都豎起來了,鼓起全的力量,抱著早就準備好的一塊人頭大小的巖石狠狠砸了出去。

巖石砸在高個子腐左眼的木箭上麵,強大的力量讓木箭一下子穿了腐的頭顱,出白的骨和一截箭,巖石餘勢未竭,砸在腐腦袋上,四分五裂,腐鼻子被砸塌了,好幾隻蛆蟲被砸爛,晃了一下,栽倒在地上,一扭一扭,已經爬不起來。

劉危安砸出巖石之後,已經地滾了出去,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他發現,腐因爲僵,靈活度不行,特別是彎腰這一方麵,是一個死角。雙手互相持著斷弓兩截,用弓弦鎖住矮個子腐的腳脖子用力一扯,矮個子腐啪的一聲,趴在地上。劉危安跳了起來,抱起一塊臉盆大小的巖石狠狠砸在腐後腦勺上麵。

巖石四分五裂,腐竟然沒多大的事,幾縷枯黃的頭髮緩緩飄落。腐僵,平平升起來。劉危安這個時候已經來不及找石頭了,整個人跳了起來,用力踩在腐後背上,和腐的剛一接,一無可抗拒的力量傳了過來。嗖的一聲已經飛出去了。

嘭——

劉危安狠狠地砸在五六米外的地上,背心朝下,很不巧,在一塊人頭大小的巖石上麵,劉危安嚨一甜,一口鮮噴了出來,隻到渾彷彿散了架,腦子暈乎乎的,不過,他暈,腐可不暈,聞到鮮的味道,立刻狂暴起來,如同一道黑影在地上橫移過來,速度比之前,快了一倍還有多。

劉危安暈暈乎乎中到黑影一晃,哪裡還不知道大難臨頭,憑著覺,三百六十度滾,勁風破空聲中,聽到一陣金屬聲,刺耳無比,那塊巖石已經四分五裂,被爪子切開,切麵。

危機中,劉危安狠狠咬了一下舌尖,劇痛之下,腦子迅速清醒,突然發現人已經滾到了腐腳下,而腐的腳正朝著他的腹部踩來,這一驚,非同小可,別看腐被腐爛了一半多的,看起來輕飄飄,力量卻大的驚人,這一腳如果落下,隻怕立刻就得破肚爛腸,用盡全力再次一滾,沉悶的聲音響起。

腐這一腳著的邊緣踩在地上,塵土飛揚,連續幾次作幾乎耗盡了劉危安的全部力,但是此刻卻又不得不拚命,連續翻滾之中,突然瞥見腐腳脖子上還纏繞的斷弓,立刻有了主意,勉強起跳,一隻手抓住一截斷弓,快速一繞,纏住另一隻腳,剛好那隻腳剛剛提起,立刻失去了平衡,朝著劉危安倒下,劉危安大驚失,再次滾開。

這腐一爛蛆蟲,如果被一下,幾個小時都洗不乾淨。

劉危安飛速起,跑到大個子腐哪裡,大個子腐還在抖,卻始終爬不起來,劉危安不管它,迅速把骨木箭撥出來,不想用力過猛,一滴濺到大上,剎那間,服嗤嗤冒出白煙,爛了一個,粘到上,迅速腐爛,一鑽心的疼痛傳遍全。

劉危安臉大變,腐的絕對是堪比強酸王水一般的毒藥,前一夥人,有兩個人不慎被濺,不到十分鐘就變了森森白骨,端是恐怖無比。呼吸之間,大上已經都了一個拇指大小的,還在迅速擴大,劇烈的疼痛如同水一般衝擊每一個細胞。

劉危安一咬牙,拔出一把小匕首,約六寸長,銀閃閃,眼中閃過一抹堅決,對著大一削,匕首鋒利,一塊蛋大小的被削飛了,可怕的疼痛刺激著腦神經,汗水如雨落下,汩汩從大上流下,劉危安卻沒有時間理,一聲不吭,飛速跑到矮個子腐邊,對著眼窩用力一,恰好這個時候腐升起來,兩力量同時作用,箭矢生生被進去了,不過卻沒有穿,大的刺激的腐越發暴躁,一跳一米來高。

劉危安卻是大喜,蹲下的同時,手在晃晃的斷弓上麵一撥,這一下用力甚巧,剛剛鬆開的弓弦再次把兩隻腳纏住,矮個子腐落地之後,失衡,迎麵摔倒,啪的一聲,骨木箭刺了腦顱穿了出來,而骨木箭也經不住力量折斷了。

矮個子腐也變得和大個子腐一樣,一抖一抖,卻站不起來了。劉危安咬著牙,來到一前,撿起了一把大砍刀。

山穀外圍東一個西一個,十幾,都是前麵一夥人的,人死了,兵自然也留下來了。劉危安突然臉微變,看到上麵出現一些汙痕,彷彿要腐蝕一般,這把刀砍過腐,不用想也知道是的功勞。

連鋼鐵都能腐蝕,讓劉危安對腐的毒素有了更進一步的瞭解。

足足花了半個多小時的時間才把兩隻腐的頭顱切下來,劉危安累的幾乎虛,躺在地上,什麼都不想。,已經爬不起來。劉危安砸出巖石之後,已經地滾了出去,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他發現,腐因爲僵,靈活度不行,特別是彎腰這一方麵,是一個死角。雙手互相持著斷弓兩截,用弓弦鎖住矮個子腐的腳脖子用力一扯,矮個子腐啪的一聲,趴在地上。劉危安跳了起來,抱起一塊臉盆大小的巖石狠狠砸在腐後腦勺上麵。巖石四分五裂,腐竟然沒多大的事,幾縷枯黃的頭髮緩緩飄落。腐僵,平平升起來。劉危安這個時候已經來不及找石頭了,整個人跳了起...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