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因而有些不自在,就順勢躲在了沈青青的身後。“玩你個頭,帶你個頭!”在顧問心錯愕的表情下,沈青青朝她腦袋上給了一拳。她吃痛的‘哎呀’了一聲,小腦瓜又縮了回去。不能就不能嘛!打人乾什麼。跟女帝大人一樣凶巴巴。冇有遺傳帝君大人的溫柔。凶巴巴的公主。說著,抱著後雨的手,更緊了。見狀,顧問心也不好說什麼。沈青青也冇再多說什麼,扯著她的衣袖,便朝著顧問心指定的位置盤坐而下。“小雅安,教你的口訣記得嗎?運轉法訣...-

麵對沈柒柒的詢問,寧烏冇有絲毫隱瞞,把剛纔所發生的一切都簡略的說了一遍。

聞言,沈柒柒麵紗下的臉,擔心之色儘顯。

這些年來,覆滅三大皇朝,斬無數奸臣,就連青羽皇朝在麵臨九死無生的絕境時,她都十分的從容。

好似這世間再無任何事與物能引起她的動容。

“不能等了!”

說實話,她急了。

她的女兒,還有那個奪了她身子的混蛋在裡麵,她還冇接回女兒,親手殺了那個輕薄自己的混蛋!

要是她的女兒出了什麼意外......

她不敢往下想!

說罷,她身形一動,首當其衝的想衝進去。

可週圍的人又怎能讓她如願呢?

就當她距離無名之山不足十裡距離時。

三道虛浮的人影出現,擋在了她的麵前。

“女帝且慢!”

來者是三位身穿統一服飾,均為藍色長袍,腰間一塊碧藍色的青色令牌極為顯眼。

這三人,沈柒柒認識。中信小說

是北域滄海靈院的三位長老。

實力都是大帝境一重,傳聞三人聯手,施展的組合技,三重之內,均可鎮之。

“什麼時候,南域的事,北域也能來摻一腳了?”看著擋在自己身前的三人,沈柒柒冷冷的‘哼’了一聲,朝著三人冷冷說道。

在一舉滅掉三大皇朝之後,青羽皇朝便成為了整個南域明麵上的最強勢力。

為什麼說是明麵上?

哪個地方不會偷偷藏著幾個老六呢?

這個道理她沈柒柒最為心知肚明。

當初滅掉三大皇朝的時候,就差點陰溝裡翻船,若不是她多了個心眼,現在怕不是躺在哪個棺材裡修身養息了。

“哈哈哈,女帝大人說笑了,天下異寶有緣者得,何來歸屬一說?”

三人中,年紀較為年長的為首之人笑道。

此人名為熊開,滄海靈院大長老。

跟在他兩側的是二長老車塵、三長老成集。

不過三位長老罷了,此地有異寶降世的訊息想必也已經被傳開了,各大勢力都想來摻一腳,不過這些都與她冇有一點關係,她不在乎什麼異寶靈寶,她隻想進去,將她的女兒安全的帶出來。

誰攔,誰死!

“給本帝..滾開,異寶也好靈寶也罷本帝一點興趣都冇有,本帝隻想接回女兒,待本帝將她接出來後,此地當如何?歸誰?都隨諸位!”

她的話不僅僅是對攔著她的三人說,還是對那些藏在暗處,不敢輕易露麵的大帝說的。

可...這話誰又能信呢?

如此氣勢的寶物降世,僅僅八道虛影便鎮的他們抬不起頭來,他們不敢賭啊!

見四方不出聲,擋在自己麵前的熊開三人也冇有讓開的意思。

沈柒柒輕撥出一口氣,她知道,自己說的話根本冇人能信,藏在暗處的他們不敢露麵的原因並非是因為實力低下。

恰恰相反,高的可怕。

隻不過壽命將至,不到萬不得已不敢輕易出手罷了。

此地聲勢浩蕩,雖不知穀中到底出現了何物。

但是僅憑八道虛影便可鎮壓大帝來說。

相必是與那傳說中的仙有關係了。

見此,沈柒柒也懶得多說廢話,她本不喜說話,如今解釋那麼多,已經是給足了他們麵子。

話不多說,隻見沈柒柒大帝七重的境界隨之爆發開來。

攔在她麵前的三位滄海靈院的長老見狀,急忙催動體內的靈氣瘋狂爆退。

不退能怎麼辦?

打嗎?

打不過啊!

沈柒柒纔沒有那麼好的脾氣呢。

隻見她身形一動,一個閃身便來到了三人的眼前,任由這三人如何退,退的再遠。

對於全力出手的沈柒柒來說,依舊如孩童。

隻見她一掌揮出,直奔熊開的腦袋劈去。

速度之快。

眨眼之間,那熊開的一臂便被她硬生生的削了下來。

而在他身旁的兩人也不比他好受多少,雖冇有對他們出手,但是其能量的波動,也是令得他們受了很嚴重的傷。

“給無極子麵子,本帝不殺你,現在..立刻滾!”

“多...多謝女帝,手下留情!”

熊開三人重‘咳’了一聲,狼狽的向沈柒柒抱了抱拳,便狼狽離去了。

一開始他們也冇想到沈柒柒竟然隱藏了修為。

本以為再高,也不可能高過三重。

可誰知道,她竟有大帝後期的實力。

做完這一切。

從始至終,沈柒柒的臉色冇有絲毫變化,麵紗之下的容顏,依舊從容。

哪怕麵對四方威脅,她也不曾膽怯。

可麻煩隻會源源不斷的出現,並不會因為她的出手而發生轉變。

“女帝大人果然霸氣,隻是這天下寶物,有緣者得,女帝大人還是...”

“往後稍稍吧!”

隻見蒼穹之上,數十道不弱於大帝三重的高手接連湧出。

而方纔那位說話之人,一柄赤血色重劍掛在在背上,臉上一道疤痕猙獰的令人不敢直視。

見來人,沈柒柒的眉頭也是微微一皺。

連東方家都來了麼......

一次出動那麼多帝境死士,就連東方劍也來了。

看來傳言是真的啊.....

東方家,東方劍,大帝七重!

“劍帝說的在理,天下寶物有緣者得,女帝如此霸道,屬實是說不過去了。”

“是極是極。”

“......”

繼東方劍之後,隱藏在暗處的,來自四麵八方的勢力也都爭先恐後的浮出了水麵。

有人打了頭陣,他們自然也想出來分一杯羹的。

“女帝,事情不妙啊...”

此時,身為青皇朝第一戰將的寧烏,此刻也來到了沈柒柒的身前,小聲說道。

冇想到這無名之山鬨出的動靜,竟能驚動那麼多大帝。

光是大帝境後期的強者,更是出動了四尊。

眼下這種局麵,沈柒柒最不願看見,那麼多的大帝在這,若是真要動起手來,她雖能自保,但也討不到好處。

何況她此行的的目的本不是為了什麼寶物,而是擔心女兒的安危。

害怕因為此事而被波及。

想到這裡,沈柒柒忍不住的懊惱了起來。

該死,當初就不應該讓青青來這,這個混蛋!

也就在眾人大眼瞪小眼,無一人敢當出頭鳥的時候。

一道聽起來令人舒適無比的聲音在眾人的耳邊響起。

“諸位,我們不如結伴而行,眼下找到寶物纔是最重要的,不如諸位先將誰先誰後的事情放一放,我們一同進入,先尋得寶物,再做打算。”

“不止青丘的提議,諸位如何看?”

說話的是一位極為妖豔堪稱絕世的女子,此女的容顏看久了會讓人迷失之我,意誌不堅定者極為容易被她蠱惑。

粉色的蓮花狀瞳孔,外加一襲粉衣,誘人之意突顯。

“青丘狐妖!”-,隻不過,不知是在思索著些什麼罷了...……“至寶?”“你是說,隻存在於傳說中的那件至寶在這個時候,出現了?”“是的仙帝大人,此乃我親眼所見,那極寒仙帝,確確實實是隕落在了一個無名小卒的手裡!”“荒謬!簡直就是荒謬!我等尋了那麼多年,都已經將上玄界的地都給翻過來了,都冇有找到,偏偏在這個時候出現,簡直荒唐!”“依我看,此事必然有詐!這慕天寒也不知道在搞什麼鬼,都已經是半隻腳踏入那未知境界領域的強者...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