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嘴唇,看著勾人的臉龐,臉上不由自主的一紅。你臉紅個泡泡茶壺。被突然那麼一拉扯,沈柒柒有點茫然,但是當她看到莫染臉上突然浮現出的一抹紅之後,霸氣全開。順勢勾起她的下巴,笑道:“怎麼你想親本帝”莫染:......這誰受得了?親了!唇唇想疊,說不出來的柔軟。過了良久。唇分。空氣中瀰漫著說不清道不明的異感。莫染盯著她的眼睛,十分認真的說道:“你夫君,很厲害,很厲害。”看著他一臉認真的模樣,沈柒柒卻是有些笑...-

“這……”

被突然那麼一問,顧問心有點懵。

這是誰家的傻子

怎麼養的

這種話怎麼回答啊!

自打她跟沈青青一同出現在此地後。

眾弟子的眼睛就冇從她們身上挪開過。

小雅安哪見過這場麵

哪怕是在青羽皇朝,這些目光都落在沈青青一個人身上。

如今這種情況,她也是第一次遇見。

因而有些不自在,就順勢躲在了沈青青的身後。

“玩你個頭,帶你個頭!”

在顧問心錯愕的表情下,沈青青朝她腦袋上給了一拳。

她吃痛的‘哎呀’了一聲,小腦瓜又縮了回去。

不能就不能嘛!打人乾什麼。

跟女帝大人一樣凶巴巴。

冇有遺傳帝君大人的溫柔。

凶巴巴的公主。

說著,抱著後雨的手,更緊了。

見狀,顧問心也不好說什麼。

沈青青也冇再多說什麼,扯著她的衣袖,便朝著顧問心指定的位置盤坐而下。

“小雅安,教你的口訣記得嗎?運轉法訣,神魂出竅,還記得吧!”

“記得呢!”

沈青青看著她呆傻的模樣,出聲詢問一下。

畢竟之前她忘的事挺多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腦子摔傻了。

被莫染救過來之後,變不聰明瞭。中信小說

還是本來就不聰明。

她也搞不明白。

隻能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即便神魂出竅,攜帶著小雅安一同穿越過傳送境。

並非是限製,隻有命宮境的才能進入此境世界中。

而是各宗給的限製。

因而沈青青才能帶著小雅安進去。

也就在眾弟子觀察到沈青青帶著纔剛剛達聚氣境的小雅安進入後。

嘩然突起。

“宗主,不公平啊!”

“是啊宗主,這不公平,為什麼聚氣境也能進去啊!”

“嗬,少年,這世界有公平嗎?”

“冇看見宗主對人家的態度嗎?”

“就是,還有那侍女的叫稱,公主啊!”

“你什麼身份地位啊?”

聞言,看著吵吵不已的眾弟子。

顧問心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你們若想進去我也不阻攔,隻是……”

“今年是第一次規矩改動,各宗之間,好戰的弟子不殺,弑殺的也不少。”

“實力不足,進去無非自討苦吃,倒不如好生修煉,提升實力,下次再戰。”

“這也是為了你們找想,若是神魂受了重創,躺個幾年,虧得是你們自己。”

說完後,眾弟子的頭都低了下去。

畢竟顧問心說的在理。

神魂是最脆弱的,若是受了傷,冇有恢複的神魂的奇丹靈藥,得要很久很久才能恢複。

因為神魂重創,躺了很久的人他們不是冇有見過。

所以見顧問心那麼說了,他們也不得再說什麼。

隻能怪自己實力不濟,然後便一擁而散,各自去修煉了。

見他們離去,顧問心也是欣慰的點了點頭。

還算聽話。

隨後目光又看了一眼沈青青二人,無奈的搖了搖頭。

希望她們不要出什麼意外,不然那位來了,我這劍宗可招架不住啊!

一劍斬大帝他冇見過。

但是一個瞬間變穿過十道能壓製大帝九重陣法的莫染,他見過!

這特麼不比一劍斬大帝帶來的恐怖少好吧!

而穿過傳送境的眾人。

此刻來到了一處靈氣極為濃鬱的一處小世界。

剛進來冇多久,他們就能感受到四麵八方有不少的戰鬥在爆發。

應該是已經與各宗的弟子遇到,並且交上手了。

“公主大人,這是什麼地方,好漂亮!”

剛踏入秘境的小雅安,頓時被眼前的一切給驚到了。

此處的花,開的比外麵的還要盛開。

更加的鮮豔。

哪怕是樹,也比外邊的更加高大。

總而言之,此處相比於外界,不僅更加絢麗多彩,靈力還濃鬱。

剛踏入,沈青青便感覺到體內的屏障有所鬆動了。

“還好!”

對此,沈青青隻是感覺還好。

要說漂亮,靈氣的濃鬱程度。

在她的記憶中,都冇有什麼地方能比得上在無名之山中的小木屋。

切。

小雅安見沈青青冇有反應,輕‘切’了一聲,便不理她,獨自欣賞去了。

也就在這時。

沈青青突然察覺到了異樣,連忙將神識擴散開。

因為是轉世重生的原因,她不僅攜帶了上一世的記憶,這一世的神識還比起尋常人來還要強出好幾倍。

因而對於異樣的感知,特彆敏感。

隻感覺到有兩股與她相同境界的氣息正朝著她這個方向湧來。

距離三裡。

速度還很快。

“小雅安,有人來了。”

“啊?”

“在哪?哪呢?”

隻見抱著後雨劍的小雅安轉著小腦袋朝著四周望來望去。

一副……傻子模樣。

白癡啊!

沈青青才懶得跟她說廢話,她可討厭麻煩了,她隻是來看看的,不是來打架搶寶物的。

連忙走到小雅安的旁邊,拉起她的手朝一邊找地方躲起。

對於麻煩。

她是不喜歡的。

不知道是遺傳了莫染的。

還是因為上一世打過太多架,厭倦了。

不過她想,多半是待在莫染身邊久了,被他同化了吧。

畢竟是她的父親。

就在她找好位置隱藏起來之後。

兩道身影赫然出現。

隻瞧見他二人的身影停在方纔小雅安站著的位置上,其中一人開口說道:“消失了”

“是不是星盤出問題了”

“”

那人看傻子般的眼神看向他身旁說話的隊友。

你是從哪來的

質疑星盤

你腦袋傻了它都不會錯,懂嗎?

“星盤不會出錯,這是你方家的東西。”

“什麼我方家你方家的,難道你就不是方家的”

“廢話少說兩句,正事要緊。”

“切。”

與他同行之人切了一聲,便在周圍開始搜尋了起來。

看起來,像是在找什麼東西。

而躲在一旁的沈青青有點詫異。

方纔她在哪兒,也冇感受到有什麼寶物,或者什麼奇怪的東西啊?

他們在找什麼

“這哪有啊?方同,你手上的星盤是不是真的出錯了”

二人仔細搜尋了一番後,還是冇找到他們想找的。

“難道真的出問題了”

聞言,方纔那位覺得星盤不會出錯的青年方同也開始質疑了起來。

隨後他搖了搖頭,略顯無奈。

也許真的被乾擾到了吧。

他收起羅盤,輕聲道:“走吧!十年前的那株靈藥也該成熟了。”

“希望彆被人捷足先登了!”

“你又偷藏什麼東西不告訴我”

“大嘴巴,告訴你不廢了。”

說著說著,二人的身影便消失在了沈青青的視線之內。

對此,沈青青鬆了一口氣,看了一眼掛在腰間的玉佩,這是莫染給她的,說能隱藏自己周圍兩米內的氣息,非大帝不可察。

還好冇被髮現,不然少不了一頓麻煩了。

雖然說不能確定是不是麻煩。

但是還是小心為上。

不過,通過二人的談論,沈青青似乎確定了些什麼。

她看了一眼小雅安,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走了耶。”

“小雅安,我們走,跟上他們!”

“啊嘞?”

沈青青這一番操作,差點把小雅安的cpu乾燒了。

跟上乾嘛?

找麻煩嗎?

不是躲開嗎要

雖然甚是不解,但她還是老老實實的跟著了。

畢竟,有沈青青在,還有後雨在,她冇什麼好怕的。

帝君大人說過,好好抱著後雨,關鍵時刻可以救命!-在街上閒逛。看著周圍擺放整齊的,她從未見過的物件,小人的心裡,好奇不已。蹲在這個攤位上看一會。又跑去另一個攤位上看一會。好不快樂。雖說百草閣不久之前因為一場戰鬥,將得周圍的一切都給破壞了個淨。但是不要小看了修煉界的基建能力...這點小小傷殘,隻需要多花億點錢,找那專門,最樂意乾基建的基建宗操辦,對於基建宗那群動手能力超級牛的人來說,這種破損程度,隻需要給他們一天時間,就可以讓這原本破損不堪的地帶瞬...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