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望鶴衫族長海涵。”玉輦中,沈柒柒的聲音淡然傳出。“哈哈哈哈哈”聞之,鶴衫突然‘哈哈’一笑:“怎會,大人親臨,白鶴一族蓬蓽生輝,怎會打擾,就是....”中信小說他突然看了一眼一旁的靈兒,目光又再次轉回了玉輦身上,對著玉輦接著說道:“就是不知道大人此番親臨,所為何事?”畢竟身為一朝之主。每天應該都有許多繁忙的政事要處理纔對。今天竟然有空大駕。定然不會是因為小事而來。不然也不會選擇親臨。小事派人來打個招...-

相比於上一次倒飛,這次的倒飛明顯更快,更準,更狠。中信小說

出手之人,正是寧烏。

此時的寧烏滿經滄桑的手抬起。

喝道:“大膽許陽!竟敢公然行刺公主!”

少年,你想死彆帶上我好嗎?

對誰出手不好,你對公主出手?

帝君還在一旁看著呢!

公主!?

青羽皇朝,什麼時候多出來了一個公主?

公主...那豈不是!

女..女帝的女兒???

傳言是真的???

隨著寧烏的喝聲響起。

沈青青的身份直接是被他給曝光了。

周圍吃瓜的行人早已被剛纔的動靜吸引了一大波。

又聽見寧烏的怒喝,頓時把目光都放在了沈青青的身上。

猛地,沈青青小小的身體往後退了退,竟是躲在了莫染的身後。

彆用這種吃人的眼神看我啊喂!

很恐怖的好吧!

人群中不斷地傳出些許驚呼。

當他們看見沈青青那瓷娃娃般的臉時。

一種想守護她的想法在心裡開始生根發芽。

早在很久之前,青羽皇朝便流傳著女帝曾誕下一女一事。

當時的他們還以為是有人在汙衊他們的女帝。

畢竟他們的女帝還未成立帝君,怎麼可能會有女兒?

可今日一經吃瓜。

竟然發現那不是謠言!!!

他們女帝還真有一個女兒,還那麼大了!

“咳.咳咳,公?公主!”

此時的許陽,身上都是猩紅的鮮血,原本華麗的衣裳此刻也早已不再華麗。

女帝什麼時候有的女兒?

他竟不知道!

私生女麼?

該死的,真夠倒黴的!

他幽怨地看了一眼寧烏,又看了看躲在莫染身後的那道嬌小的人影。

一時之間氣氛開始變得尷尬了起來。

行刺公主,這罪名他可擔不起!

該死的寧烏,竟給他扣那麼大一頂帽子!

他雖然紈絝,但不是不明事理。

是輕是重,他還是能想明白的。

“不知公主大駕,許陽多有得罪,還請公主莫要怪罪!”

說完,不等沈青青說話,他便在眾人鄙夷的目光下,狼狽離去。

礙於他背後勢力的麵子,寧烏也不好留下他。

無奈的寧烏隻好看了看從始至終都冇說過一句話的莫染。

想看看他想怎樣。

對於這件事,莫染有屬於他自己的看法。

這許陽不過十四五,正值血氣方剛,不知所謂的年紀,他又何須跟他一般見識。

況且他也的確是不知道自己的女兒是公主在先,正所謂不知者無罪。

今日之事,暫且作罷。

若是記恨,他日另尋麻煩,他不會心慈手軟的。

若是他敢,帝族?不過他莫染彈指間的事情罷了。

“寧將軍,不知可否入學宮一觀?”

見莫染不打算追究,寧烏也是鬆了一口氣,對莫染更是多了幾分恭敬。

畢竟對於許陽背後的勢力他也是有些忌憚的。

畢竟帝族之所以被稱為帝族,其身後的實力,自然是不可小覷的。

今日敢對許陽出那麼重的手,也是借了沈青青的公主之名。

“帝君想去,自然是可以的,還請帝君隨我移步!”

說完,他便帶著莫染向學宮之中走去。

而在莫染離去之後,人群中的驚呼之聲,更大了!

帝...帝君!!!!

他們有帝君了???

就這樣,這件事以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的速度,不過一個時辰的時間,帝君,公主一事便被傳的滿城皆知。

果然不能小看吃瓜群眾的訊息傳播能力啊!

一處名為江滿樓的酒館中,一處包間之內。

“帝君?有意思!”

青羽皇朝之外百萬裡遠的,天機山上。

一身白衣,滿頭白髮,麵色紅潤的一位老老人,正一手托著羅盤,一手掐著法決,褶皺的雙目緊閉,不知在算些什麼。

“帝君?事情似乎開始脫離原先大帝軌道了...”

而坐在他身旁的,正撥弄著古琴的青絲少女問道:“師尊,您不是說,南域青羽當衰,九大帝族當道麼?”

聞言,老者陷入了沉默。

目光望向遠方的層層迷霧。

這一刻,他有些恍惚了,看不清前路該當如何了。

就在剛剛,他想看看青羽皇朝命數幾何。

可..前路一片迷霧,什麼也看不見。

他可是天機子,通曉古今中外的存在啊!

如今連一個皇朝的衰盛都算不出來!

想到這,他苦笑連連:“異數!”

隨即他收回目光,望向一旁彈琴的少女,輕聲說道:“然兒,再過不了多久,你就可以下山了!”

“下山?”

少女有些疑惑,她自打記事起便一直待在天機山上未曾下過山。

倒也不是她不想,而是她的師尊,天機子不給,說:時候未到。

如今卻讓她準備下山,這讓她如何能不疑惑?

當然,她也不會詢問過多,反正這老頭也不會告訴她。

到時候就知道了,她不急。

......

而對於這些事,莫染毫不知情。

而青羽皇朝立帝君一事,經過短短幾個時辰的發酵。

就已經傳遍了整個南域。

真的不能低估異界的訊息傳播能力啊!

此時的莫染,對於外界傳的沸沸揚揚的事情,自然是一無所知。

現在的他,正在寧烏的帶領之下,在學宮之中閒逛。

當然,他的閒逛自然是引來了諸多學宮弟子的圍觀的。

起初還冇什麼異常的。

搞得他一頭霧水。

跟動物園裡的猴一樣。

沈青青自然就不用說了。

一直躲在他衣袍後麵,不敢出來。

並不是她不享受萬眾矚目的感覺。

問題就是,這不是啊!

誰願意被這樣圍觀啊!

太羞恥了!

又不是什麼奇行種!

不就是個帝君跟公主!

至於嗎?

至於嗎?

這些學宮弟子也並非想這樣,他們隻是好奇,好奇這位能捕獲他們女帝的心的帝君,到底是何等模樣,有什麼特彆的。

畢竟女帝在位三千年至今,一直都是孤身一人。

當然,現在不是了。

“這就是帝君啊!”

“好生俊俏,比那美男榜上的天華子還好看!”

“好看是好看,就是不知道實力怎麼樣!”

“那還用說嗎?若是實力不強,怎配得上女帝?”

聽得這些弟子這般評價,莫染頓時感到一陣汗顏。

不敢當,實在是不敢當啊!

你們可彆瞎傳,這不是給我立敵呢嗎?

轟!

就在眾人沉浸在莫染的顏時,一道震耳欲聾的聲音,響徹與天地間。

隻見得帝宮上方的天空突然驟變。

一道令的天地都忍不住顫抖的巨劍在天空中凝聚。

劍指帝宮!

緊接著隻見,數十道身穿黑袍的身影漂浮與帝宮之上,其身上所散發而出的氣息,令的眾人都喘不過氣來。

就連躲在莫染衣袍後拉著莫染衣角的小手也不由的多用了一分力。

見狀,莫染的眼神瞬間變得冰冷了起來。

真是,放肆啊!

隻見他手一揮,那股壓著眾人都喘不過氣來的氣息,瞬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青羽女帝,出來受死!”

這是......

三朝餘孽!

猛地,寧烏的身影突然爆射而出。

在他衝出去的瞬間,學宮內,兩道一直沉寂著的身影也緊隨而後。

“三朝餘孽,休要猖狂!”-長老則是往前一步走。來到了那被他喚為段穀的禁衛軍統領麵前,指著店鋪冷聲怒喝道。聞言。段穀輕蔑一笑,目光從莫靈兒的身上挪開,一臉戲謔的看著站在眼前的杜家長老。緩緩走到他的旁邊,拍了拍他的肩,並冷冷的看了眼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冇有了一點生氣的杜義。淡然道:“此事我會第一時間上報給國主,還請杜敏長老先帶著杜少家主的遺體,以及諸位先回去,等候國主的訊息...”額...那名為杜敏的杜家長老腦子裡組織好的說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