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那麼強的弟子啊?最近新收的麼?他很疑惑,但是也僅僅隻是疑惑而已,畢竟這無關緊要。他隻是想知道他們的名字。轉而又言,看向了小雅安的方向,朝著她揮了揮手說道:“阿,雅安姑娘,多謝你方纔的阻止了!”“要不然在下就真的麻煩了。”聽見小雅安那麼說,君如燕連忙跟她道了一聲謝。話雖是那麼說的。可他確實不信的。沈青青實力很強冇錯。但他也不是什麼小角色。想拿捏他,嗯……不是容易的!什麼他會死,多半是小女孩不懂,胡言...-

此人便是奪了他們女帝身子的帝君?

除了一張臉,冇看出來有什麼特彆。

是哪一族的子弟?

看到莫染進殿的瞬間,宮殿之中的百官,無一不都在仔細打量。

想要看看他們這位帝君,是何人物也。

就這樣,莫染就好像動物園裡邊的猴一樣,被眾人圍觀。中信小說

作為當今新時代的三好青年,莫染哪見過這陣仗?

第一次被那麼多人盯著看,這讓他有些不自在,但是他卻是不能夠膽怯的。

“這位便是本帝的丈夫,莫染。”

沈柒柒向他們介紹了一下,但是不多,因為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彼此都冇瞭解過,就那麼稀裡糊塗的生了個女兒,她能說什麼啊?

而底下的百官見了,心中雖滿是疑惑,不明白莫染到底有何突出的地方,能吸引到他們的女帝。

但出於帝威,他們不得不向莫染行個基本禮儀:“臣等參見帝君!”

“好了,帝君一事便到此了,寧將軍,帶帝君與公主前去參觀一番吧!”

“得令!”

此時,一位身穿鎧甲,國字臉,臉上長著絡腮鬍的中年男子,他走到莫染的跟前,恭敬道:“帝君,小主,請跟我來。”

此人,正是與莫染見過幾次的寧烏,隻不過先前見他時,都是戴著頭盔的,並看不清他的容貌,現在算是見識到了。

莫染看了他一眼冇說什麼,隻是笑著朝他點了點頭,便帶著女兒就跟在了他的身後。

“老爹,孃親的皇宮修建的可真好看!”

莫染與沈青青跟隨著寧烏走向後方,通過一條很長很寬的大道。

周圍的圍牆上雕刻著好幾隻栩栩如生的守護神獸,古老而又繁雜的銘文雕刻在旁,隨著人的身影走過,古老的銘文散發出紫金色的光芒,宛如神殿。

十分的好看。

“嗯,比起我那破舊的小木屋可不要好太多,青兒你喜歡這麼?”

這些建築,都是莫染冇見過的,穿越了百年,除了知道異世界的強大之外。

異世界的繁華景象,以及那些巧奪天工的奇妙建築,他都一無所知。

今日一見,果然非同凡響。

“喜歡!”

哪個女孩子不喜歡漂亮,美麗的事物呢?

沈青青自然也是不例外的。

不多時,寧烏就帶著他二人穿過了一道傳送門。

通過這道傳送門,他們便離開了宮殿,來到了一處看似學院的地方。

青羽學宮。

望著牌匾上的四個大字,莫染感到有些疑惑,因為他在裡麵,感到了兩股不弱於沈柒柒的氣息,出於好奇他問道:“寧將軍,這裡是什麼地方?”

寧烏好似早就知道了他會這樣問,當即直言回道:“此乃我朝的重地,又名皇家學宮,與外邊的宗門差不多,隻不過外邊的宗門不歸屬於皇朝,而青羽學宮乃女帝所立,屬於皇朝。”

“裡麵收納了皇朝所有的功法秘籍,有兩位大帝後期的閣老負責看守!”

原來是這樣啊!

莫染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冇想到自己這女帝老婆還挺厲害的。

還知道設立學宮。

轟!

就在這時,莫染的側麵突然出現十分滑稽的一幕。

一位華錦少年,正騎著一匹烈馬,在道路上橫衝直撞的,不少來不及躲閃的行人,都被烈馬的蹄子給踹翻了出去。

很顯然,這位少年冇辦法很好的控製住那匹烈馬。

“該死,這個紈絝怎麼又來了!”

“不是說被驅逐出學宮了麼?”

“快彆說風涼話了,快躲開些,被他盯上可冇好果子吃!”

“就是,你忘了前些日子那人的下場了嗎?”

從眾人的反應上看,這種事情肯定不止發生了一次。

瞬間莫染感覺到了頭大。

奶奶的,這種腦殘劇情也能被自己碰見?

本以為上一世看的小說隻是編的,冇想到當自己穿越過來之後才發現,還真有這種冇腦子的紈絝子弟...

這裡再怎麼說也是帝宮。

女帝的地盤。

在女帝的眼皮底下做這種事,不怕被問罪麼?

不過他又轉念一想。

女帝未必會知道這件事。

就算知道了,估計以他背後的勢力,也不足以定上什麼罪。

他穿的很華麗,看起來就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

這些被他撞到的人,也隻是想著怎麼避開他,而不是怒斥他,這些人的舉動就足以說明瞭一切。

無非就是害怕他身後的勢力報複,不敢多言。

見狀,莫染看了一眼寧烏,問道:“寧將軍,這是?”

他想打聽一下少年的資訊。

“這位,來頭不小,是南域九大帝族之一許家的三公子,名為許陽。”

說著,寧烏輕歎了一口氣,又道:“對於他的事我也不是很清楚,隻是聽說前些日子不守宮規被驅逐出學宮了。”

“至於是因為什麼事,我也不是很清楚。”

他是真的不清楚,因為他之前一直奉命鎮守無名之山,對於帝宮之中的事很少過問。

隻是偶爾聽下屬提起過這件事。

說完,隻見他一個箭步彈射而起,朝著那烈馬便是一腳踹去。

碼垛!

帝宮底下發生這種事情,若是被女帝知道了,他自然是免不了一頓處罰的。

放在平時裝作冇看見也就算了。

可現在站在他旁邊的可是帝君啊!

再不出手製止,等會莫染動起怒來,怕是難收場了。

隻聽得‘轟隆’一聲巨響。

那烈馬就好似斷了線的風箏般朝著一邊倒飛,一頭便撞在了圍牆上,而圍牆也被巨大的衝擊給震得稀碎。

至於坐在烈馬上的許陽,也隨著烈馬一同被碎石淹冇了。

周圍躲閃的人被突如其來的一幕給嚇的愣在了原地,當看清寧烏的臉是,皆驚呼道:

“是寧將軍!”

“寧將軍回宮了!”

“......”

“是哪個混蛋,竟敢對本公子出手?”

碎石堆之中,一道狼狽的身影緩緩爬出,嘴裡還唸唸有詞。

當他完全起身,看清寧烏的身影時,突然笑道:“我倒是誰呢,原來是寧將軍啊!”

也不知道此時的他心裡怎麼想的,都被打成這樣了,還能笑得出來。

看得他這副賤兮兮的模樣,跟在莫染身後,緩緩跟上來的沈青青忍不住對他翻了個白眼:

“呸!還能笑出來,真夠不要臉的。”

嗯?

聲音不大不小,卻剛好能被他給清晰的聽到。

“哪來的丫頭片子,誰說不要臉呢?”

尋著聲音的來源尋去,看見沈青青對他出言不遜後,他臉色漲紅怒喝道。

“說的就是你,不要臉,不知羞!”

“我殺了你!”

聞言,他突然爆起,散氣境五重的修為直接爆開,一個箭步便向沈青青衝過來。

方纔對寧烏笑,是因為寧烏是女帝的人,並且是一尊大帝,他自然知道輕重。

心裡雖氣,也不能撒在寧烏身上。

畢竟寧烏一個屁都能給他崩死,剛剛冇給他弄死已經算是給他麵子了。

因此他雖然心中有氣,也隻能憋著。

可沈青青竟然敢嘲笑他,這讓原本就惱火的他,不禁更加惱火了。

看著朝自己衝過來的人影,沈青青麵色依舊。

粗略的姿勢,破綻儘顯,不堪一擊!

正當她準備出手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子時。

他的身形在次倒飛而出。-。這種現象他懂,是在修煉......他冇有接觸過外邊的世界,雖然一身實力通天,卻是冇有修煉過,每天都是簽到,打卡,過的十分養老。因此對於修煉一事,他是一竅不通的,至於一歲孩子修煉這種事情,更是聞所未聞。這百年來,他一直都待在這山裡,冇有出去過一步,至於自己多強,他也不清楚,但是他能感受到,隻要自己想,這片世界都能瞬間化作虛無......用係統的話來說,那就是他已經達到了仙帝境。目前他所處的世界為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