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的仙人。王二瓜問我是不是認識?我穩定了下情緒說:“不,不認識,但是聽說過此人可了不得,具體還見過了才知道,畢竟天下同名同姓者實在太多了。”王二瓜認為我說的有道理,隨後讓雲中子進來,這個時候我的心情那別提有多激動了,此時與見八仙的感覺不同,雲中子可是正兒八經天尊的弟子,雖說人家不是十二金仙,可好歹也是傳說中的人物。就是這麼一位在封神之戰曾受到元始天尊的指引在絕龍嶺打埋伏用通天神火柱燒死聞太師的活神仙...女子嚶嚶的哭泣與周遭的意亂情迷成了一個鮮明的對比,由於每張桌彼此相距大概有五米左右,因此,她的表現並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就連距我不遠處的珈坤,他正抱著女孩兒賣力運動的同時,還不忘了對我豎起大拇指。

此地,哪裡還有修禪聖地的樣子?

四周所見,群魔亂舞,有的人長了八隻手,四隻眼;也有的和尚此時變得方口獠牙,貪婪揉捏的同時,我能感受到生機的消散。

“你哭什麼?”

“求求佛祖救救我。”她跪地哭求道。

隱約中,暴露出了一些問題,其中最令我吃驚的一點是他說自己是修佛的!怎麼可能?這些人不應該是在浴火重生後的“惡鬼”麼,怎麼可能還車上修佛的了?

為了搞清楚原由,我雙手合十,先勸他安撫情緒,等到穩定了之後,態度誠懇的問她究竟發生了什麼?

沒多久,女孩兒也相信我不是壞人,她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我於我。

而當聽完了她的闡述,我有點明白乾坤塔內的浴火重生的意思了。

女孩兒說她叫‘馬翠玲’,是地地道道的甘肅人,七十八歲死於肝癌。在她死後,沒有陰差鬼將來押送陰曹地府,反而是來了一個一對胖和尚。

馬翠蘭在嚥氣之前,那倆和尚說:“馬翠蘭,西天極樂有你菩提之位,還不成佛麼?”

她一聽說能成佛,心裡樂開了花,如果不是躺在病床上癱瘓,肯定會迫不及待的跟上去,哪怕讓她跳樓自殺,想必他也會義無反顧的。

就這樣,她在微笑中閉上了眼。

死後,靈魂離體,雖然依舊老態中龍,可腿腳輕便,身體也感受不到任何不適的地方,她說自己就跟著倆和尚走,到了一座大山,左邊是鬼門關,陰氣森森,右邊是金光大道。

和尚帶她去了金光大道,馬翠蘭心中還有些竊喜,認為自己算是要享福了,畢竟,陰曹地府中的十八層地獄可是太嚇人了。

一路上猶如春遊踏青般欣賞著美景,入了大山裡麵走了好久,直到出現了一座雲梯,馬翠蘭給我講,那雲梯平地而起,聳入金色的雲霄,所有的雲朵皆蓮花狀,異常的聖潔。

馬翠玲問和尚,怎麼才能成佛?

和尚說:“爬吧,爬上去就成佛了,你沒看見那梯子上麵全是人麼?”

馬翠玲這才仔細發現,的確,每個人都小到螞蟻的模樣,於是,為了成佛,她開始爬上漫漫雲梯,可是,這雲梯彷彿沒有盡頭一樣,過了許久,她感覺到了非常疲倦。

這時,突然發現有人駕雲而來,幾名和尚衝著人群說:“你們誰想成佛,可以與我一起走。”

有的人躍躍欲試,也有的人很冷靜,就問不是要順著雲梯爬上去麼?

和尚說:“雲梯直通的是西天佛國,然而,西天佛國距離此地有千裡之遙,你們如果選擇要爬著去,我並不攔著,可在大千世界,佛國所化億萬,並非隻有一條西天大路,我有成佛之道,你們到底去不去?”

早已經非常疲憊的馬翠玲立刻極其響應,他覺得,隻要能成佛,去哪都一個樣。

麵前出現了一片厚厚的雲朵,許許多多的人爭先恐後的跳了上去,慢慢的雲朵上的人裝滿了人,隨後,和尚一拂袖,帶著人群離開。

“他最後把我們帶到了一處幽深的隧道,那僧人告訴我們,隻要走過去就會成佛,許許多多的人排隊向前走,我也跟著走,等到一座烈火大門前,開始有僧人推著我們走過去,出了火門到了此地,而且,我還重新變回了年輕了。”馬翠玲頻頻嘆息:“本來以為是好日子,誰想到還不如地獄呢。”

“此話怎講?”我問。

“在這兒要像普通人一樣生活,還要幫著幹活,也沒有說什麼極樂世界,後來,有幾個僧人選女眷,我也被選中了,一次偶然,看到了這樣的佛會,許多的僧人強暴了我們,再後來,還有的女子像招了邪似的往身上撲,眼睜睜看著他們變成枯骨死掉,我不想這樣,跑還沒處可跑。佛祖,求求您救救我。”

我心頭起了微怒,乾坤塔內的惡鬼走出火堆後的浴火重生,難道是以命換命的接引?

還有,女子說他修佛,怎麼到頭來卻成了奴婢的狹長?

環顧周圍,哪還有佛!

一時火起,我一把推翻了桌子,大喊了一聲:“都給我停下!”

意亂情迷的聲音戛然而止,四周變得安靜,有的明王法相也漸漸恢復成了普通人的模樣。

盯著高臺上的歡喜佛,看的出,他有了幾分微怒,彼此目光交匯,此時,我毫無畏懼,畢竟當前身份不一般,釋迦牟尼的弟子,誰能把我怎麼樣?

“修佛要有慈悲心,以霸權淩駕於弱者之上,又與邪魔有何分別!”

周圍一片譁然,珈坤連續給我使眼色,可我背過身,連看都不看,此時,有的人說:“羅睺羅心魔太深,此乃歡喜禪道,能以肉慾之歡,觸碰真正大道。”

肉慾之歡?萬物繁衍,雖有弱肉強食,可卻有理有法,男女之間要靈慾結合纔算得上雙修之道,若以強權霸主,掠奪他人精氣,這不是佛,而是魔!

這時,歡喜佛卻笑了,他說:“眾生本該一心為佛,甘願以身化為明妃,也是大功德一件,何況,此乃救贖。”

“什麼救贖?”我厲聲問道。

他又說:“羅睺羅,你身旁的女子枷鎖,是你所破吧。”

我點點頭,不過,他說的枷鎖我卻是有點意外,看來,每個來到此處佛會的女子,皆不是她們所願。媽了個雞的,真應該給他們好好上一上刑法課,生平最痛恨的便是這樣站在道德的高度幹著骯髒事兒的人!

歡喜佛又說:“但凡能來此地之人,皆非大善,並且,他們亦有大罪!”

我也有些意外,這是什麼意思?罪?

歡喜佛指著我身旁的女子說:“你可問她,生前有什麼罪!”

女子嚇得跪在地上,口口聲聲說自己一生修佛,也並沒有做過惡毒之事,但現在也搞不清楚是否她在撒謊,於是,我將目光看向女子,她的戰戰兢兢與歡喜佛的淡然形成鮮明的差別。

莫非,真有隱情?但是,天大的理由,也不能玩弄他人!實在有錯,你弄死他不就得了。他一塊兒五彩石,告訴禹王,若想與天神同壽,唯有找到女媧終於找了補天後的缺口,進而利用息壤開闢出了天宮,進入其中後便可與天地同壽。接著,伏羲又為他禹王指明瞭道路,但這一路上很不太平,因為女媧不單單是人的祖先,她還是妖祖,她補天之後,許許多多的妖魔鬼怪都聚集在不周山下修煉,此山還是人界唯一能夠到達天界的路徑,周圍終年寒冷,長年飄雪,非凡夫俗子所能徒步到達。關於不周山的傳說,隻說那是一個不完整的大山,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