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角落裏,看見出來,立刻就迎了上去,再看上穿著的男人服,鼻頭一酸,隻剩下一陣哽咽。「我都沒哭,你哭什麼?走,我累了,回家洗澡去。」秦落煙搖了搖頭,扯住梧桐的手往院子外走。跟在秦落煙後的丫鬟梧桐,有些不了那些侍衛赤果果的目,哽咽著道:「小姐,過了今晚,您這輩子就真的毀了,我知道您心裏一定也很難過……」「難過!難過什麼?」秦落煙冷哼了一聲,「就算我不去,這輩子不也毀了嗎?」「小姐……」梧桐不斷哽咽著。「...雲城東麵,最奢華的客棧有一個三丈長寬的天大浴池,繚繚白霧從浴池中升起,男人背對著門口的方向靠在池壁上,背脊若若現。

秦落煙輕輕起擺,在他後緩緩蹲了下來,一雙玉手的上了他的背。

還未看清眼前的人,就聽「刺啦」一聲輕響從肩膀傳來,一隻強有力的大手扼住的手腕,狠狠將扯了浴池中。

「王爺,你可真是著急。」說得雲淡風輕,聽不出毫的怒氣,像是在平淡的陳訴一個和不相關的事實。

「侍衛說,你傾慕於我?」傅子墨一手摁住秦落煙圓潤的肩膀,一手挑起的下。

秦落煙順著他手指的力道抬頭,淡笑。

「不,準確的來說,是我想睡了你。」

喜歡和睡,對秦落煙來說還是有很大區別的。

不過,出乎的預料,這宣武王傅子墨竟真如傳聞中的那般,生了一副好皮囊。

一雙劍眉下,是一雙神得讓人忍不住想一窺究竟的眸子,那,也是溫潤得恰到好的,過厚則不實,過薄則不堅。

「睡了我?這說法倒還真新鮮。」磁的聲音中聽不出喜怒。

「新鮮的東西還很多呢,王爺別著急,我慢慢……做,給你看。」

秦落煙依舊在笑,笑容比先前更加嫵了幾分,腦海裡回想著島國作片裡,那些豬腳們的作和神。

主將臉頰往他手掌上湊,用的蹭他糙的大手,再順著掌緣將他的手指含了口中……

的舌尖裹住炙熱的手指,男人眼神一沉,眸底的幽加深了幾分。

水霧瀰漫,渾的兩人,在的瞬間點燃了的火花。

一切,就那麼水到渠的發生了。

當撕裂的痛苦從上傳來,秦落煙隻能在心底吶喊:「特麼的,好白菜都讓豬拱了!」

午夜,一陣寒風過後,木質樓梯上的燈籠被吹滅了。

一名侍衛拿了打火石,搭上凳子準備將燈籠重新點燃,二樓「吱」一聲輕響,房門被開啟,一個段兒優的人從房間裡走了出來。

隻見這人穿著男人的寬大袍,袍外還裹了一件裘皮的披風,那披風侍衛覺得有些眼,仔細一看,嚇得手中的打火石落在了地上。

那裘皮披風,是他家王爺最鍾的!

聽說,曾經有一個丫鬟將一點水漬落在了那披風上,就被打斷了雙,更有傳聞,王爺的披風不準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

現在,這披風穿在了這個人的上。

秦落煙反手將房門輕輕的關上,然後在侍衛詫異的眼中從容的走下了臺階。

打了一個哈欠,下樓梯的時候腳步有些虛浮,腦海裡不經意間閃過剛才從浴池到床上的畫麵,不住又是一陣臉紅心跳。

幾場糾纏下來,連骨頭都險些散架,好不容易等到那男人終於疲倦的睡去,才得以爬起來撐著疲憊的子離開。

丫鬟梧桐等在院子的角落裏,看見出來,立刻就迎了上去,再看上穿著的男人服,鼻頭一酸,隻剩下一陣哽咽。

「我都沒哭,你哭什麼?走,我累了,回家洗澡去。」

秦落煙搖了搖頭,扯住梧桐的手往院子外走。

跟在秦落煙後的丫鬟梧桐,有些不了那些侍衛赤果果的目,哽咽著道:「小姐,過了今晚,您這輩子就真的毀了,我知道您心裏一定也很難過……」

「難過!難過什麼?」秦落煙冷哼了一聲,「就算我不去,這輩子不也毀了嗎?」

「小姐……」梧桐不斷哽咽著。

「好了,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打聽來的訊息是否可靠?」

秦落煙回過頭,視線落在遠二樓的的窗戶上,窗戶沒關,窗外兩盞燈籠裡出點點暈黃的燭。

梧桐點點頭,道:「放心吧,誰都知道宣武王風流、對人是來者不拒,聽說和他歡好過的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而且事後向來翻臉不認人,到目前為止宣武王府還沒有一個人能住進去。」

「那就好。」秦落煙的手,漸漸握拳,「我也怕麻煩,事後能一拍兩散,從此再無牽扯,那是最好不過。」

梧桐沒有說話,家小姐的想法,是無論如何也理解不了的。

其實,如果有其他的選擇,秦落煙也不會選擇以這樣的方式來解決問題。

沒有人會知道,當穿越到這個陌生時代的時候,是怎樣的震撼!

原本是武製造專家,在各種國際武設計大賽上,獲獎無數,誰知道在一次實驗的時候將自己炸了個碎骨,一朝醒來,竟然穿越到了這個同名同姓的古代小姐上。

隻可惜,在這個男權社會裏,家境清白的人是男人們傳宗接代的工,家境不好的人,隻能淪為男人們手中的玩。

眼看還有三天,就要嫁給那個未曾蒙麵的老頭子,秦落煙隻能想出這個破釜沉舟的辦法來斷了那些人的念頭。

一個子髒了的人,是不會再被容忍留在將軍府的。

這,正是想要的!

一層而已,換一生自由。

秦落煙覺得很值。

站在雪中,背得很直,綢在雪地上拖出一道絢麗的紅,卻隻目冰冷的盯著那跳躍不止的篝火。

在眾人或探究或鄙夷的目下,秦落煙堅定而決絕的邁出了腳步。

「等等。」兩人剛走到院子門口,負責守衛的金木統領就揚手攔住了兩人的去路。

他也看見了上穿著的服,眼中的驚駭藏在麵癱的表之後,「你上的服是我家王爺的。」

秦落煙一聽,笑了,揚起小臉,挑釁的道:「那又怎樣?你家王爺把我的裳都扯破了,陪我一裳天經地義!你要不信,進去看看啊。」

扯破了……

金木還是頭一次聽見一個人把那種事拿到明麵上來說,臉上一紅,他一時驚得無語。

他怎麼敢進去看?打死他也不敢邁進那「戰場」一步。

秦落煙推開他阻攔的手,帶著梧桐堂而皇之的走了出去,穿在上的披風長了些,行走的時候在雪地上留下了淡淡的痕跡。直,綢在雪地上拖出一道絢麗的紅,卻隻目冰冷的盯著那跳躍不止的篝火。在眾人或探究或鄙夷的目下,秦落煙堅定而決絕的邁出了腳步。「等等。」兩人剛走到院子門口,負責守衛的金木統領就揚手攔住了兩人的去路。他也看見了上穿著的服,眼中的驚駭藏在麵癱的表之後,「你上的服是我家王爺的。」秦落煙一聽,笑了,揚起小臉,挑釁的道:「那又怎樣?你家王爺把我的裳都扯破了,陪我一裳天經地義!你要不信,進去看看啊。」扯破了……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