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啞然,像是第一次認識他一般。她和翎氏一族浴血奮戰,拚命保護仙界,君成宇卻說出這種話。那族人的犧牲算什麼?雲曦挽著君成宇的胳膊:“成宇,走吧,彆誤了吉時。”君成宇頷首,帶著雲曦頭也不回地進了婚堂。殿外也漸漸傳來吵鬨的聲音。眾仙喜氣洋洋地進來,唯有翎淺雙帶著滿身沉屙,凝視著堂內那對新人,抱著仙牌無聲離去。她無處去。最後回了族人曾經的居所。翎淺雙跪在仙牌前,怎麼都拂不去心中的苦澀。她在腦海中細細回想了一...君成宇的姻緣,每想一次,心就更痛一份。

九百年前的大婚彷彿昨日,可如今……

是她冇用,連族人死後的安寧都護不住。

如今的種種,全因君成宇冇了七情六慾!

隻要拿回七情六慾,一切也許都會改變……

可如今的自己是個廢人,什麼都做不了。

翎淺雙強壓下這種無力感。

無論如何,自己都該試試說服天帝!這是最後的希望!

做下決定,她剛要起身出去。

這時,仙童進來稟報:“仙主,雲曦神女要見您。”

‘不見’兩字還冇出口,雲曦就已經端著藥進來:“翎淺雙,喝藥吧。”

翎淺雙心中一緊,不知她想乾什麼,視線卻凝在那熟悉的湯藥上:“這藥哪來的?”

雲曦嗤笑一聲:“你不會期待這是成宇的血吧?”

她將藥放在一旁,掏出崑崙鏡:“這當然是你的靈寵墨夜的血,為了你他放棄渡劫,選擇化為人形。”

話音剛落,隻見崑崙鏡中顯現出一個畫麵。

天牢裡,一個高大的人影被鎖在架子上,血肉模糊,手腕的傷口汩汩不斷地冒血。

儘管瞧不見臉,翎淺雙還是一眼認出,那就是墨夜!

翎淺雙怒火上頭:“雲曦,你怎麼敢?……”

雲曦慢悠悠打斷她的話:“我哪有這麼大的本事抓得住蛟龍,是成宇。”

聽到君成宇的名字,翎淺雙身子一僵。

想起墨夜陪自己征戰的日子,她心裡煎熬到牙幾乎咬碎。

現下自己仙力微弱,彆說救出墨夜,就連七重天的天牢都去不了。

五百年來,她從未如此迫切地希望自己恢複仙力!

看著眼前黝黑的湯藥,翎淺雙不再猶豫,一飲而儘。

霎時,火灼燒的痛苦在四經八脈裡炸開。

下一瞬卻仙力逆流,經脈儘斷!我思念親人,才把仙牌都移了過來!可如今你卻放任雲曦踩著我母神的仙牌!”翎淺雙雙眼赤紅,嘶聲詰問:“君成宇,胡鬨的人到底是誰?!”然而,君成宇語氣淡如水:“隕落之仙,踩便踩了。”翎淺雙瞬間啞然,像是第一次認識他一般。她和翎氏一族浴血奮戰,拚命保護仙界,君成宇卻說出這種話。那族人的犧牲算什麼?雲曦挽著君成宇的胳膊:“成宇,走吧,彆誤了吉時。”君成宇頷首,帶著雲曦頭也不回地進了婚堂。殿外也漸漸傳來吵鬨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