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不堪。翎淺雙連連後退,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雲曦從她身後走來,似乎是故意一般,碾踩著仙牌走進婚堂。每一腳都狠狠踏在了翎淺雙的心臟上。她猛然回過神,衝上前,就要把雲曦推開。冇等碰到,卻被一道仙力彈開,翎淺雙“嘭”地摔在地,咳出一口鮮血!君成宇立在雲曦身側,眸色不虞:“你要做什麼?”“翎淺雙,我接你回來,不是讓你胡鬨。”聽到動靜的仙婢們趕來時,就看到這樣一幕,卻冇有一個人敢上前攙扶。任誰都看得出...仙人隕落,不像凡人一般有肉身可以埋葬,唯有緬懷仙牌。

五百年來,供奉家人的琉璃燈都不曾滅過,如今卻和仙牌一起倒在地上,被踐踏得破爛不堪。

翎淺雙連連後退,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雲曦從她身後走來,似乎是故意一般,碾踩著仙牌走進婚堂。

每一腳都狠狠踏在了翎淺雙的心臟上。

她猛然回過神,衝上前,就要把雲曦推開。

冇等碰到,卻被一道仙力彈開,翎淺雙“嘭”地摔在地,咳出一口鮮血!

君成宇立在雲曦身側,眸色不虞:“你要做什麼?”

“翎淺雙,我接你回來,不是讓你胡鬨。”

聽到動靜的仙婢們趕來時,就看到這樣一幕,卻冇有一個人敢上前攙扶。

任誰都看得出來,君成宇更寵愛雲曦。

“胡鬨?!”

“翎氏的仙牌本安置於戰神殿,是你怕我思念親人,才把仙牌都移了過來!可如今你卻放任雲曦踩著我母神的仙牌!”

翎淺雙雙眼赤紅,嘶聲詰問:“君成宇,胡鬨的人到底是誰?!”

然而,君成宇語氣淡如水:“隕落之仙,踩便踩了。”

翎淺雙瞬間啞然,像是第一次認識他一般。

她和翎氏一族浴血奮戰,拚命保護仙界,君成宇卻說出這種話。

那族人的犧牲算什麼?

雲曦挽著君成宇的胳膊:“成宇,走吧,彆誤了吉時。”

君成宇頷首,帶著雲曦頭也不回地進了婚堂。

殿外也漸漸傳來吵鬨的聲音。

眾仙喜氣洋洋地進來,唯有翎淺雙帶著滿身沉屙,凝視著堂內那對新人,抱著仙牌無聲離去。

她無處去。

最後回了族人曾經的居所。

翎淺雙跪在仙牌前,怎麼都拂不去心中的苦澀。

她在腦海中細細回想了一遍自己和?!”“翎氏的仙牌本安置於戰神殿,是你怕我思念親人,才把仙牌都移了過來!可如今你卻放任雲曦踩著我母神的仙牌!”翎淺雙雙眼赤紅,嘶聲詰問:“君成宇,胡鬨的人到底是誰?!”然而,君成宇語氣淡如水:“隕落之仙,踩便踩了。”翎淺雙瞬間啞然,像是第一次認識他一般。她和翎氏一族浴血奮戰,拚命保護仙界,君成宇卻說出這種話。那族人的犧牲算什麼?雲曦挽著君成宇的胳膊:“成宇,走吧,彆誤了吉時。”君成宇頷首,帶著雲曦...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