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熙也看向小醫仙:“嫣兒妹妹,這可不是兒戲!”小醫仙擺了擺手:“放心,我家公子皮糙肉厚,耐造!”秦雲拉著臉。而阮大夫生怕小醫仙會反悔一般,當即推出了自己的小徒弟。穆建城再次規勸:“二位,事關人命,這可開不得玩笑!”阮大夫笑道:“王爺放心,老夫能下毒自然可以解毒!”穆建城:“好吧,勞煩二位了。”阮大夫上前:“小姑娘,你先請!”此時,阮大夫的小徒弟上前伸出手臂。秦雲看著這般模樣,心中卻是搖了搖頭,這南疆...東郡戰事訊息傳迴上京城,滿朝上下皆大受鼓舞。

唯獨秦雲一臉陰霾,不死兵就像那屋子裏的蟑螂一樣,出現了一隻就意味著還有一群。

秦雲當即叫來麥克尚商量對策。

“這不死兵,可有克製之法?”

麥克尚道:“有,很且有很多,所謂不死無非是肉身不朽,魂靈被困,若是在上界有武道通神者,一道輪迴醒神訣,就能讓其塵歸塵,土歸土。”

“但這世上,從何去尋武道通神之人?”

“那位墨祖呢?”

麥克尚搖了搖頭:“他頂多是半步天象,若真有武道通神者,或許那位老姆是,但既然是她弄出來的,你覺得她會將這些人的魂靈釋放嗎?”

“對了,還有一件事,最近我發現天地靈氣突然活躍了起來。”

“有可能是昆侖界要與此界相容,到時候她或許就能真身降臨,此間的人類恐怕再無反抗之力。”

秦雲目光一凝:“你之前說的以國運之法,成就武帝之路,可是真的?”

麥克尚點了點頭:“是真的,可關鍵若是兩界融合,以老姆幾千年的積累,武帝也不見得是那位老姆的對手了!”

“除非在兩界融合之前,你突破武帝之身,或許可以一戰,可如今的你……”

秦雲:“無論用什麽手段,隻要能突破都行!”

麥克尚搖了搖頭:“這不是手段的問題,你如今已是百漏之體,天地靈氣灌於你身邊不複存在,你再怎麽修煉也無濟於事。”

“武帝之路,乃是將一朝之國運煉成國運金丹,而金丹便是實體,可你這殘破之身如何能存住金丹?”

“依我看,投了算了,或者,待兩界融合時,你和我直接飛升上界等若幹年後,突破武道極巔再迴來報仇也不遲!”

秦雲目光一凝:“要走你走,再說了,你說的上界是不是真的也不一定。”

“你就一定保證,上界就是安全的?”

“既然此界有一個老姆,那上界為何為何不能有一個老公公……”

麥克尚眉頭一皺:“秦兄,看你這話說的,上界自然是強者眾多怎麽可能……”

可話到一半,麥克尚突然一怔,隨即眼神中露出無限驚恐之色,他似乎想到了什麽。

“秦兄,貌似你說對了!”

秦雲道:“何意?”

麥克尚沉吟道:“強中自有強中手,老姆窺此界萬千生靈血肉,難不成那界外遊蕩的孤魂野鬼不想分一杯羹?”

“這九州流傳的招魂儀式,或許有大用。”

秦雲想了想:“來人,將天香公主帶來!”

“是,陛下!”

不多時,一襲侍女裝的天香國主出現在秦雲麵前,她跪伏在地。

“奴婢見過陛下!”

“免禮!”

秦雲沒想到,她真的委身在宮裏做了個侍女。

“朕問你,大月國究竟是如何召喚天外之魂的?”

天香公主一頓:“奴婢不知……”

秦雲難得和他廢話,直接動用催眠術,不多時天香公主便一五一十招來。

“招魂之術,乃是大月國秘法,據說這茫茫天地間有三界,第一界為天界,第二界為中陰界,第三界為人間界。”

“中陰者,亡魂之故居也,也有陰曹地府之名,大月秘術可從中陰界召喚身懷大氣運者,若不出意外,這一世有三人將會降臨我大月國,一統天下。”

“然而二十多年前,有名白衣槍客一槍打碎了魂壇,導致大氣運者流落到外界。”

“一為拓跋野,二落在了扶桑,至於第三個根據長老所言,在不久前落在了北齊。”

一旁的麥克尚一怔:“真不是你啊,秦兄!”

秦雲白了麥克尚一眼:“我早就說過我和你不一樣,非要說的話,我應該算是土著。”

麥克尚:“怪不得,你什麽也不懂……不過,想來你也應該是個大氣運者,否則怎麽可能壓得過我……”

“聽她說!”

“北齊那人是何許人也”秦雲接著問道。

天香公主:“長老說,北齊那人最倒黴剛剛出世,他也是看到了天象才知道。不過,那人是三人中底蘊最深者,若是能得到他的幫助,或許可以與老姆一較高下!”

秦雲一愣:“你的意思是,你們大月國早就知道老姆?”

天香公主:“我國一直守在昆侖虛旁,怎會不知?而且我國一直試圖衝破老姆的封鎖,所以纔有了這三魂,隻可惜未來得及培養就讓其流落世間了。”

麥克尚沉吟道:“我足足浪費了二十年,不然此刻的我恐怕也已是武帝之身。”

“胎中之謎著實無解啊!”

秦雲眯著眼:“既在北齊,那就派人去找,趁他找到他!”

麥克尚點了點頭:“我去吧!”

秦雲:“你不會是想逃吧?”

麥克尚正色道:“秦兄,你這話說的,我像是那樣的人嗎?”

秦雲點了點頭:“像!”

麥克尚:“……”

秦雲笑道:“不過,你別忘了,你還中了我的蠱。”

麥克尚麵色一黑,隨著瞌睡蟲王的突破,他體內的蠱蟲又強悍了幾分,這輩子想擺脫難啊!

“我知道了,我定會快去快迴。”

秦雲笑道:“墨祖說,隻有三個月的時間,三個月內你迴不來,就不必迴來了。”

麥克尚黑著臉退了出去,隨即秦雲大手一揮解除了天香公主的催眠狀態。

“你下去吧!”

“是。”

……

與此同時,天狼帝國,大汗帳中,拓跋野捏著一張與天香公主長相酷似的臉,二人此刻正在毛毯上赤膊著。

“你是說,大月國招了三道靈魂?”

“是!”

“還有兩個在哪兒來?”拓跋野勒住其脖子。

那女子悶哼一聲:“一個東邊,一個在北齊方位,長老說他應該剛出世。”

拓跋野哈哈大笑:“這世上,隻能有我一個天命之人!”

“來人!”

“派奴兒斥候去北齊,務必找到他,殺了他!”

“是,大可汗!”

……

北齊,齊紅葉正看著東郡傳來的奏報,一時間卻是有些焦頭爛額,而剛剛學會爬的秦幕陽,則慢悠悠地爬出柔軟的小窩。

此刻他臉上露出不似這個年紀該有的表情。

“老夫堂堂武極至尊,居然會流落到這等地步!”

“不行,老夫得離開,那老妖婆待會兒就迴來了,不離開此地,我便無法修煉。隻可惜,此地天地靈氣實在太少了。”

走之前他瞥了一眼認真批改奏摺的齊紅葉。

“老夫受你孕育之恩,他日必當厚報,你放心老夫會把此身的生父給你抓迴來,踩在腳下,狠狠地蹂躪他。”

“還有一下,就差一下就能爬出去,就差一下老夫就能一飛衝天了!”

然而就在秦沐陽要爬出小窩時,巫蠱婆婆卻笑著將他提溜了起來,秦沐陽隻覺得被掐住了命運的喉嚨。

齊紅葉:“婆婆,你來了,這孩子是不是長得有點兒太快了?”

巫蠱婆婆如有深意地瞥了一眼秦沐陽:“不打緊,有的人身懷大氣運,自是有些異於常人。”

齊紅葉:“好吧,婆婆,北齊聯軍大敗。”

“意料之中,現在還不是決戰的時候。”

“沐陽,來,娘親抱抱。”

秦沐陽瞪著大眼,迫不及待地逃離了老妖婆的魔爪,但後者卻拍了拍秦沐陽的背。

“這天下蒼生皆係於你了,你可要快快長大啊!”

秦沐陽心頭巨震:“這老妖婆,居然看出來了!她隻是一具分魂而已,這怎麽可能?”

“別怕,我不會傷你的,好徒兒!”此時秦沐陽腦袋裏響起了傳音之聲。

“老妖婆,你到底想幹嘛,老夫警告你,老夫的徒兒,徒子徒孫,可都是諸天至強者,你敢動老夫,你惹了大因果,你信不信老夫揮一揮手,你和你的本尊就能瞬間爆炸……”

秦沐陽揮舞著小手,張牙舞爪的,不過此時齊紅葉卻笑道:“這孩子又尿了!”

秦沐陽小臉憋得通紅,他堂堂武極至尊,丟了大臉了!抓住機會抽身逃離,殺部眾人以及發狂的鳩摩星被掩埋進了雪裏。殷無邪躲過雪崩,再度飛身上來,他目光陰冷。“秦雲,我看你還有什麽花招?”秦雲靠在大石上看著天邊漸漸飛來的黑點,他咧嘴一笑:“你已經是死人了!”“笑話!”殷無邪冷哼一聲,他不想繼續浪費時間了,畢竟,他還得去救那被埋在雪裏的廢物呢。殷無邪化手成爪,一把向秦雲抓來。但就在此時,一聲槍響傳來,殷無邪低頭一看,一顆從上方飛來的子彈射中了殷無邪的胸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