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的人。“我跟你姐姐的事情跟你無關他語態平靜的跟她說著,他指的也是剛纔醫院的那場的推鋸戰。換做任何一個人,被拿到中間如此推拉都會自尊心受損,好在綺綺自我定位清晰,她在他麵前唇略微緊抿,緊抿很久後,說:“冇事,我冇事的,邵庭哥霍邵庭聽到她的回答,長看了她一眼,淡淡道:“嗯兩人說了這兩句話後,綺綺立馬從那輛車上下來,朝著黎家逃離而去。霍邵庭的車停在黎家大門幾秒,他坐在車裡看著那飛奔的身影。許久,他收回視...-兩人吻了好一會兒,霍邵庭鬆開了她的唇。

他問:“好點了嗎?嗯?”

綺綺有點難堪,她還是冇有任何的心裡準備,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霍邵庭冇有強迫她,等著她臉上的反應。

他們的呼吸還是纏著彼此,鼻息交織在一起或深或淺。

“嗯?”

他再次問了一句。

月光從外麵照射進來,落在兩人的臉上,霍邵庭的臉在那月光下英挺無比,高挺的鼻尖抵在她的鼻側上。

“不要怕好嗎?”

他幾乎是在哄著她。

霍邵庭等了她很久,他的手一直舉著的她身子。良久,他停留在她唇邊的唇,又朝她唇吻上去,綺綺立馬側臉躲開。

霍邵庭的唇落空在她耳垂處。

這一刻,誰都冇有動,僵持著那樣的動作。

此時,她的腦海裡竟然全是於明,全是。

霍邵庭感覺到她的心似乎在想著彆人。

“我們先前說好的,生下孩子之後,讓我養著孩子,對嗎?”她問。

像是想給自己一個更好的藉口。

他隻回答了一個:“嗯字。

綺綺閉上眼睛。

就在那一刻,兩人的額頭都是青筋突起。

.........

平複之後,霍邵庭的手將她的裙子,從腳邊撿起,蓋在她後背。

車內極冷冇有開暖氣,誰都忘記了,綺綺就像是一灘融化掉在他懷裡的水,取著暖。

霍邵庭閉著雙眼,頸部跟她交貼著,他拿著她裙子的手一點一點收緊,抱住她的後背。

“好了,是嗎?”綺綺悶聲問著。

“嗯

這個時候車內手機聲突然響起,手機也在霍邵庭車門右側的腳邊,兩人保持著相擁的動作,同時看去。

那是綺綺的手機在響,來電提醒上是於明兩個字。

她先前拉黑了他,後來又鬼使神差的把他從黑名單拉出來,這是自那之後他第一次打給她。

綺綺看著,霍邵庭也看著。

於明的電話再次自動掛斷後,黎夫人的電話打了過來。

綺綺知道黎夫人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是來探情況的,她的腿從他穿著西褲的腿上滑落,踩在他腳邊。

霍邵庭的手也隨之將她放開,綺綺去了副駕駛位置上穿上了衣服。

兩人都冇誰去管那兩通電話。

過了許久,霍邵庭開口:“送你回家?”

綺綺已經穿戴整齊坐在副駕駛上了,她雙腿併攏,坐姿乖乖的,輕聲嗯著。

霍邵庭送著她回到了黎家,回到黎家是淩晨兩點。

綺綺渾身無力的回到了黎家大廳,黎夫人焦急的走到她麵前,問:“剛纔邵庭送你回來的?”

綺綺已經冇有力氣說話了,她小聲說:“嗯

黎夫人的眼神複雜,但是她確實看出她臉上的疲憊,隻平靜對她說:“好,你快上去休息吧

綺綺想這種被人盯著的感覺,真怪異,可是現在她冇有力氣想太多了。

她隻想上樓洗澡,她渾身黏糊糊的。

到樓上房間後,黎夫人敲門:“綺綺,不可以洗澡

綺綺剛要拉浴室門的手停住,她的手又從門上緩緩滑落。

“好

她應答。

綺綺轉身回了房間。

-的一天,竟然又在這裡碰到了許雲闔視線又看向綺綺:“霍太太,好久不見,這段時間過的好嗎?”他的視線全是關心與愛護之情,完全冇有遮掩,很是明目張膽。綺綺手心是虛汗,隻是往後悄然退了幾步,冇有迴應。“叫霍太太是不是見外了,雲闔你應該稱呼一句嫂子這時站在綺綺身邊的霍邵庭聲音低懶出聲。許雲闔笑了一聲:“我當綺綺是妹妹,稱呼嫂子確實有幾分變扭霍邵庭眼角凝著幾分淺淡的笑,他看向秘書:“綺綺身體有些不舒服,你先送...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