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告訴你們,那病秧子死了不關我事,要是我霍家的孩子冇了,你看我怎麼問責你們護士跟醫生全部在那一聲不吭。老夫人感覺到綺綺情況不對,便對盛雲霞說:“雲霞!你讓醫生過來!”盛雲霞的視線朝著床上看去,她趕忙走了過去。醫生跟護士全都衝了過去。黎奈這邊在搶救,霍邵庭站在搶救室的門口,人站在門口半晌,他喘息著,緊閉著雙眸。秘書這個時候從搶救室內出來,到霍邵庭身邊:“霍總,裡麵的醫生說,黎小姐可能撐不到孩子出來了...-綺綺還想朝他靠近,可誰知道腳下一軟整個人踉蹌,霍邵庭怕她摔倒,最終還是把人摟進了懷裡。

站在不遠處的盛雲霞看著這一幕,在心裡笑了一聲,心裡隻有四個字:“如她所料

霍邵庭把綺綺單隻手抱在懷裡後,周圍此起彼伏的:“哦~”聲。

綺綺是醉了,所以根本冇聽出周圍那些哦的調侃聲,人在他懷裡,還在說:“邵庭哥,我真的冇喝多少酒,就一口,就一小口

霍邵庭的手隻是將她固定住,防止她身子亂晃。

這個時候霍邵庭的姑姑又走了上來:“邵庭,果然是新女友啊,大庭廣眾之下這麼恩愛,不合適吧

霍邵庭是冇理會他們的調侃:“綺綺喝酒了,我先帶她回去

他正要吩咐司機去開車,誰知道盛雲霞走了上來說:“喝了這麼多久,你再挪動她不合適,到車上吐了就麻煩,不如在家裡歇一晚算了

霍邵庭看向盛雲霞,盛雲霞是一臉真心實意的模樣。

此時的綺綺在霍邵庭懷裡不斷掙紮著,亂蹭著,整個人的狀態可以用極差來形容。

霍邵庭知道她這樣的狀況,也是根本不適合坐車,他看著她這副亂撲騰的模樣,眉頭緊皺了幾秒,歎了一口氣:“那就住一晚吧

綺綺還不知道什麼情況,隻縮在他懷裡聲音軟糯的說:“我等你好久了,你怎麼纔來

她眼睛滴溜溜的,隻是看著他。

霍邵庭知道她醉到不成樣子,抱著她還在亂動的身子:“白天有點事,先上樓

盛雲霞看著他對綺綺這幅耐心說話的樣子,心裡更加的瞭然,臉上的笑是意更加的深。

下一秒,霍邵庭卻對傭人說:“你帶綺綺去房間,就住我的房間,我住客房

有人不解:“邵庭,綺綺不是你的女朋友嗎?”

霍邵庭回了句:“她是黎奈的妹妹

這句話更像是在回盛雲霞。

當他這句話一出,整個大廳寂靜無聲,盛雲霞他們隻知道綺綺是他的新女朋友,卻冇介紹她是黎奈妹妹這件事情。

霍邵庭在說完那句話後,看向盛雲霞的視線裡帶著幾分警告,他剛纔的話也像是在間接否認盛雲霞對綺綺身份的認證。

盛雲霞在心裡冷哼了一聲,麵上卻並冇有表露什麼。

在場的人冇誰敢再繼續調侃了,大家雖然知道黎奈和邵庭已經沒關係了,但到底是這麼多年感情,再怎麼著也不會對黎奈的妹妹下手。

綺綺是醉了,完全不知道他說了些什麼,當傭人來到霍邵庭手上接的時候,霍邵庭這才小心的將綺綺交給了傭人。

兩個傭人扶著她:“綺綺小姐,我們先上樓吧

綺綺暈頭轉向,不知道自己來到了哪裡,隻能任由那兩個傭人扶著。

站在那的霍邵庭見傭人扶綺綺的姿勢有點用力,又說了一句:“好點扶著她

傭人連忙換了個姿勢。

霍邵庭之後又對老太太說了一句:“老太太,那我就上去了

他在外麵忙了一天,結束完手上的事情自然是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老太太忙說:“你去吧,這麼晚了,也是該休息的時候

霍邵庭又跟大廳的長輩一一打過招呼,最後看都冇看盛雲霞,人朝著樓上走去,當然,他進的是客房。

綺綺人自然是被扶進了他的主臥室。

霍家在場所有人,看到這樣的場麵更加不敢出聲。

誰不知道這母子兩人關係向來不和呢,而霍邵庭也一向不給母親盛雲霞麵子,哪怕是在霍家的家宴上。

盛雲霞對於這樣的場麵,自然是麵色不亂的,繼續淡定的笑著說:“冇事冇事,邵庭剛忙了事情過來,先讓他去休息吧

這場家宴又逐漸熱鬨起來。

不過盛雲霞可這邊可不會擔心什麼,晚上霍家的家宴散去後,盛雲霞在上樓後看了次臥一眼。

她就不相信他今晚真的能夠做到將人放任不管。

畢竟這人,她灌的酒不是一點點。

綺綺到房間後,整個就處於一個亢奮的狀態,霍家的傭人要給她換衣服,她不讓,躺在床上還小聲哭叫:“不要碰我,不許碰我

她整張臉麵頰通紅,跟平時的雪白不一樣。

人還嬌,嗚嗚的哭著:“好難受,好難受

那些傭人拿著她一點辦法也冇有,在床邊想方設法的要拿衣服給她換:“您得換衣服才能睡,您聽我們的

“不要,就是不要,你們走開

綺綺還在推著她們去脫她衣服的手,整個人委屈到不行。

這可給傭人整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其中一個傭人說:“先喂點醒酒湯吧

於是另一個傭人端了一碗醒酒湯過來,正當她們想要喂的時候,綺綺的手突然將那碗醒酒湯給打掉。

當霍邵庭那邊在聽到主臥這邊有東西摔碎聲,他直接就推開客房的門走了出來,麵色冰冷。

盛雲霞在三樓,站在樓上看到他從房間出來,唇角瞬間就彎起一抹笑。

當霍邵庭進了主臥後,那傭人整拿著綺綺手忙腳亂呢,她們聽到主臥內有人進來,立馬看去,正要描述剛纔的事情。

霍邵庭麵無表情對她們說了三個字:“你們出去吧

傭人聽到這話,不知道什麼情況,遲疑了一會兒,便趕忙放下手上的碗從主臥離開了。

霍邵庭朝著床上躺著翻滾的綺綺走去,剛到床邊,剛要伸手去抱她,綺綺迷濛著雙眼,眼裡如春水,嘴裡喊著:“於明

霍邵庭去抱她的手一頓。

綺綺在迷濛中,看著上方的那張臉。

下一秒,霍邵庭的手徹底從她臉龐收了回來,站在床邊垂眸看著她。

綺綺完全不知道自己喊了什麼,她隻視線逐漸看清楚上方人的臉。

-到他的唇壓在自己唇角的那一刻,臉一下便炸紅,不過也隻是炸紅,她人冇有動,變得格外的安靜,隻感受著他唇上的溫度。而霍邵庭的呼吸也極度的纏綿,唇壓在她唇角好一會兒,他的唇才從她唇角離開,目光無比柔情:“聽話,好不好?”綺綺現在就像個纏著自己丈夫,且無理取鬨中的小妻子。這也是兩人這麼久以來,第一次有這種親密的舉動,就算是那天晚上,兩人一個臥室同眠,也不過是霍邵庭抱著她人睡了一晚,再也冇有彆的親密。綺綺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