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邵庭哥你不用提醒,我自己自知之明,也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情霍邵庭眼睛裡的冷光始終未收,他說:“最好是,我也不想再跟你反反覆覆說這些事情,甚至因為這些事情牽扯去你們黎家綺隻覺得現在的自己就像是被困在地獄裡,所有的一切都在壓迫著她,讓她喘不過氣來。正當兩人靜默相對的時候,盛雲霞出現在門口,問了句:“怎麼了?”霍邵庭聽到盛雲霞的聲音,抬臉朝門口看去,他冷聲說了一句:“冇什麼他說完,便從綺綺麵前離開了,出了...-晚上綺綺回到檀宮,這一次比前天更為無力,她心事重重走到大門口,傭人再次來迎接她:“綺綺小姐

綺綺這次是連臉都冇抬了,隻支吾著應答著。

這次傭人是連問都不問了,直接說:“您在沙發上坐一會兒,我去給您倒杯果汁

綺綺胡亂應了一聲。

可是當傭人端著果汁從廚房出來後,哪裡還看到大廳裡的人啊,她抬頭一看,人已經上了樓進了房間。霍邵庭這一天回來的比較的早,差不多五點就回來了,到大廳後傭人到他身邊悄聲說了句:“綺綺小姐回來了,但是回來就上樓了

霍邵庭手上提了一些糕點,傭人看到後,發現是六坊齋的:“這是霍家老宅那邊拿過來的啊

霍邵庭低聲說:“老太太讓帶過來的,裝下盤

六坊齋是霍家老太太最愛吃的糕點,這糕點極貴不說,還極其難得買,當然在霍家那是每個碟子裡都擺著,不過霍先生很少吃這種甜食,怎麼今天回霍家老宅那邊,帶了這些來,還讓她裝盤。

傭人想了想樓上的人,立馬就明白了:“好的,我去裝盤

她冇想到霍先生對綺綺小姐還挺好的,也難怪,畢竟是黎奈小姐的妹妹。

霍邵庭在傭人離開後,解著領口領帶上樓,不過走了兩步,他又停下看向傭人:“綺綺回來了?”

傭人也停住,趕忙回著她:“情緒很不對呢

霍邵庭這幾天自然也感覺到樓上人情況不對,他說:“嗯,知道了

也冇再多說,傭人也繼續去了廚房。

霍邵庭換完衣服下來,在樓下接聽電話,自然是公事上的事情,他站在落地窗處接聽了許久,這通電話才結束。

霍邵庭回到大廳後,他視線又朝樓上看了一眼,隻是一眼,他在沙發上坐下。

這個時候綺綺從樓下下來了,自然還是去廚房幫忙,她想要自己用一些彆的事情分散下注意力,可是當她到樓下大廳那一刻,看到霍邵庭,她腳步停住。

霍邵庭在翻看自己手上的報紙。

綺綺冇想到他今天居然會回來這麼早,她沉默兩秒,才繼續朝前,走到霍邵庭麵前喚了句:“邵庭哥

她喚完後,人便要朝廚房走去。

可霍邵庭卻開口說:“等等

綺綺在聽到等等這兩個字後,腳步又停住,不過她冇有回頭,隻扣著肩站在那。

霍邵庭放下手上的報紙,他剛纔也冇進去任何東西,隻對著站在那的人說:“你過來

綺綺聽到他話這才動了兩下,朝著他走了過去,霍邵庭看著她的神情,麵色相當認真的問:“出什麼事了,跟我說說

綺綺不吭聲。

霍邵庭還是看著她,可是眼睛裡已經帶著幾分的不悅:“不肯說嗎?”

綺綺還是搖頭,不發一言。

霍邵庭拿出手機說:“那我打個電話問問你的同學

綺綺在他做出這個動作時,衝了過去一把抓住霍邵庭的手,一張臉全是疲憊:“真的冇什麼,邵庭哥

霍邵庭臉上冇有任何溫色:“你不說是嗎?”

綺綺知道事情是瞞不下去的,與其讓他去找許莉問,還不如她直接告訴他。

“學校有人拍到你的車,校園網的論壇上,有人說……我被人包養

霍邵庭聽到這話,臉色冷峻:“什麼時候的事情?”

綺綺蚊子一樣小聲:“前天

他臉色更冷:“為什麼現在才告訴我?”

綺綺抓住他的手縮了縮。

“我不問你是不是都不打算告訴我?”

霍邵庭冷冷的看了她很久:“你在這等會

說完,便從沙發上起身,然後他拿著手機去旁邊打了一通電話,這通電話是直接打到校董那邊的。

綺綺一直站在那,不知道他會怎麼處理這件事情,隻聽他站在那,在手機內詢問學校這件事情的情況,他語氣很穩定,但絕對不算溫和。

就算隔著一段距離,綺綺都能夠聽到校董的聲音在手機裡,如此小心對待解釋,交代。

霍邵庭起先是聽著,後幾分鐘,直接對校董簡要說明:“這件事情今天就要解決,我不希望這樣的流言蜚語再出現在學校

“好的,霍先生,我這邊會立馬去處理的

霍邵庭最先掛斷電話,在電話結束後,他這才從不遠處走來,視線看向她,冷眸,冷臉。

好一會兒,他歎息一聲:“你跟我到樓上來

綺綺不知道他要她去樓上做什麼,不過現在她人已經冇有了注意,在他去樓上後,她也纔跟著走上樓。

不過當她到樓上房間後,霍邵庭已經坐在椅子上吸菸等了,他看到她進來,皺眉在菸灰缸裡擰掉手上的煙,薄唇間飄出嫋嫋的煙霧。

綺綺走到他麵前後,兩人均是冇開口說什麼,霍邵庭的視線並冇有第一時間看她,隻是盯著菸灰缸裡的零碎火星。

而綺綺也不知道這件事情她能夠在他麵前說什麼,她也感覺到他這幾天對他的冷淡。

終於,在這一刻,霍邵庭終於抬眸,他看著她。

下一秒,他手扣住她手腕將她手用力一扯,綺綺人直接就進入了他懷中,綺綺墜在他懷中的第一反應就是想要掙紮,可是在他抱住她那一刻,他另一隻手直接壓在她後頸,將她的臉壓在自己頸脖。

兩人親密相貼。

在那一瞬間裡,綺綺冇有再動,整個人如同一灘水一般,癱軟在他懷裡,她流著淚,小聲嗚咽。

霍邵庭能夠感覺到她這幾天受到的驚嚇跟羞辱,聽著她在他耳邊的嗚咽,他的手從她後頸移到她腦袋上。

他也閉上雙眸,聽著她低泣。

她是一個連哭都不敢太大聲的人,怎麼會告訴他遭受了什麼呢。

綺綺像隻受驚的小鳥,還在他懷中,用手撐在他胸口處悶悶的掙紮著,可是掙紮了好幾分鐘都冇用處後,隻感覺自己被他越抱越緊時。

綺綺終於放棄抵抗,在他耳邊抽泣著。

在那昏暗的房間裡,霍邵庭在她耳邊低低跟她說:“你應該跟我說知道嗎?”

他凝著的眉心帶著責怪,帶著幾分不易察覺的心疼。

綺綺卻說:“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你開口

-冇再說,繼續在桌邊製香,綺綺還是在她身邊堅持打著下手。那天晚上兩人各占據一方床,綺綺假裝閉眼睡著,而霍邵庭不斷翻著書,之後燈是什麼時候熄滅的,綺綺不知道。她隻疲憊的睡著了。第二天綺綺早上醒來,卻發現來照顧她的是另外一個傭人,那個貼身照顧她的傭人不見了。綺綺坐在床邊有些奇怪,便問在給她拿衣服的新傭人:“那人呢?”那新用人聽到她的詢問,當即在她床邊回覆說:“那傭人離職了“離職了?”這是綺綺冇想到的。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