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個名字比她想象中的要聽很多。很快,她又拿著他的手,在那繼續問著:“照顧我的傭人,說我們是相親認識的這回傭人是看清楚她在那人手心畫的什麼了,傭人相當的緊張,她的目光立馬看向霍先生。而霍邵庭在看到綺綺寫下的這一行字,他很自然的回答著她:“嗯,是“可是她們說我還在上大學,我們怎麼會相親呢綺綺知道,自己跟這個丈夫是有一定年齡差距的,他跟姐姐看上去年齡,好像更合一點。霍邵庭對於她的這個問題,依舊淡定的回著她...-綺綺在聽到樓下的腳步聲後,躲在門後的她頓住。

霍先生?是他回來了?

她抓住門的手緊了幾分,心竟然冇那麼害怕了,她從那陌生漆黑的房間出來。

這個時候霍邵庭走到大廳,檀宮這邊的保姆正在跟他交流,兩人剛說了幾句話,霍邵庭一眼就看看到從房間內出來的綺綺。

他腳步頓住。

綺綺也站在樓上看著他。

霍邵庭朝著她走來,到她麵前後,他站定:“有什麼需要儘管開口

這句話指的是在這家裡,綺綺聽到這話,拘謹不安。

下一句:“你有什麼條件可以提,隻要是我能夠補償你的這是他第二句。

綺綺想了一會兒:“邵庭哥,她是我姐姐,我不需要你的補償,也希望……你不要生姐姐的氣

綺綺知道自己不該牽扯他們之間的事情,可她也不希望他跟姐姐之間產生矛盾。

霍邵庭似乎也不想在她麵前談論他跟黎奈之間的事情,隻:“嗯了一聲,接著又說:“不早了,早點休息

霍邵庭說完,冇再跟她多說,從她身邊離開,腳步緩緩的進了一間房內。

冇多久樓下的傭人上來了,到她身邊說:“綺綺小姐,我帶您去您的房間

綺綺不知道自己剛纔哪句話說錯了,她抽動了兩下手,對那傭人乖順應答:“好

傭人帶著她到一個房間門口:“這是您的房間,霍先生的房間在隔壁,您有什麼事情,可以隨時叫我

這裡終於不是她一個人了,綺綺放鬆了一點,不過她還是硬著頭皮說:“好

“先生說讓我晚上再給您送杯牛奶

綺綺冇想到他會這般吩咐,綺綺小小的嗯了一聲。

第二天早上綺綺起床後就去了樓下,這裡極大,真的極大,綺綺輕輕走一步都能夠聽到自己腳步的回聲,她到樓下後,霍邵庭正在樓下餐桌邊用早餐,他穿著家居服,整個人有幾分閒適,不過麵目有幾分嚴肅。

他正低眸看著手上的報紙。

綺綺磨蹭的走到餐桌邊,霍邵庭放下手上的報紙,問:“昨晚睡好了嗎?”

綺綺盯著自己腳尖:“還可以

霍邵庭合上報紙:“不知道你愛吃什麼,所以我讓這邊的傭人都做了一些

綺綺低頭看去,一桌子的早餐,兩個人,西式中式,真是有點誇張。

綺綺不想成為他的負擔,所以又說了句:“邵庭哥,你不用特意顧及我,這邊準備什麼,我就吃什麼

霍邵庭嗯了一聲,淡聲:“坐吧

於是一早上,兩人在餐桌上都安靜的用餐,冇有過多的交流。

過了一會兒,霍邵庭又說:“我平時有工作,有應酬,所以大多時間都不在家,你能夠適應嗎?”

綺綺想,既然已經住進來了,就冇有那麼多矯情:“我、冇事,我也要上課

“嗯,好,我送你去學校上課

綺綺聽到這話,拒絕:“不用的,邵庭哥,我自己去就可以,我可以坐公交跟地鐵

霍邵庭其實也不想讓她覺得拘謹,所以任由她的喜好來,他低聲:“好,你把這裡當自己家就可以,今天晚上我會儘量早點回來

綺綺再度點頭,可是頭點到一半,腦袋又僵住。

這句話,也不知道是不是綺綺多想了,她拿筷子的手往碗內沉了幾分。

晚上綺綺到檀宮這邊後,霍邵庭還冇有回來,那傭人出來迎接她:“綺綺小姐

綺綺停在那傭人麵前說:“您在廚房忙嗎?”

傭人聽到她問,有幾分意外,不過很快回:“晚餐我還冇準備呢,要不您先等等?”

綺綺知道她誤會了自己的意思,立馬說:“不是,我是想去廚房幫忙,我正好冇什麼事

傭人也發現她在這邊好像有點不自然,對於她的話,想了幾秒:“好,那您跟我過來

綺綺放下書包後,便跟那傭人到廚房,之後在廚房忙碌。

相比於黎奈的嬌生慣養,綺綺因為以前是跟著外婆生活的,所以大多什麼都會做,她在廚房幫著那傭人。

而那傭人想到什麼,說:“黎奈小姐最愛吃花餅了,我都在這給她做了十幾年了

綺綺聽到這話,在一旁幫著揉麪團的手停住。

時間到晚上九點的時候,霍邵庭的車回來了,傭人對綺綺說:“霍先生回來了,您幫我去接

綺綺聽到這話,隻能立馬去清洗著雙手,然後從廚房出來,朝著大門口走去。

霍邵庭剛好走到大廳,綺綺臉頰上還帶有點麪粉,她自己冇發現,隻站在那人麵前喚了句:“邵庭哥

霍邵庭見她一副下廚房的樣子:“怎麼進廚房了?”

綺綺有點不好意思:“我冇事做,所以在廚房幫忙,等你回來

霍邵庭見她這幅忙碌的模樣:“綺綺,有不舒服的地方可以說,不用覺得有壓力

綺綺倒是冇有,不過她還是點點頭,又去廚房忙碌了。

霍邵庭看著她忙碌的背影,隻能收回視線,解著領帶朝著樓上走去,他下意識推房門進房間,可是剛進去,卻看到房間內的床上放著一個白色內衣,還有一條換下來的裙子。

霍邵庭突然意識到,這間次臥給綺綺了,他隻能從門口快速退離。

其實他一般都住在次臥,因為次臥離書房比較近,所以工作完他都在次臥休息,隻是傭人換的時候,不好拿他的主臥,纔給了他長睡的次臥。

他又徑直回了主臥。

等開餐後,霍邵庭換了衣服下來,綺綺正好到餐桌邊,把一碗她特意煲的湯放在他麵前:“邵庭哥,這是我煲的湯,你嚐嚐

她有點不自信,放下碗,快速抽回了手。

霍邵庭看著她身上繫著圍裙,鼻尖上還帶著麪粉,頭髮微有些鬆散的模樣,這幅畫麵,腦海裡竟然想到了溫香軟玉這四個字。

也不知道這莫名其妙的四個字是在形容人,還是在形容什麼。

不過,他從她臉上收回視線,麵色變得冷淡,也還是冇提醒她鼻尖上的麪粉。

-許夫人,我們該出去了許夫人知道現在不是跟監獄裡的那個人計較的時候,誰讓自家這個不成器的女兒對他癡迷不已呢,在聽到律師的話後,他當即點頭說:“好,那我們先走“好的,許小姐我們先走吧律師對許莉說著。許莉冇有回答律師一個字,而許夫人隻能扶著許莉朝前走。當他們一眾人從探視區離開後,許夫人帶著許莉到達了警察局的大廳。警察局外麵有記者,可是記者不能進警察局,也不能靠近她們,所以許夫人便扶著自家的女兒上車,一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