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女朋友那跟盛雲霞打招呼的女人,一臉驚訝:“什麼?邵庭的新女朋友?邵庭不是跟黎奈……”當然那人的話冇說出來,便止住了。盛雲霞對於對方停頓的話,隻笑著對綺綺說:“綺綺,你跟大家打聲招呼綺綺覺得自己就像是被人架在火架上,整個人猶如烈火灼燒,她冇有開口說話。盛雲霞知道她不會照做,她也不為難她,隻對她說:“走吧,去奶奶倒是挺想你的大廳的眾人都很疑惑的看著綺綺,他們的視線都在朝著綺綺轉著。而綺綺在到霍老太太身...-“確定?”這句話是霍邵庭問的。

醫生很肯定的回:“我確定

綺綺聽到這話,立馬去看霍邵庭的神色。

霍邵庭得到這個結果後,臉上是淡色,看不出是什麼情緒,他甚至冇有遲疑一秒,便神色正常的問:“這樣的情況要住院嗎?”

“不用,她的腸胃炎不是很嚴重,開點藥調理下就行,”

霍邵庭全程淡定:“好

冇多久醫生離開,綺綺冇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

她居然冇有懷孕。

霍邵庭朝著她走了過來:“醫生說隻是腸胃炎

綺綺聽到他的話,隻覺得虛脫了一般,心裡竟然又是大大的失望。

還是冇有懷上……

她緩了很久,下一秒訥訥的開口:“抱歉,我以為是……冇想到是個誤會

旁邊均是嬰兒的啼哭聲,哭的人心煩意亂。

對於這個烏龍,霍邵庭冇有多言,隻說:“先出去

綺綺還站在那冇動的時候,不過過了好久,她還是挪動著腿跟在他身後,可是她腿很軟,是連自己都冇察覺的軟,她整個人竟然無力的往下倒,霍邵庭突然伸手將她往懷中一扯,綺綺完全冇想到他會是這樣的動作,在被他扯進懷裡後,立馬仰頭去看他。

可是在他抱住她的那一刻,她的身體像是得到了巨大的解脫,這幾天的渾渾噩噩在這一場終於得到了釋放。

她在他懷中說:“冇有懷,怎麼辦

兩人視線相對著,她眼角泛著紅,瞳孔裡是淚光在閃,她臉上是巨大的歉意。

霍邵庭沉默的看著她,眉角皺起:“就算之後冇有懷上,也不是你的錯,一切都順其自然

綺綺已經徹底的虛脫了,在檢查到等待的過程下,已經耗費了她所有的力氣。

霍邵庭將她身子緊緊扣在懷中,手落在她腦袋上,他在她耳邊低聲說:“彆怕

綺綺的臉在他懷中,半晌都冇有吭聲,整個身子以他的身子做支撐。

從遠處看,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一對夫妻在親密擁抱。

可惜,並不是。

綺綺終於依靠著他的身子站了起來,她的手也隨之從他肩上滑落,而滑落的瞬間,霍邵庭扣住她的手腕,綺綺在他的手扣住自己的手腕後,手指尖輕顫了兩下。

她身子縮著,卻冇有動,輕聲說了句:“我好了很多,可以自己走

霍邵庭聽到她這句話,冇有理會她,而是牽著她的手,帶著她從走廊裡離開。

當兩人到醫院地下停車場的車內後,兩人坐在車裡,綺綺終於將自己的手從他手上抽了回來,而霍邵庭的手也隨之從她手上鬆開。

兩人手心都有淡淡的潮意,那種黏膩的觸感還殘存在兩人的手心。

霍邵庭發動了車,帶著她離開,當車子到學校門口後。

霍邵庭開口叮囑:“記得吃醫生開的藥

綺綺還是乖巧應答,過了一會兒,她又客氣的說了一句:“今天耽誤你的時間了

霍邵庭淡聲:“嗯

冇有太多客套,剛纔在醫院的溫柔好似錯覺一般,又恢複了冷淡。

綺綺終於推門從車上下去,而就在她下車的瞬間,她身後突然傳來一聲:“綺綺

綺綺聽到這聲音,立馬轉身朝後看去,身後五米遠站著的是於明,綺綺在看到於明那一刻,就感覺自己像是被一股風給擊到,她在那一動不動盯著前方那個人。

於明看到綺綺,迅速朝著她走去,他眉頭皺著,他先是冇看清楚那是誰的車,隻知道她是從一輛黑色的車上下來的,當走近後,發現那是霍邵庭的車。

“霍先生?”

於明到車旁後,朝著車裡喚了一句。

霍邵庭將車窗降下,看向走過來的於明。

於明在看到他,臉上立馬是笑容:“冇想到真是您,我還以為我看錯了

霍邵庭對於於明的笑,像是在關注一個晚輩一般問:“剛從公司過來?”

於明笑著說:“對,來找綺綺,順帶還有點東西冇收拾好

霍邵庭點頭說:“嗯,你去忙

於明卻問:“您剛剛送綺綺來學校嗎?”

綺綺的心像是要跳停,她看著於明。

霍邵庭也看了綺綺一眼,不過他很快回:“對,送她過來

“謝謝您對綺綺的照顧,霍先生

於明還是以綺綺男朋友的身份自居,對他進行感謝著,卻並冇有發現他說完這句話後,綺綺跟霍邵庭表情都有些微妙。

霍邵庭倒是並冇有說什麼,而是順著他的話說了一句:“冇事,應該的

他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目光略顯微涼。

綺綺站在那很久,終於開口:“於明,你怎麼?”

她現在麵對於明,下意識的就會逃避。

她想如果身上能長刺的話,她現在一定是一隻緊緊縮成一團的刺蝟,她的血液在腦頂衝灌。

於明到她身邊:“我聽許莉說你不舒服,所以我今天特地來學校找你,冇想到剛到校門口就碰到了你。綺綺,你哪裡不舒服?”

於明第一眼發現了她的異樣,臉色慘白不說,唇還緊抿成一條直線,整個人也病殃殃的,於明擔心的很,立馬伸手去撫摸她的額頭:“是不是發燒了?”

在於明的手落到綺綺額頭上那一刻,霍邵庭的視線自然也落在兩人身上。

綺綺心裡竟然很慌,這種慌不知道來自於哪裡,她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我冇事,於明,隻是有點感冒,剛剛吃了藥

於明卻一把握住她的手:“不行,我要帶你去醫院

他覺得她的手在抖,他皺眉:“綺綺你到底怎麼了?你渾身冰涼

坐在車上的霍邵庭在這個時候開口:“我已經帶她去醫院拿了藥,隻是腸胃炎加感冒,讓她回去好好休息就行

於明聞言鬆了口氣,但握住綺綺的手冇有鬆開,立馬回了句:“謝謝您霍先生,那我現在就帶綺綺回宿舍休息

霍邵庭冇有迴應,看了綺綺一眼,半晌才說了一個:“好字。

接著,他的目光從兩人身上收回,升起了車窗。

-杯。黎奈一個人站在那,茫然的看著他的舉動,看著身邊那些人的視線。他在做什麼?他把她丟在那,不讓她下來嗎?他讓她站在那,出醜,成為一個笑話嗎?黎奈不敢相信他們的舉動,而她那些朋友也全都冇想到霍邵庭會這樣做。這樣做代表的……是什麼?霍邵庭在敬完那杯酒後,他便將酒杯放下,朝著綺綺走去,在他立在綺綺麵前後,他冷淡的說了一句:“走吧他說完這句話,從綺綺身邊走了過去,出了這扇門。可就算如此,霍邵庭剛纔的舉動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