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她不太想跟我們溝通,所以第一天我隻能先跟她熟悉,讓她適應我霍邵庭麵色嚴肅的,低聲應答了一句:“嗯,好醫生交代完,便從樓上下去,從霍家離開。晚上,傭人一直都在照顧綺綺,陪她吃飯說話,可大多時候,都是傭人一個人說話,吃飯也是喂著她。照顧她的方式就像是照顧一個小孩。霍邵庭晚上再次到了綺綺房間,傭人在給綺綺擦手。霍邵庭出現後,傭人看向他,便從床邊起身,喚了句:“霍先生霍邵庭走進去後,本來還在傭人安撫下,...-在霍邵庭離開後,於明靠近綺綺,他的手想要去撫摸她的臉,綺綺害怕他的靠近,可於明卻雙手握住她雙肩:“綺綺!”

他將她死死鎖在懷中。

綺綺整個人無力。

霍邵庭的車已經開了很遠,不過當車子在紅綠燈前停下後,他的視線從車窗戶處落在後視鏡,也落在了於明抱住綺綺的那個畫麵上。

於明現在關心的全是綺綺身體的情況:“走,先回宿舍

他握住綺綺的手帶著她朝前走,綺綺卻說:“我有點餓了,於明

於明對她幾乎百依百順,聽到她這句話,又說:“好,我們去吃東西

當兩人坐在兩人常去的那一家小餐館裡後,於明替她忙前忙後,又是給她洗碗,又是給她洗竹筷。

綺綺坐著,看著他做這一切。

以前綺綺看他做這一切的時候,總會在一旁幸福的傻笑,今天卻冇有半分心情。

點的東西端上來後,於明拿著筷子往她碗裡夾著肉:“綺綺,你多吃點肉,補充下蛋白質

綺綺冇有動筷子,於明見她不動,不是很明白:“不是說餓嗎?怎麼不吃?”

綺綺卻再次說:“於明,不要再來找我了,我們已經分手了

這次綺綺說的相當嚴肅,冇有半分猶豫,她很清楚一旦有半分猶豫,對於明都是一種希望,她不想再給他任何的希望。

於明握住筷子的手頓住,看著她。

綺綺不想停留,從椅子上起身,而就在她起身的瞬間,於明的手握住她的手:“綺綺

他麵色也嚴肅了起來:“可以告訴我原因嗎?”

“我愛上了彆人

她這樣說著。

“誰?你告訴我?”

“你不用知道

綺綺絕情的將他的手給撥開,要離開。

於明擋在她麵前:“我不相信,這不是你的實話

他冷冷的看著她。

綺綺將他的手推開,目光直視他:“你要聽實話是嗎?好,我跟你說實話,你現在努力有什麼用?你的努力說到底也不過是最底層,我跟你結婚為了什麼?陪你奮鬥嗎?你彆做夢了,我有多少個青春陪你來奮鬥?於明,我們都是生活在現實世界的人

綺綺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說出這些話的。

於明往後退了一步,冇想到這些話會從她嘴裡出來。

“這就是你的實話是嗎?”

“對

小餐館裡很多的人,都是大學裡在這吃飯的學生,所有人都看著兩人。

綺綺根本就不顧他的尊嚴,又絕情的問:“你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於明站在那卻不說話,一臉麻木的站在那。

綺綺將身後的椅子推開,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那背影堅決的像是甩開一個包袱。

可當她走到轉角處後,綺綺隻覺得整個人無法呼吸,她蹲在地下捂著唇大哭,可是也隻敢哭兩聲,因為她很清楚於明還在那小餐館裡,隨時都會出來。

她又立馬起身,蒼白著臉色繼續朝前。

她終於,把喜歡多年的男孩丟掉了……

那一晚上綺綺不敢回黎家,她還是在宿舍住的,她發燒了一整晚,整個人迷迷糊,人魂不知,第二天早上綺綺是被無數通電話吵醒的。

她整個人渾身濕透了從被窩裡起身,然後將手機拿了起來看了一眼,有許莉打來的,有她跟於明共同的朋友打開的,還有許多許多的同學,最終綺綺的視線落在了許莉的一條簡訊上:“綺綺,於明出事了

綺綺在看到這條簡訊的瞬間,立馬顫抖著手給許莉打電話,許莉那邊接聽:“綺綺!你終於回我電話了,於明現在警察局!”

綺綺在聽到警察局這三個字,她問:“怎麼會在警察局?”

“他、他昨晚在酒吧跟人打架,好像、好像把人打……傷的很嚴重

“天啊,他剛進霍氏,他瘋了嗎?這是要給自己留案底的啊!我們現在誰都見不到他!”

綺綺不斷在心裡讓自己冷靜,她說了三個字:“我知道了

她掛斷了電話,一時之間竟然想不起自己要做什麼,下一秒,她的手機又響了,綺綺接聽:“綺綺,於明得罪的是一個很有背景的二世祖,我爸找關係都解決不了

綺綺還是回了三個字:“我知道

她又掛斷了電話。

綺綺的腦子其實在這一刻一團亂麻,她知道於明是在自毀前程,因為她昨天的話,她現在該怎麼辦,怎麼救他,怎麼讓他不要有案底的出來?

她心裡一個顫抖,想到一個名字,霍邵庭。

她不確定他會不會幫他,可他說過有什麼事情找他的,綺綺的心如被人拉扯的線,隨時會斷裂。

她顫抖著手撥通了這個號碼,

電話響了三聲,那邊接通,卻冇有人出聲。

綺綺已經管不了,甚至剋製不住自己,顫抖著嗓音:“邵庭哥,你可以跟我見個麵,我有點事想要你幫我

霍邵庭那邊在聽出她聲音的異常,擰眉,他在應酬場上酒桌旁,滿桌子的喧嘩,他從桌邊起身:“先彆慌,你先好好跟我說出什麼事了

“於明在酒吧打傷人,現在正在警察局關著,那人聽說被打的很嚴重,於明有可能會要坐牢跟留有案底

霍邵庭聽到這話,他眉色頓住。

他身邊有人端著酒杯來敬酒,他拿酒杯的手擋住,接著把酒杯給了一旁的秘書,便從桌邊轉身離開了,朝著外麵走了出來。

“什麼時候的事

綺綺不想要半點驚慌之聲跑出來,隻虛弱著聲音:“就在昨天晚上

“你現在在哪?”

“在學校

“那我們先見一麵。你現在學校等,我派人去接你

兩人結束掉這通電話,綺綺還渾身冷汗,很快,她從床上起來,隨便抓起衣服,隨便洗漱了一下,等著霍邵庭那邊的人來接她。

當她再度接到他的電話,是在一個小時後,綺綺趕到學校門口,看到一輛車,綺綺直接上去,她以為隻有司機在裡麵,誰知道霍邵庭坐在裡麵。

綺綺上車後,坐在他身邊,低著臉。

霍邵庭看著她蒼白瘦弱的臉,良久,問了句:“打的是什麼人

綺綺帶著哭腔:“我還不知道

她身子在顫栗。

霍邵庭又再度問:“你想要我怎麼幫他?”

-眼眸冇有移動半分,在感覺到她寫在手心的字後,他應著他:“好,那我再休息一會,剛纔應該是累到了綺綺抱著被子,側了個身,便背對著床邊的所有人。她的臉一點血色都冇有,蒼白到像是浮著一層慘白的粉沫。坐在病床邊的霍邵庭臉色,像是冷水沁入岩石裡,有些潮濕,有些涼沁。……冇多久,在綺綺躺在床上徹底的冇有動靜時,霍邵庭的手替綺綺拉了下被子。這時,照顧綺綺的傭人進來了,那傭人回霍家去接東西去了,當那傭人走到門口,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