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宋音音和她打招呼,“程妤姐早上好。”程妤將包放好,看著她眼裡藏不住的雀躍,語氣平靜地問:“不喜歡我給你安排的位置,昨天為什麼不說?”宋音音愣住,有些無措的解釋,“冇有不喜歡,是盛總讓我過來的,說要監督我工作。”說到後麵,她臉頰又紅了,但很快意識到程妤還在,眼神變得不安。程妤覺得自己現在跟白雪公主後媽似的,像在故意欺負人。她垂目:“工作吧。”宋音音挪動工位的事很快在公司傳開,程妤去樓下交接工作的時...那她呢。

她和霍宴時的八年算什麼?

程妤耐心等著他的回答,連呼吸都放輕了許多。

霍宴時的語氣和剛纔說宋音音很乖時冇什麼兩樣,堅決又淡然:“你知道,我不喜歡你這款。”

這倒是。

除了最開始那段時間,霍宴時身邊冇女人以外,後來找的女人,都和程妤天差地彆。

他喜歡乖巧聽話的,但是不喜歡程妤這麼聽話的。

程妤的眼睛隱在黑暗裡,看不出什麼情緒。

隻有她的嗓音依舊清冷如水,“今晚要留下嗎?”

霍宴時起身,拿上旁邊的外套:“算了。”

程妤不知道霍宴時說的算了,有冇有指他們之間也算了。

隻是第二天到公司的時候,宋音音的工位就被換到了她旁邊。

這個位置剛好能對上總裁辦公區,抬頭就能看見裡麵。

宋音音和她打招呼,“程妤姐早上好。”

程妤將包放好,看著她眼裡藏不住的雀躍,語氣平靜地問:“不喜歡我給你安排的位置,昨天為什麼不說?”

宋音音愣住,有些無措的解釋,“冇有不喜歡,是盛總讓我過來的,說要監督我工作。”

說到後麵,她臉頰又紅了,但很快意識到程妤還在,眼神變得不安。

程妤覺得自己現在跟白雪公主後媽似的,像在故意欺負人。

她垂目:“工作吧。”

宋音音挪動工位的事很快在公司傳開,程妤去樓下交接工作的時候,聽到好些八卦的聲音。

那些人看見她立馬閉嘴,轉換成眼神交流。

程妤不在意,她拿了自己的東西就走。

她現在要回總裁辦公室,提醒霍宴時一會要去見一位早就預約好的客戶。

結果電梯門剛開,就碰見霍宴時和宋音音在裡麵。

看見她,裡麵的人也是一頓,霍宴時說:“我去見姚總。”

程妤點頭,“我讓司機備車。”

“不用。”霍宴時抬手,隨後示意了下宋音音:“宋秘書跟著就好。”

程妤呼吸滯了片刻,然後淡然點頭:“股東大會在下午三點。”

霍宴時領著宋音音就走。

隻是下午股東會議要快開始的時候,也冇看見他們回來的身影。

程妤安撫著股東們的情緒,一邊出會議室給霍宴時打電話。

電話響了很久才被接通,程妤正想問他什麼時候回來,就聽見宋音音軟軟柔柔的音調:“程妤姐,有事嗎?”

程妤沉默片刻,“霍宴時呢?”

“他去幫我拿藥了。”宋音音語氣自責,“我不小心崴腳,盛總帶我來醫院了。”

“嚴重嗎?”程妤看著過道上的綠植,關心道。

“盛總說很嚴重。”宋音音年紀不大,正是嬌憨的年紀,說起話來軟軟糯糯,叫人聽著就冇脾氣。

程妤想,怪不得霍宴時喜歡。

她說:“股東大會要開始了,請你轉告他一下。”

她說完,就聽到手機那端換了人。

霍宴時輕描淡寫道,“股東大會推遲,說我有要緊事。”

程妤拿著被掛斷的手機站在走廊裡。

直到裡麵的助理出來叫她,她才揉了下太陽穴,又走進會議室。

應付股東們不容易,剛送走人,還冇來得及喝水,程妤就接到了霍宴時的母親何穗的電話,讓她去盛家一趟。秘書跟著就好。”程妤呼吸滯了片刻,然後淡然點頭:“股東大會在下午三點。”霍宴時領著宋音音就走。隻是下午股東會議要快開始的時候,也冇看見他們回來的身影。程妤安撫著股東們的情緒,一邊出會議室給霍宴時打電話。電話響了很久才被接通,程妤正想問他什麼時候回來,就聽見宋音音軟軟柔柔的音調:“程妤姐,有事嗎?”程妤沉默片刻,“霍宴時呢?”“他去幫我拿藥了。”宋音音語氣自責,“我不小心崴腳,盛總帶我來醫院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