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心的失望和鬱悶可想而知。郭家是村裡條件最差的,從李鐵蛋老爸那輩起,就對郭家多有照顧。也因此,在得知郭大爺夥同外人戲耍自己時,李鐵蛋才會格外憤怒和憋屈,跑去了村主任家告狀。村主任身為一村之長,得知有老闆高價收蘋果,自然不肯放過為全村人謀福利的機會,當即就和李鐵蛋往郭家來了。半道上遇到去找販子賣蘋果的村民,兩人直接招呼:“別賣了,郭大爺家的老闆收八分。”這下可不得了,不少村民也跟著一塊往郭家來。……“...“老婆,這個時間打電話過來,有啥事啊?”

裴颺滿懷期待,甚至都想好了哄老婆的話術,戴明芳是關係戶,他是沒辦法拒絕才留在公司裡,但他已經將人外調到了店上工作,平時難得見麵。

“沒啥事,晚上我不回家吃飯,跟你說一聲,掛了。”

“等等!”

裴颺不甘心的喊住她:“你就沒別的話和我說嗎?”

電話那端的沈明珠頓了兩秒,“晚上沒事給富貴洗個澡,洗完順便給它梳下毛,抹點護理精油。”

說完就掛了電話。

裴颺鬱悶的放好電話,一邊開車一邊碎碎念:“富貴富貴,天天就知道惦記富貴,我這麼大個人,在她心裡還不如一條狗嗎?”

沈明珠連打了兩個噴嚏,還以為是空氣乾燥了,起身往暖氣管上的毛巾灑了些水,讓其保持溼潤度,隨即離開辦公室去衛生間。

半路遇到同樣往衛生間方向的裴秋霞。

“沈總。”

“嗯。”

被沈明珠上下打量的裴秋霞有些不好意思,“我不想穿這麼正式,可我媽非逼著讓我穿,不然就不給我出門。”

沈明珠笑著拍拍她胳膊,“挺好看的,不過臉上素了點,等下了班你來我辦公室化個妝。”

“沒必要了吧,吃個飯而已,搞得太隆重人家還以為我有多恨嫁呢。”

裴秋霞自嘲道,神色難掩忐忑和自卑。

在這個年代,25歲的女性在相親市場上實在不具優勢。

何況她還有過一段長達5年之久的戀情,還跟男方訂過婚,再加之她長相普通,種種因素導致她數次相親都以失敗告終,已然有些心灰意冷。

沈明珠能夠理解裴秋霞的心情:“女人打扮不是為了取悅別人,而是給自己做的武裝。你不知道下一秒會遇見誰,也許是你的前任,也許是你的真命天子。”

“更不要覺得為約會精心打扮就是上趕著,你的狀態好與壞,直接代表著你對這次見麵的誠意和尊重。同樣,從對方的穿搭,你也能看出這個人的教養和人品。”

沈明珠的一席話令裴秋霞豁然開朗,心情也舒朗不少。

“那我中午去吹個頭發?”

“嗯,再剪個劉海吧,要輕薄一點,髮尾再吹點內扣。”

“好。”

中午,裴秋霞吹好頭髮第一時間就來到沈明珠麵前,讓她檢驗。

“不錯,這樣漂亮多了。”

沈明珠的讚許讓裴秋霞明顯增添了幾分底氣和自信。

她五官比較扁平,臉型偏方圓,劉海加內扣的髮型很好修飾了她的臉型,看起來多了一些溫柔知性。

等到下班,又在沈明珠的幫助下化了一個淡妝,然後才一塊出發去約好的餐廳。

在停車場下車後,沈明珠遇到一個熟人寒暄起來。

裴秋霞不認識對方,加之心裡緊張想照一照鏡子,便藉口上衛生間先進了餐廳。

……

“秋霞?”

洗手檯前,裴秋霞正對著鏡子整理髮型,旁邊忽然傳來耳熟的聲音。

轉頭看去,裴秋霞心想著還真被沈明珠說中了。

打招呼的正是前未婚夫江新生。

江新生和她是高中同學,高考時她落榜,江新生考上了外省一所不錯的大學。

兩人是在江新生大二那年的同學會上看對眼,之後成為戀人,開啟了長達兩年半的異地戀。

江新生畢業後回到奉城工作,此時兩人都邁過了22歲的門坎,正當適婚年齡。

但江新生卻想先發展事業,裴秋霞作為女朋友自當全力支援,便同意先訂婚。

訂婚後,兩人雖然沒有住在一起,但夫妻之間該做的都做了。

今年年初,眼瞧著女兒即將25歲,裴父裴母開始催婚。

每次江新生都以各種理由推諉拖延,兩人為此時常爭吵、冷戰,最終在裴秋霞25歲生日那天,江新生因工作放了裴秋霞鴿子而分手。

分手後,裴秋霞痛苦了一段時間,甚至想過低頭求復和,五年的感情不是說割捨就能割捨的。

直到一個交好的高中同學告訴她,江新生交了新女朋友,甚至跟對方相識的時間遠在和她分手之前。

江新生一直拖著不和她結婚,不是因為工作忙,而是忙著劈腿給她戴綠帽,生日那天放她鴿子也是為了陪“新歡”去看電影。

江新生的背叛縱然讓她憤怒,卻也讓她徹底放下了這段感情,開始聽從家裡安排相親,以儘快解決終身大事。

今天是分手後兩人的第一次見麵。

“秋霞,真巧啊。”

看著打扮過的裴秋霞,江新生眼裡有著毫不掩飾的驚豔,臉上帶著輕鬆的愜意,彷彿兩人是許久不見的老同學。

“穿得這麼漂亮,該不會是來相親的吧?前幾天聽錢蓉說,你這段時間在相親,怎麼,還沒找著合適的嗎?”

“關你屁事!”

江新生仗著身型攔住要離開的她,“你至於嗎?就算做不成夫妻,大家也可以做朋友吧?”

“不好意思,我有潔癖,不喜歡與垃圾為伍。還有,麻煩你離我遠點,我聞不慣垃圾的臭味。”

裴秋霞跟著裴文萍做事久了,多少也染上了裴文萍的潑辣勁,罵起人來絲毫不嘴軟。

江新生被她激怒,“你拽什麼?要不是看在過去的情份上,我還不想多管閒事呢。你說說你,相親這麼久都沒成功,就沒找找自己的原因嗎?”

“你年紀不小了,別再挑了,遇到願意娶你的就趕緊嫁了吧,再拖個一兩年,恐怕就隻能配個二婚男……”

“啪!”

江新生的話被裴秋霞的一記耳光打斷。

他捂著臉,滿臉不可思議:“你打我?”

“打你怎麼了?江新生,誰都可以嘲笑我,唯獨你不配!我到現在沒結婚是拜誰所賜?你但凡是個人,就該日日為自己的無恥懺悔!”

罵完,裴秋霞猶嫌不夠的拎起包包往江新生臉上招呼。

江新生不是吃素的,一把奪過包包,下一秒抬手就要扇回去。

斜地裡伸出一隻健壯有力大手,如鐵鉗般截住他的動作。

“兄弟,公眾場合動手打人是犯法的,懂不?”

“你誰啊?管你什麼事?”

申**亮出警察證,江新生的囂張氣餡瞬間消失得一乾二淨。

對麵的裴秋霞在看到申**的警察證後,臉騰的一下就紅了。

“是她先動手的!”

申**鬆開他,眼睛在裴秋霞身上落了兩秒,開口:“哦,我沒看見。”

江新生:“……”(本章完)。為了參加他的婚禮,馬素芬老兩口幾天前就過去了佛城,連同周富也一起帶了過去,居住在離婚房不遠的一處出租房中。喬雅能接受兩老口遷居佛城,卻不願住一塊。得知兒子不用坐牢,馬素芬自然是歡喜不已,但也將裴颺狠罵了一通:“我看他還在記恨當初你拿回股份的事,見不得你過一點好日子,他真以為誰看不出他那點心思呢!”周書桓說不出裴颺是不是出於報復,但他現在感到很輕鬆,麵對裴颺時不再有任何負罪感。“是我欠了颺哥的,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