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步“這一關主要考驗戰鬥力,通過考驗,才能繼續向上“不然隻能被困在這裡楚休當然知道規則,不過還是感謝了一番。一道沉悶的聲音傳來。“楚休,終於等到你“殺我族弟之仇,該了結了“記住,殺你之人乃望山濯妖蠻一方。虎頭人身修士,排眾而出。他體型壯碩,身高五米,肌肉虯結,氣血如狼煙,直衝雲霄。一對冷厲眸子,死死盯著楚休。右手握著一根,七八米長的金色長戟。戟杆底部,重重一跺。轟————恐怖的重量,壓得地板寸寸碎裂...-“逆徒你想做什麼?”

夢蝶仙子美眸中露出一絲驚駭。

她開始慌了。

他怎麼敢如此,他怎麼敢的?

難道不擔心事後被本座清算?

楚休站在白玉蓮花寶座旁,伸出右手托住夢蝶仙子白皙的下巴嘖嘖稱奇。

“都幾千歲的人了,冇想到皮膚這麼好

夢蝶仙子惱羞成怒。

咬著貝齒:“逆徒,我發誓會殺了你,一定會殺了你

“嗬嗬,是嗎?”

“師尊你怎麼就隻會用這兩句威脅?”

楚休臉抓起她髮絲,一股怡人幽香進入鼻腔,哂笑:“師尊,如果我將你失去修為的事,讓天劍峰主柳雪知曉

“你猜她會不會提劍衝上雲霞峰活剮了師尊你?”

“要知道當初可是你一劍殺了她爹,殺父之仇....豈能不報?”

夢蝶仙子瞳孔微微一縮。

一股寒氣從背脊處蔓延至大腦。

她當然相信,不,柳雪得知她修為被封印,一定會來殺她,那女人就是個瘋子!

“逆徒,你想要什麼?”

“天材地寶,還是修煉資源,為師都能給你

“不夠,遠遠不夠楚休搖頭,輕撫她柔順髮絲。

齊夢蝶想要掙紮。

奈何她現在就一凡人女子,根本掙脫不了楚休魔爪。

“說吧,你是不會是想要資源?本座都可以給你

“徒兒想要.....楚休桀桀怪笑。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你想都不要想

聽到逆徒大逆不道的話,惱怒無比。

齊夢蝶貝齒緊咬,心中殺意沸騰,恨不能立刻將眼前,想要衝師的逆徒千刀萬剮。

“本座堂堂大聖強者,豈..能委..身於你這樣的螻蟻

“嘶~”

楚休笑容愈加溫柔。

我與你太素聖地無冤無仇,你卻參與追殺?現在知道怕了?

“師尊,拜..托..了!”

“徒兒有一部上古功法,對您同樣有好處,您且看看...”

左手食指在其眉心輕輕一點。

齊夢蝶美眸顫動,心中暗自吃驚。

頓時感到不凡。

這逆徒哪來如此神妙的功法。

此法竟隱隱與天道相合,絕非凡品。

“師尊...怎樣?”楚休笑問。

“你給本座滾~”

齊夢蝶喝罵。

咻!

殿中燭火搖曳,風兒格外喧囂!

幾個時辰後。

楚休扭過頭看向蓮花寶座下雙手抱膝,目光冰冷的仙子師尊。

“師尊再見

“你...個逆徒

楚老魔笑容更盛,轉身就走。

“等一下...你...能不能解開我的封印?”

齊夢蝶語氣再也冇先前的傲然,反而顯得楚楚可憐。

“不能...”

“逆徒,你想害死為師嗎?”

“嗬嗬,師尊不想讓彆人知道你修為被封,那就好好隱藏吧!”

“你手上拿的是什麼?”齊夢蝶貝齒咬得嘎吱作響,死死盯著楚休右手中不斷上下拋動的水晶球。

“嗬嗬,您說這個啊?當然是留影水晶

“什麼,你居然留影?”夢蝶仙子,那張絕美的臉蛋,更加蒼白。

“彆激動,留個紀念而已!!”

楚休一揮衣袖,一邊離開一邊說道:“師尊,聽徒兒一句忠告,不要妄想解開封印

“放眼整個天穹大陸冇人能解開,除非古之大帝重生

“可惜,世上已無大帝

“對了,看在大家深交已久的友誼上,徒兒再次提醒,普天之下,隻有徒兒我能解開封印,如果徒兒死了,那您就隻能做一輩子凡人,直至老死

“不信的話,您且試試

“還有,如果徒兒死了,水晶裡的影像,不僅要流傳遍整個太素聖地,甚至整個天穹大陸的人....您懂的,桀桀...”

“你這個逆徒啊...你不得好死!!”

“你卑鄙~”

望著他的背影。

齊夢蝶惱怒,憤恨。

嘶....

起身去沐浴。

她要想辦法解開封印,然後欺師師滅祖的逆徒碎屍萬段。

哼,她不信,道宮境都不到的螻蟻,下的封印真的有他說的那麼強。

然而浴桶裡齊夢蝶,終究戴上了痛苦麵具。

她悲催的發現,這個封印真的強,以她數千年的見識,連看都看不懂。

【叮,宿主竟然成為“逆徒”,那是何等的臥槽,不愧是天命大惡人,獲得獎勵1000突破點】

【叮,宿主與..........,傷勢徹底恢複】

【叮,宿主與..........,修煉資質得到提升】

【叮,宿主資質 100】

【叮,宿主資質 100】

【叮,宿主資質 100】

【宿主資質達到317「天級」修煉速度提升二十倍】

【宿主修為提升,築基二層,築基三層...築基八層...築基九層】

下山途中,腦海中不斷響起係統提示。

隨著修為提高,渾身氣勢也不斷提升。

楚休麵無表情。

心中無喜無悲、

齊夢蝶能助他提升修煉資質這點,他當年在太素聖地留後手時,便已經知曉。

至於境界提升?完全無感,反正要重修,這點境界,不值得他高興。

築基境對於修士來說非常重要。

如果說輪海境是儲存水的木桶,那麼築基境,就是累積木頭的過程。

木頭越多,開辟出的輪海自然越大越堅固,能存儲的水就越精純量越大,道基鑄就越是強大,修煉路走得自然越遠。

楚休重生前雖然同境界可稱無敵,但根本做不到小說主角那種越階殺敵的程度,正麵交手,最多與一位大聖強者打個平分秋色,時間拖久了甚至會落敗。

這是為什麼?

他明明已經很強了,為毛不能像,小說主角那樣越階搏殺對手?

他時常深思這個問題。

最終,得出結論。

穿越來這世界後,不斷受到欺淩,他黑化了,開始不斷作惡,快速提升修為,跳過了築基,輪海,神橋,彼岸,四個基礎境界...導致根基不穩。

之所以被那群大聖堵在歸魂崖,有五成原因是被追殺得厭倦了,另外五成,他想死一次,奪舍重修。

他要鑄就無上根基,屆時,哪怕遇到境界比他高的修士,他也能將其搏殺。

冇有直接回洞府。

而是乘著,在宗門處租借的飛舟,向太素聖地之外趕去。

飛舟飛了半日。

抵達太素聖地山門。

在看守山門的弟子處做好登記。

他離開太素聖地,進入十萬大山之中。

夜幕降臨,圓月當空。

抵達記憶中的一處山穀。

負手立於飛舟之上,衣袍飄飛,黑髮舞動。

楚俯狹長深幽的眸子,俯視山穀,嘴裡喃喃:“當年我在這裡留下用於築基的資源,也不知還在不在

控製飛舟下降。

於怪石嶙峋中找到一塊半米來高,看上去普普通通的灰色岩石。

咬破手指,用鮮血在岩石上,勾畫出一個五芒星陣紋。

嗡~

陣紋閃動血芒。

哢哢哢哢~

岩石逐漸移開。

露出下方黑黝黝的孔洞。

冇有猶豫。

楚休縱身躍下。

半個時辰後。

楚休從中爬出。

看上去灰頭土臉,嘴角卻不自覺的翹起,心情非常不錯。

多年前放在這裡的物品已取回,以冇有久留的意義。

乘上飛舟返航。

回到太素聖地之時,天已大亮。

“楚廢物...”

剛打算回雲霞峰。

飛舟卻被前方,一艘更大的火紅色飛舟攔下。

楚休劍眉微挑,抬眼望去。

隻見前方飛舟甲板上,站著兩男一女。

為首男子,一身親傳紫衣,揹負長劍,左邊眼角有一道猙獰疤痕。

張猛嗤笑:“楚廢物,我還以為你死了,冇想到十天不見,你又活蹦亂跳的跑出來了

“看來雲霞峰峰主,對你這個大徒弟不錯

“竟然捨得拿出修複輪海的天材地寶給你這廢物服用、”

楚休狹長的眸子,閃過一抹血色。

操控飛舟,換了個方向,與對方飛舟錯身而過。

平淡的留下十個字:“十日之後,生死擂台,殺你

十日前,就是此人,折辱,並廢了他的工具人。

楚休表示很生氣。

張猛與兩位同門聞言,麵麵相覷。

下一刻,哈哈大笑,笑得眼角溢位淚花。

“師兄我冇聽錯吧?”

“我聽到了什麼?這個廢物,居然還敢挑戰張師兄,還說要殺張師兄

張猛冷笑,望著楚休離去的方向,運轉輪海元力,聲傳千裡:“楚廢物十日前我看在雲霞峰主的麵子上,並未對你下殺手,既然你偏要找死,那麼十日之後,你若不敢來生死擂台,我必定找機會於聖地外誅殺你

各峰弟子聽到張猛的聲音,頓時議論紛紛。

“那個楚休,怎麼還敢去打生死擂台?他不要命啦?”

“誰知道呢,多半腦袋有問題

“聽說十天前,他的輪海都被廢了,他拿什麼跟輪海後期的張猛鬥

“管他的,反正十天後有好戲看啦

--------------

s:求收藏

-請你對主上尊敬一些塗山玉精緻小臉僵住,伸出手指著自己的鼻子,“塗山清雪,你知道你在乾什麼?”“本座是你的師尊,你敢嗬斥本座?”“他到底給你灌了什麼**湯,讓你如此不顧一切,欺師滅祖塗山清雪倚在楚休胸膛,忘..情...親..吻著他的脖子。“主上他已修得無上大道,師尊你也來加入我們吧!”她向塗山玉伸出手,邀請她也一起加入。塗山玉氣極反笑,如瀑銀髮,無風自動。“好...好...好的很!!”“還無上大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