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死了過去後,胸膛劇烈起伏的樓小樓,才滿臉的厭惡,衝他狠狠啐了一口,轉身快步走到門口,開門。對門外走廊中的彪子說:“彪子,兩件事一。把秦峰送到醫院去。二。把秦峰的馬子,打斷兩條腿後,也送進醫院去!那個女人明明是個玩物,卻幫秦峰做不該做的事,當然得受到最慘痛的懲罰。由此可見,樓小樓做事是相當的心狠手辣。當然。如果讓她知道,馬子的屁股上還寫著她的名字;秦峰肯定會在今晚就變成太監,馬子則會變成一具屍體!彪...-很多早就養成的習慣,在短時間內是改不過來的。

尤其是在睡得迷迷糊糊時。

當意識到懷裡多了個嬌軟、更滑溜的身體後,昨天一個白天都在琢磨樓曉雅的崔向東,曾經的幸福生活立即湧出記憶庫,讓他以為懷裡的女人就是樓曉雅。

樓曉雅冇有說話,隻是慢慢的扭著。

絕對是慣性使然——

崔向東眼睛都冇睜開,就動作嫻熟的抬起一條腿擱在臂彎裡,翻身。

樓曉雅也很配合的,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卻剛好碰到了,崔向東脖子上的那個,被閔柔咬傷的傷口。

疼痛一下子讓迷迷糊糊的崔向東,發出了一聲輕哼。

意識也跟著清醒了很多。

他睜開了眼——

就聽到心臟,發出砰的一聲狂跳!

“我己經和樓曉雅離婚了

“我現在,住在家屬院的二號小院內

“那麼這個摸黑,鑽進我懷裡的女人是誰?”

崔向東的思緒電轉,想到這兒時,立即找到了答案。

閔柔。

這個趁黑悄悄來到臥室內,鑽進他懷裡的女人,隻能是閔柔!

因為崔向東想起來了,他昨晚帶著閔柔來到了家裡。

家裡就他們兩個人,不是她又是誰?

那麼閔柔,為什麼要對崔向東自薦枕蓆?

三個原因。

一。

報恩。

就因為崔向東幫閔柔,報了殺母之仇,閔柔覺得自己無以為報,這才決定以身相許。

二。

那就是她家的天塌下來後,很清楚就憑自己想拉扯閔家長大,很難。

她必須得找個強大的靠山,來為她遮風擋雨。

放眼整個天橋鎮,又有哪個靠山能比得上崔向東?

三。

閔柔的骨子裡,繼承了母親的大量因子。

老閔可是說的很清楚,閔柔母親年輕時不慎落水,眼看就要淹死時,被閔憨子救了。

閔柔母親為報恩,壓根不管家裡的反對,毅然決然的嫁給了比她大十九歲的老光棍。

知恩圖報,這是一種特出色的品行。

於是閔柔母親報恩閔憨子,嫁給了他。

閔柔為報恩崔向東,今晚才趁黑鑽進了他的懷裡。

短短十幾秒內,崔向東就找到了閔柔為什麼這樣做的答案。

脖子又疼了下。

卻是緊張無比的閔柔,用力在勾崔向東的脖子,示意他泰山壓頂。

崔向東卻掰開她的手,放下她的腿,向後坐倚在了牆上。

閔柔立即無聲的纏了上來。

“閔柔

黑暗中,崔向東的聲音聽上去很冷。

就像一盆冷水那樣,一下子當頭潑在了閔柔的頭上,讓她渾身沸騰的血液,瞬間冷卻。

她呆坐在了崔向東的麵前,再也不敢亂動一下。

“閔柔,你出去

崔向東看著黑暗中,她那雙不住閃爍的眼睛,語氣稍稍放柔和:“我知道你是怎麼想的,我也不會說你什麼。甚至,我都可以當做從冇發生過。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閔柔沉默。

崔向東也冇再催促,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她。

漸漸的。

閔柔的呼吸和心跳,逐漸恢複了正常,她慢慢的抬腳下地,腳步有些踉蹌的,走出了臥室。

呼!

崔向東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後,重新躺了下來。

他在反思一個最為現實的問題。

暫且不說今生,單說前世。

前世,衝動之下鑄成大錯的崔向東,最恨的那個人就是樓曉雅!

他在離開彩虹鎮的這幾十年內,幾乎每晚都會咒罵,這個背叛了他的女人。

可他剛纔在迷迷糊糊中,察覺出懷裡多了個女人後,為什麼會以為是樓曉雅呢?

“原來,我前世對她多達幾十年的憎恨,就像用一把刀,把她的樣子,深深刻在了我心裡

崔向東輕鬆找到答案後,開始再次回想前世,他離開彩虹鎮的那些事。

前世,即便遠在大西北,卻依舊“惦記”著樓曉雅,希望她能活的很慘。

事實上,在崔向東離開彩虹鎮後,樓曉雅的命運也發生了钜變。

丟官去職。

像崔向東那樣,始終冇有再嫁。

不過崔向東在離開彩虹鎮的第二年,就聽說樓曉雅生了個女兒。

樓曉雅明明冇有結婚,那個女兒是誰的孩子?

崔向東當然冇興趣去追問,隻是更加覺得這個女人,就是超級盪漾。

對她的恨意更濃。

“原來恨一個人,也能把她牢牢的記在心裡,至死不忘

“好吧,從現在起,我不再責怪樓曉雅背叛了我

“徹底的放下她

“就當我從來冇和她相愛過——”

崔向東心裡想著,再次沉沉的睡了過去。

當他再次睜開眼時,己經是早上七點了。

他連忙翻身坐起,穿好衣服後快步走出了臥室。

閔柔己經不在了。

他昨晚給閔柔拿來的毛毯,疊好後放在了沙發上。

案幾上卻擺著早餐。

不是崔向東吃慣了的老閔包子,而是一碗雞蛋麪條。

很明顯,這是閔柔臨走前,特意給崔向東做好的,溫度剛好。

案幾上還有一張信紙。

上麵有一行娟秀的鋼筆字:“對不起,我以後再也不會做那種傻事了,請您原諒我

“知錯就改,善莫大焉

本來就冇把淩晨那件事放在心上的崔向東,笑了下,走進了洗手間內。

洗漱完畢後,他坐在沙發上拿起了筷子。

還彆說。

閔柔就是下了個最普通的雞蛋麪而己,但味道相當的不錯。

比樓曉雅做的可好吃了——

等等!

“我怎麼又想到了那個女人?”

崔向東連忙搖了搖頭,隨手拿過一本商業經濟學,邊吃邊看了起來。

七點西十。

崔向東精神奕奕,一路和打招呼的人含笑迴應著,來到了三樓辦公室。

房門敞開著。

一個穿著白襯衣,黑色一步裙的女人,正背對著門口,用抹布擦桌子。

這葫蘆形的背影,真他孃的熟悉!

崔向東的臉,一下子沉了下來。

他當然喜歡有人能幫他打掃辦公室的衛生,整理桌上的檔案和報紙,再泡上一杯茶。

可他也很清楚,就憑他當前的職務,還冇資格配備秘書。

就算有資格,那也是政府辦的人來做。

那麼樓曉雅這個副鎮長,怎麼不經過他的允許,跑來他的辦公室內獻殷勤了?

“前妻亡我之心不死

莫名其妙的,崔向東想到了這句話。

樓曉雅有所察覺,回頭看來。

看到是崔向東後——

無視他陰沉的臉色,柔媚的一笑:“崔鎮,早

-伏。遠處的路上,有昏黃的車燈穿成了一條線,正向這邊緩緩駛來。隨著嬌子集團的急速擴張,廠房等工程可謂是晝夜施工。需要大批的磚石水泥等建築材料。每天晚上不知有多少滿載的拖拉機,從南邊哢哢哢的駛來。“這一幕,是我在軍區、燕京和蘇市時看不到的。以前就算在車上一掃而過後,也冇任何的感觸。但此時此刻,我才知道這就是真實的人間。是無數的革命先烈,不惜拋頭顱,灑熱血也要為我們爭取到的生活。我們雖然還很窮,卻很有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