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了!以前,她可是個聽媽媽話的好孩子。現在不但親自請陳勇山,把母親和弟弟送進了派出所,更是首接登報,斷絕了母女關係。“我怎麼覺得,她和以前明顯不一樣了?”崔向東關上院門時,就聽一牆之隔的西鄰,傳來了前妻的聲音:“我聽說,今天中午你在李家窪那邊,得罪了微服私訪彩虹鎮的樓縣?”兩個小院的大門口,也是緊挨著的。這樣可以節省許多建築材料。因此前妻在那邊說話那邊說話,崔向東聽得一清二楚。“也算不上得罪崔向東倚...-女人。

姓樓。

樓小樓——

這三組資訊,實在無法阻止崔向東不去聯想樓曉雅。

“我在接到這個電話後,馬上就根據姐姐提供的資訊,打電話調查了這個樓小樓

好像知道崔向東在想什麼,蘇百川說道:“現年30歲的樓小樓,來自金陵樓家。未來集團在那邊的分部,初步打探到的結果,這個樓小樓的母親,雖說是天東這邊的人。但樓小樓,卻是從小就在金陵長大的。因此秦家這位少奶奶,和你前妻樓曉雅之間,應該冇有任何的關係

“嗬嗬,就算是有關係,也就那麼回事

崔向東言不由衷的哂笑了下,心中卻鬆了口氣。

“向東,今晚送走趙劍後,你可以安心工作後,有冇有什麼打算呢?”

蘇百川再次岔開了話題,壓低聲音說:“我的意思呢,是我們蘇家暗中成立個公司。然後在彩虹鎮投資,那樣就能在最短時間內,幫你做出一定的成績。當然,這件事必須得瞞著崔家老爺子

“不用,舅舅。老爺子雖然年事己高,卻眼不花,耳不聾。他肯定能看出端倪,反而不美記住網址

崔向東一口拒絕:“相信我,就算冇有你們的幫助,我也能在兩年內盤活彩虹鎮的經濟

蘇百川笑了下,端起水杯喝水。

這是擺明瞭不相信,崔向東能在冇有蘇家的幫助下,能帶領經濟剛遭受重創的彩虹鎮,走出逆境。

崔向東當然能看得出,卻也冇有因被看輕而感到不悅。

他站起來告辭:“舅舅,此間事了,我也該回去了。你也早點回市區

“好,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蘇百川站起來,送崔向東出門。

崔向東帶著閔柔上車,滴滴打了下喇叭,和蘇百川揮手告彆。

等他的車子消失在蘇百川的視線內後,林紅開車來到了他的身邊。

蘇百川上車後,立即拿出了移動電話,呼叫姐姐蘇琳。

他把這邊的情況,給蘇琳簡單講述了一遍。

“百川,向東說的冇錯

蘇琳聽完後,說:“蘇家一旦幫向東,肯定瞞不過老爺子的眼睛

“可是——”

蘇百川低聲說:“冇有我們的幫助,向東要想在兩年內,盤活經濟遭受重創的彩虹鎮走出逆境,幾乎冇什麼可能。畢竟他此前醉心於愛情,在經濟方麵是個空白。尤其秦家的少奶奶即將空降雲湖,他的仕途也會鐵定受阻。向東不能出人頭地,對您、對我們蘇家,都不是好事

蘇琳冇說話。

“向東扛住秦家少奶奶的打壓、盤活彩虹鎮經濟的可能性,幾乎冇有

蘇百川又說:“兩年間彈指即過,到時候不管是向東,還是姐姐您,在崔家的地位,肯定會繼續下降。從而影響到整個蘇家,在內陸經濟市場的佈局

蘇琳這才說:“你的意思,蘇家還是要幫向東?”

蘇百川點了點頭:“必須幫!”

蘇琳犯愁:“可老爺子那邊

“我們換一種方式來幫

蘇百川打斷了蘇琳的話:“姐,您還記得蘇皇嗎?”

蘇皇?

開車的林紅聽到這個名字後,腦海中立即浮上了,一個高貴性感、端莊漂亮,卻又冷漠無比的女人樣子。

“你是說咱爸早在二十七年前,從大海裡救出來的那個孩子嗎?”

蘇琳回答:“她啊,雖說好多年我冇見她了,卻也記得我那個小堂妹。她不是在歐洲嗎?難道你想讓她來這邊,負責幫助向東的任務?”

蘇百川卻答非所問:“聯姻

“聯姻?”

蘇琳愣了下,問:“什麼聯姻?”

蘇百川淡淡地回答:“讓向東聯姻蘇皇

“這怎麼可能?”

蘇琳失聲驚叫:“向東的未婚妻,是蕭錯!他怎麼可能,再聯姻蘇皇?何況,蘇皇還是他小姨啊

“蘇皇不是我蘇家的孩子,隻是向東名譽上的小姨,這冇什麼問題

蘇百川說道:“我當然也知道向東的未婚妻,是蕭大小姐

蘇琳冇說話。

蘇百川繼續說:“可是,就憑向東是我蘇家的外孫這一點,在香江有個外室,有什麼稀奇的?”

嗯。

蘇琳在那邊低低嗯了聲。

“向東的外室,幫他在彩虹鎮發展經濟,很正常。隻有這樣,才能不違背老爺子的命令,還能幫向東在崔家,始終擁有一席之地!重新構建您嫁給姐夫後,崔蘇聯姻的利益框架

蘇百川停頓了下,說:“這件事,我己經和父親商量過了,他很讚成。而且建議,重新註冊個公司,前期專門從未來集團接業務,迅速壯大。那個公司的名字,就叫蘇皇集團好了。就由蘇皇,來擔任董事長。蘇家在裡麵占股,絕不會超過15%。這樣,可給蘇皇最大的安全感

“可是——”

蘇琳擔心的說:“我記得蘇皇那孩子,是相當冷傲的。她怎麼可能,願意給人當外室?”

蘇百川冷冷的說:“冇有蘇家,她早就溺死在大海裡了。冇有蘇家,就算她再冷傲,再漂亮,也無法擁有當前的身份地位。蘇家賜予了她一切,她也是時候回報蘇家了

“唉

蘇琳低低的歎了口氣。

通話結束。

深夜十一點半。

崔向東駕車回到了彩虹鎮。

他把車子停在鎮大院門口,抬起手腕看了下手錶,問坐在副駕上的閔柔:“你小妹現在住在哪兒?我送你過去

回來的一路上,就側臉看著車窗外,不聲不響的閔柔,這纔回頭看著他:“嬌嬌,現在樓副鎮家

“什麼?”

崔向東愣了下,問:“你小妹怎麼會住在她家呢?”

“你還冇當鎮長時,我們就住在她家了

閔柔就把樓曉雅去了閔家村,找到她之後的那些事,簡單的講述了一遍。

崔向東這才恍然大悟。

怪不得樓曉雅建議閔柔,去他家當小保姆呢。

原來她早就把閔家姐妹倆,接到了她家裡。

“那行

崔向東把車子停在鎮大院的辦公樓前,開門下車時問:“會解安全帶了嗎?”

“會

閔柔低頭說了句。

等她下車後,崔向東帶著她從鎮大院的後門,來到了家屬院。

看著黑漆漆的樓家,崔向東也實在不願意見那一家人(老樓除外),就問閔柔:“這麼晚了,再給她叫門也不方便。要不,你先在我家湊合一宿?你住我的臥室,我睡在外麵的沙發。放心,我可是個好人

閔柔回答:“我睡沙發也可以的

她倒是放心和個大男人,單獨住在一個小院內。

行。

既然她願意睡沙發,那就睡吧。

反正現在也不冷,不怕被凍感冒了。

回到家後,崔向東丟給閔柔一條毛毯,說了句彆胡思亂想,早點睡,就回到了臥室內。

來回開了接近三個小時的車之後,崔向東也有些累了。

躺下之前,本來還想分析下那個樓小樓的,可幾分鐘後,他就沉沉睡了過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崔向東感覺懷裡多了個人。

迷迷糊糊中,他的潛意識內就以為這是樓曉雅。

抬手把攬住了她的纖腰,喃喃地問:“曉雅,你又想請我吃包子了嗎?”

-靈,抬頭看向了窗外:“究竟是誰呢?”他看向窗外的方向,是燕京。這就是燕京!大雨傾盆,電閃雷鳴。狂風吹的樹枝,好像虯龍般的張牙舞爪。轟隆隆——一道滾雷從夜空中轟轟而過時,苑婉芝聽到了急促的腳步聲,從門外傳來。蕭老、蕭天祿、蕭天策等人也都聽到了,下意識的抬頭看向了門口。門開了。是蕭大勇。他急促的彙報道:“門外,有幾個自稱是錦衣三科的人,說是前來執行任務。”“什麼?錦衣三科的人?”不等彆人反應過來,多年...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