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啊啊啊啊暴君!壞人!放我出去,我要玩小孩!】皇帝假裝聽不到心聲。而貝婧初本來就困了,見沒人理她,很快就睡了。但是另一個小孩聽到了心聲,左看看又看看,也沒看到是誰在說話。懵懂的睜著大眼睛,“你如果供出全部黨羽,朕可以考慮留你孩子一命。”麗妃驚喜得不敢置信:“真的?謝陛下!謝陛下!”她在皇帝身邊伺候幾年,瞭解他的性格。狠厲殘暴,遇到嫌犯直接重刑拷問,根本沒有和他講條件的機會。而且給他戴了綠帽子,那孩...“但是鈐兒他……”

說到這裏,長公主抬眼看了一下太後。

“鈐兒從小養在阿婆身邊,等接到兒這裏來的時候,已經生疏了。”

貝婧初不太理解,廣德長公主貴為帝女,但是性格卻很懦弱。

她的婆婆稀罕大孫子,想要把她的孩子接過去養,廣德長公主都不掙紮一下的,直接就答應了。

然後趙家老婆子死了,趙鈐被送還給她,她卻嫌棄自己的大兒子不是自己帶大的,和她不如小兒子親……

貝婧初:【生疏到底是誰的錯啊!】

【他小時候就被你婆婆帶走,他那時候自己能做決定能反抗嗎?】

【但是你是可以拒絕的,而且你拒絕輕而易舉。】

【也對,人家就是算準了你懦弱不會拒絕要換成別的公主,敢和她說要抱走她剛生下來的孩子。】

【別人可以直接把那不要臉的東西撕一層皮。】

【結果你懦弱,但對著的自己親兒子就不懦弱了,就窩裏橫了?】

【我真服了……】

太後聽著大孫女義憤填膺的一頓不停歇的罵聲,也隻覺得可愛。

她沒有這般激動,到了她這個年紀,風浪見多了,腦子不正常的人也見多了。

就是對自己親近的人腦子不正常這件事,有點不適應。

“哀家看得出來,那孩子是想和你親近的,你隻要對他耐心一點。”

廣德長公主下意識的就反駁:“母親,不是兒不想,是兒做不到。”

“兒也想對他好,但是隻要一看到他有不對,做錯了一點,就忍不住的發火。”

“不是兒想,是真的忍不住。”

她的一番狡辯沒有說服太後,,連貝婧初都沒有說服。

【忍不了?那你對你婆婆怎麽忍得了?對外人,甚至對下人怎麽都忍得了,就對你大兒子忍不了。】

【不就是知道這孩子對你予取予求,乖順聽話,真心的愛著自己母親嗎?】

【說到底就是欺軟怕硬,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比你軟的,終於有出氣筒了是吧?】

【煩死了,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長公主還說出了他不喜歡趙鈐的另一個原因。

“那孩子長得肖似駙馬,兒這麽久了都沒和母親說過。”

“駙馬他偷偷瞞著兒養了外室,兒一看到他那張臉就難受,鈐兒和他長得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兒一見到鈐兒就想起駙馬那令人作嘔的樣子,實在是沒辦法像對鈺兒一樣疼。”

說完,長公主還盼著自己迎來誇獎,讓太後說她懂事。

發現駙馬的不對,自己一個人苦苦忍著,也不給太後和皇上找麻煩。

多麽孝順的女兒,多麽懂事的妹妹啊~

但是,太後:“你為什麽不說?”

“駙馬豢養外室,這麽大的事情你怎麽不說?”

“你自己又處理不了,還瞞著哀家,瞞著皇帝,性格怯懦就算了,還自作聰明!”

長公主懵了,不是該誇她懂事嗎?

怎麽還開始訓斥她了。

外麵傳來一陣腳步聲,玄色緙絲上的金色龍紋映入眼簾。

“真是奇了,廣德一向乖巧,竟有一天惹得阿孃動氣,莫不是跟朕學的?”

太後、貝婧初:……你好有自知之明。

太後不想再和這兩個逆子說話了,對著長公主微揚了下巴,“你讓她給你說吧。”

“聽聽她都瞞了我們什麽。”

長公主說了駙馬包養外室,自己隱忍委屈的事情。

皇帝的神色漸漸凝重起來。

“這種事情為什麽不早告訴朕?”

長公主的聲音逐漸底氣不足:“這不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家務事嗎?阿兄日理萬機,哪裏好抽出空來理我這點事。”

“嗬。”皇帝冷笑一聲。

“你自輕自賤可以,但偏偏你生在了皇室,你是貝家的長公主。”

“你的縱容,會讓其他的駙馬以為,公主可以肆意踐踏!”

廣德長公主無措了看了看太後,她沒想到會有這種後果。

但是……

“阿兄,你是要懲治駙馬嗎?”

“不行的,他是鈺兒的親生父親。”

“如果鈺兒知道他因為我告狀被懲罰的話,鈺兒會怪我的。”

皇帝不理解,孩子因為父親傷害了母親而被舅舅懲罰,然後責怪母親?

那這種孩子要來幹什麽?

直接打一頓不就好了。

打一頓還不清醒那就打兩頓。

所以他一點兒沒管廣德長公主的意願。

他又不是隻為了她,是為了所有的公主。

以前的曆任皇帝集權不重,權利大量流落在外人手裏。

甚至開國時,世家的威望比皇族更高。

連天子也要看世家的臉色。

對各廂兒郎來說,五姓女比公主更受歡迎。

而駙馬又因為皇帝想要拉攏世家,都選的世族子弟。

所以公主出嫁後的地位也不太行。

這種現象一直持續到現在的皇帝登基。

登基之初就直接屠了幾個世家,當時的京城東部直接空了一半,鼻子靈敏的人,走在大街上都能聞見若有若無的血腥。

史書工筆,名聲傳唱,都掌握在文人墨客的筆杆子裏。

動了世族的利益,於是貝恒在他們的筆下,被傳為暴君。

但同時,再也沒有世家敢去挑釁暴君的威嚴。

來帶著這些駙馬也收斂了不少,和公主有矛盾也不敢鬧到明麵上。

皇帝想要收拾人,想要整頓一下風氣,也不可能因為人家罵了你姐妹一頓,就把他頭割了吧?

那就真成暴君了。

但是……

什麽?你說有人罵了他大閨女怎麽辦?

皇帝:你好,請叫我暴君。

正好瞌睡來了送枕頭,駙馬也敢養外室是吧?

既然管不住自己下半身,那就別要那玩意兒了。

要到了駙馬養外室的地點,太監帶著皇帝的聖旨和人馬,直接去了宅子抓人。

……

夢園。

駙馬正和外室打得火熱。

那外室卻有些焦急:“爺,您這都好久沒回公主府了。”

“公主要是知道了,會不會生氣呀?”

駙馬抱著外室又親了一口,滿不在意道:“出嫁從夫,長公主又如何。”

“長公主也要賢惠大度、三從四德。”

“她倒好,一個妒婦。我想給你一個妾室的身份,她都不肯讓你過明路。”

“真是委屈你了,槐娘。”

槐娘想避開,但是躲開他的動作又不敢太大,怕他看出來。

她是被人當禮物送給趙駙馬的,身若浮萍,在哪裏都不敢反抗。

“公主畢竟是公主,聽說公主今兒進了宮。”

“要是她告到聖人那裏就不好了。”

駙馬見美人躲閃,還以為她是含羞帶怯的和自己玩情趣。

當下把人抓過來:“別怕我的心肝兒,那黃臉婆每個月都要進宮好幾次,不也不敢說?”

“皇上還能因為這點家務事就把我們怎麽樣不成?”

“皇上也是男人,就算知道了,也會理解我的。”人小說不出話,更像是因為罵得太髒被消音了。雷念兒見到貝婧初趴著小小的身軀幫她罵人,不由心裏一軟。然後耳朵裏傳來一陣稚嫩的小奶音:【你這嘴醃了幾年啊這麽入味?人類進化的時候你是躲起來了嗎?說話都不過腦子,長這麽醜還來我麵前辣我眼睛,乍一看挺醜,仔細一看更醜。長個腦袋是為了顯高嗎......】一連串不停歇的罵人聲朝著雷念兒砸來,她忍不住捂住了耳朵,發現沒用。而且除了正在激情罵人的小公主,沒有人說話。雷...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