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很懵。雷楠兒讀懂了雷將軍話裏的意思,伸手一指他旁邊的雷念兒。“她一個庶出都有資格去,我為什麽不行!”被冒犯的雷念兒也不生氣,從妹妹生下來就一直這樣,生氣根本生不過來。倒是雷將軍頭大,皇家宴會不是尋常官員之間走動用的,誰家會帶小孩子。要是不懂事衝撞了宮裏的貴人,直接一家都遭殃。隻是大女兒是皇上欽點要去的,他才帶著。這邊雷楠兒不依不饒的,撒潑打滾兒一定要跟著走。雷寧無奈,隻能把她也帶上。路上雷將軍交代...廣德長公主對著太後訴苦:“母親,陛下看中那些臣子,寧願把這些特權給臣子,也不願意給宗親。”

“要兒說,這天下是貝家的天下,臣子說到底,也不過是咱們貝家的奴才。”

她想說皇上親疏不分,但是不敢。

於是委婉道:“再怎麽論,咱們和陛下纔是一家人啊。”

“給他們比皇室還高的特權,豈不是助長了他們的野心?”

太後的笑意漸漸消失。

貝婧初都無語了:【拿錢辦事,拿錢辦事懂不懂啊。】

【拿了好處才會給你辦事啊。】

【人家臣子幫你管理國家,伴君如伴虎,做不好事情都是殺頭的風險。】

【當然要給別人足夠的富貴,別人才願意冒這個風險啊。】

【又要馬兒跑,又不讓馬兒吃草。】

【貝家是皇室,不是神仙。】

【漢族的神仙都要於民有用才給香火呢,你以為你算哪根蔥?】

【如果臣子們都成為皇帝近臣了,連普通的宗室都超越不了,他們幹嘛還要成為皇帝近臣呢?】

【反正也是白搭,不如擺爛。】

太後:!

難道她大孫女是天才!

這也太聰明瞭,帝王心術啊。

不用教都懂。

無師自通!

啊啊啊啊啊,為什麽不是個皇子!

雖然有點子遺憾,但是不妨礙她的嘴角咧得越來越大,逐漸和太陽肩並肩。

給了長公主一個錯覺,以為自己說到了太後的心坎上。

她自信起來,開始自己的高談闊論,越說越過分。

太後嚴厲的打斷她:“廣德,陛下自有決斷,你縱然是他的親妹,也不能妄議。”

廣德長公主:“是。”

“那犬子入學一事,可否通融?”

見太後略有猶疑,長公主跪下來:“母親,您是看著兒從小長大的,阿孃從小就和兒說,要將您當做生母侍奉。”

“雖然您不需要,兒卻一直將您當做親生母親一樣。”

“您忍心看著您的外孫連入學都比別人差一截嗎?”

太後隨著她的話,想起了那個溫和大氣的女子,她和邱貴妃的感情極深。

貝婧初見太後心軟了,偷偷摸摸的去看邱貴妃和太後的八卦。

然後就被感動到了,這是什麽感天動地的姐妹情。

這種友情是真實存在的嗎?

接下來的事情還沒發生,係統裏麵沒有。

但是貝婧初不用看都知道,太後一定會幫她的。

因為廣德長公主是邱姐姐留下來唯一的孩子。

邱貴妃對太後實在是太好了,一個遺世獨立與世無爭的貴妃,為了太後,可以說是指哪兒打哪兒。

不問原因。

隻要她說一聲:“姐姐,你能不能幫幫我?”

邱貴妃就能替她赴湯蹈火。

她是張采女的時候就是如此,她坐上皇後之位了仍是如此。

要不是係統沒寫,貝婧初差點以為邱貴妃喜歡太後。

她都要磕cp了。

但轉念一想,友誼比那些塑料愛情偉大多了。

所以同理,廣德長公主求太後,太後也一定會答應的。

果然,太後說:“哀家找皇帝說一聲,你和別的宗室怎麽能一樣?”

“謝母親。”

但是經過貝婧初的提醒,太後想到一個問題:“你次子是要到進學的年紀了。”

“但是你的長子早就讀書兩三年了吧?當時你為何不為他求一個弘文館的名額呢?”

“那也是你的孩子,也是哀家的外孫。”

長公主的表情呆了一下,似是才反應過來:“兒……兒當時第一次做母親,未曾想到這麽多。”

貝婧初差點笑出來:【偏心就是偏心,不在意不想管,還找藉口。】

【我大母也就我阿耶一個孩子,也是第一次做母親,還不是養出了一個優秀的孩子。】

太後猛然一誇,差點臉紅了,不過下一句話她就笑不出來了。

【唯一的缺點就是叛逆。】

雖然沒聽過這個詞,但是兩個字湊起來,太後很準確的理解到了其中的意思。

可不就是叛逆嘛。

對於長公主的心態,隻有皇帝一個孩子,同時也隻有貝婧初一個孫女的太後不明白,兩個孩子之間偏心怎麽能偏成這樣?

還有就是,廣德是來給次子求學的,按初兒說的,就是這個孩子會害死她。

廣德長公主是邱貴妃留下的唯一女兒,太後是決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的。

要阻止事情發生,最好把人放到自己身邊。

但是太後不可能去長公主府常住。

所以她說:“哀家最近有些念著你了,要求哀家辦事,你就領著你的兩個孩子來仁壽殿住一段時間吧。”

“讓哀家嚐一嚐含飴弄孫之樂。”

長公主一聽笑開了,這可是天大的榮耀。

貝婧初煩躁的抓了抓自己頭上稀疏的毛毛,把那幾根毛抓得根根豎起,腦袋像一顆小海膽。

【不是很想見到她那個二兒子,糟心。】

太後:抗議無效。

長公主謝恩之後又開口了:“母親,兒的長子死氣沉沉的,說話也尖酸刻薄。”

“到時候衝撞到您就不好了,還是次子為人開朗討喜,活潑靈動,兒要不隻帶次子來吧。”

貝婧初忍不住了:【死氣沉沉?人家隻是個i人而已!】沒能力就不要自命不凡,就知道給我找事。”許欣姝失魂落魄的看著毀於一旦的幼苗,忽然生出了一股放棄的想法。是不是她就該安於後宅,做不成一個有價值的人。但是公主說她是天才,她可以讓越朝的黎民百姓都吃飽飯……對,公主說了,她是天才,她可以的。這次不成,還有下次,成功從來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她不相信自己,還能不相信公主嗎?同時,冷宮裏也因為這次暴雨變得難捱。年久失修,屋頂的雨水漏下來,把整個地板和牆麵都全部浸...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