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沒事就退下。”他還有十幾斤摺子要批呢。【啊?我爹要自己帶我?好耶好耶,跟著阿耶吃香的喝辣的。】皇帝嘴角微勾了勾。【但是現在隻能喝奶,能吃好吃的還要多久啊,這日子是一天都過不下去了。】皇帝嘴角的幅度更大了。隻是現在大皇子和貴妃的事都沒解決,小家夥也沒透露出細節。他也不好直接問,小家夥要是知道自己的心聲能被他聽到,說不定以後就會加以控製了。那他就聽不到她真實的想法了,引導多了,他也怕小家夥看出來,所...這凶神惡煞的樣子,誰都知道是來找茬的。

屋裏的姑娘們沒人敢應,於是他隨便抓了一個。

“你是香巧嗎?說,不然劃爛你的臉。”

說著掏出一把刀來,被抓的姑娘顫顫巍巍的指著香巧:“是她!是她!”

領頭的把她丟開在地上,帶著人朝香巧走去。

她強逼著自己鎮定,開口的聲音卻是細碎的顫抖:“各位,是不是有什麽誤會?”

“誤會?”

“童公子考上探花你知道吧?現在他已經是官身了。”

“現在就要進我們家裏當姑爺了,聽說他在老家還有一個麻煩。”

“我們就是來絕了你這個後患的。”

這句話就像石子落入了平靜的水麵,周圍其她的姑娘們互相對視,擔憂者有之,歎息者有之,幸災樂禍者也有之。

香巧死死握住身後的桌角,才讓自己穩住身形。

原來,原來她竟真的招惹了一個薄情寡性的負心之人,甚至引來了殺身之禍。

領頭的拿著刀步步逼近,香巧想跑,但一堆壯丁堵在門口,她知道自己根本跑不掉。

之前說酸話的那個女子卻走近一步:“這位爺,咱們都是有自知之明的。”

“一介蒲柳殘軀,哪裏配得上風光無限的探花郎。”

“妾和香巧就先恭喜貴府小姐和童公子的新婚之喜了,香巧是絕對不會跑去他們跟前礙眼的。”

“之前資助的錢財就當做新婚賀禮了,也不要了。”

“到時候我們把她送遠,絕不可能再讓童公子見到的,就留人一命可好?”

她忍著懼意上前談判,但是領頭的把她也扇開,老爺說了,一定要把那個女人弄死。

他的距離越走越近。

突然門口再次喧鬧起來,堵門的人全被打倒,童懷恩帶著人闖進來,擒住了行凶的人。

事情還要從殿試結束後說起。

他拒絕了尚書右丞的請求之後,一個人踏上回鄉的道路,卻被陛下召見。

說尚書右丞已經安排了一隊人馬,去截殺他的未婚妻。

得了提示,他本來準備慢悠悠趕回來的動作一下子加快行程。

一路上快馬加鞭,胯骨都快散架了,又一口氣不敢喘的找了當地縣丞借人。

纔在最後一刻匆匆趕到。

見到屋內的情景,皇帝安排的埋伏在外麵的人打了個手勢。

[這小子趕到了,我們不用出麵了。]

屋裏,帶來的官差製服住歹徒,童懷恩過去拉住香巧的手:“香香,你沒事吧。”

香巧回過神來,微微一笑,見這個情況,她雖然疑惑,但也知道,肯定不是童懷恩想要她的命。

他們感情好的一點就是雙方都有嘴,有什麽誤會就問,所以她問了。

“他們說,是你想殺我,嫌我擋了你的富貴路?”

童懷恩大驚失色:“豎子爾敢!”

“這群直娘賊,殺人還要誅心,香香我對你的心天地可鑒,你一定要相信我。”

童懷恩撒嬌般的甩了甩她的胳膊,一雙狗狗眼濕汪汪的。

被他這麽一瞧,說什麽都信他。

被推開以後一個人從地上爬起來的酸話姑娘被這兩個的人的作態酸得倒牙,根本看不下去。

嫌棄的走開捂住眼睛。

好在被抓住的歹徒打斷了他們的粉紅泡泡。

“童懷恩,我家老爺可是從四品尚書右丞,你不過一介小小的探花,在我家老爺麵前也不過是個螻蟻。”

“勸你識相點把我們放了,否則我家老爺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童懷恩剛才還讓人心軟的狗狗眼一眯,無端變得淩厲起來。

“不放過我?”

“我還不放過他!”

“千裏迢迢想取我心上人的性命,以為是什麽可以一笑了之的小事嗎?”

“誰給他田虹的勇氣。”

“我童懷恩,懷恩,也記仇。隻要我還在官場上一天,就和他不死不休。”

歹徒被他的氣勢所懾,卻怎麽也想不明白他的底氣何來。

童懷恩的底氣來自哪裏,當然是皇上。

官員一切的榮辱去留都是來自最高位置上的那個人,從皇上特意提醒他救人的時候。

童懷恩就知道,自己是在皇上那裏掛了名的。

被皇上記住的臣子,晉升都會更順暢。

他長到現在,年紀輕輕就成為探花,自然也是驕傲於自己的才華,相信自己的能力一定能得到重用。

然後,等他真正上職,忙得頭昏腦漲,隻想在家擺爛,連香巧想和他進行一些羞羞的事,他卻隻想睡覺之後……

童懷恩:其實也不用這麽重用的。

被關著等待問罪的壯丁們還滿心期待著田虹去救他們,殊不知他早就被皇帝下了獄等待處斬。

看他因為被拒絕的婚事就殺人的熟練程度,證明這事早就不止一次了。

官官相護,卻經不住皇帝的查。

一幹人等都被下了大獄,甚至連求饒的機會都沒有。

因為判決下來的時候,他們就沒有見皇帝資格了。

他收拾這些人根本就不需要和他們辯駁,就像他們想要別人的命,也隻需要輕飄飄一句話吩咐一樣。

貝婧初被這個結局爽到了,好事成雙,許欣姝的研究終於初有成效。

她獻上自己歸納的種植方法,神色激動:“臣根據京城的土壤和地域氣候,總結了一套最佳的種植方法。”

“隻要按照這個方法,現在的小麥產量能再翻一倍。”

皇帝也很激動,大讚許欣姝:“好好好,有愛卿如此,真是朕之大幸。”

多一倍的糧食產量,就代表可以養活更多的人口,天災的時候,朝廷也能有更豐厚的存糧去抵抗天災。

就代表他的王朝穩定性上升了一個台階,這讓皇帝怎麽不高興。

雖然隻是京城地區,但這隻是個開始,隻要許欣姝願意去其它地方,到時候全國糧食產量提高也隻是時間問題。

他忍不住看了一眼正用崇拜的星星眼看許欣姝的貝婧初,真是阿耶的好寶貝。

這個越朝沒她不行。

正好,還沒等皇帝說,許欣姝就自己提出來了:“等這次推廣成功之後,臣想周遊其他州府,為每個地方特別定製最好的種植方法。”

“準,愛卿此番功績千秋,朕給你封個爵位可好?”

對於人才,皇帝一向很大方,足夠的好處才能讓人給他賣命。

前朝的滅亡就是因為官員的俸祿太少。直糊塗了,他妹妹能有什麽心願?誰家好人想放著家裏養尊處優的大小姐不做,要進宮幹活呀。他問:“姝兒,你願意嗎?”快拒絕了吧,看陛下這不死心的,非要他妹妹拒絕才肯放過。真是的,一定要走這個形式。“陛下,臣女願意。”許蘭期:???他很疑惑,他想反對。但是兩個人都不理他,皇帝直接撫掌大笑:“好好好,朕給你三天時間,記得來任職。”就這麽愉快的順利的,根本就不需要通過他的。就決定好了。中書令恍惚的出門,本來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