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且尚未釀成大禍的份上,饒妾身一次。”【笑死了,什麽叫沒大禍?本公主可是被賣到青樓去了,這還不大禍?……唉?暴君他查出來了?那我是怎麽被賣的?】皇帝人氣得在發抖。既然小公主能讓人聽到心聲,那麽會一點預知未來也不奇怪了。他的女兒,他的女兒!應該是全天下最尊貴的女孩子,竟然因為這個毒婦的私心遭受這些。“來人,把英妃廢為庶人,打入冷宮。”“皇上,皇上,你不能這麽狠心,小公主纔出生,她需要親娘啊皇上。”聽...遠在宣室殿的貝婧初正跟魚嬤嬤玩著,突然打了兩個噴嚏。

【誰在罵本寶寶!】

魚嬤嬤擔心的探探貝婧初的額頭,“公主別是涼著了吧,這大冬天還挺冷的。”

貝婧初:……

【我的好嬤嬤,屋裏的碳旺的我都快出汗了,我就是中暑都比著涼靠譜。】

這就是投胎成公主的好處了,冬天再冷,屋子裏永遠烘著紅彤彤的炭。

望著窗外的蕭瑟寒風,在屋裏卻隻穿著單衣都很暖和。

十分的愜意。

要不是她太小了,現在什麽都不能吃。

她往裏加兩個紅薯、栗子,再架個烤架,上麵放個陶罐煮奶茶,就更舒服了~

現代的時候,在南方上學,教室裏沒有暖氣。

裏三層外三層的裹著,貼上暖寶寶都手腳冰冷。

更不用說古代,普通人的生活隻會更艱難。

貝婧初知道古代的條件。

她在屋裏享受,外麵的普通百姓肯定又忍饑挨凍的,甚至凍死的。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在現代雖然少有人凍死了,北方的冬天也有不少流浪動物凍死路邊。

但現在貝婧初隻能先管好自己。

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

等她以後有能力了,再去幫別人。

……

那邊的皇帝想通之後終於開心了,麵色由陰轉晴。

拉著芳妃回屋,“愛妃剛才說到什麽了?繼續說,朕聽著呢。”

大起大落被嚇一跳的芳妃:您有病?

某天還是皇帝老爹奮筆疾書的批摺子,貝婧初安逸的在自己的搖籃裏當一個吃了就睡的小米蟲。

睡得半夢半醒的時候她突然想起了什麽。

【糟了,瘟疫要來了。】

皇帝知道有瘟疫這個事之後就一直想聽,但是小家夥沒有再透露過。

沒想到來得這麽快。

【**裏沒有提是在哪裏爆發的,隻說是在京郊。】

【讓我看看是什麽原因爆發的來著?幸好我想起來了,不然就錯過了。】

【不對,我想起來也沒用啊!我又不能通知他們。】

【完了完了完了,怎麽辦怎麽辦,真是愁人呐!】

皇帝比她更焦急:‘你說啊,你說啊,快說啊,我聽得到,真是急死個人了。’

他左手不停的開合著蓋碗的茶蓋子。

蔣公公偷瞄了一眼,嚇得拂塵都抖了一下,趕忙站好。

這種聖上正煩著的時候不能打擾他。

眼看著小家夥打算擺爛放棄了。

皇帝考慮,要不要直接告訴她,自己能聽到她的心聲算了。

【算了算了,我先看看。】

皇帝鬆了一口氣。

貝婧初翻開情報頁麵,找地震的事情。

也不知道係統排版是按什麽順序來的。

前麵的都是些無關緊要擔狗血的八卦,吸引著貝婧初蠢蠢欲動的小爪子。

但她忍住了,她要看瘟疫的事。

找到了。

【完了完了,這沒辦法呀,天氣異常,連連暴雨,山洪爆發。】

【是死得人太多來不及埋引發的疫病。】

【這裏麵哪一環都不是人能阻止的,大災之後必有大疫。】

【同理,瘟疫的傳播前麵也多半有災難。】

大災之後必有大疫?

還是第一次聽見這種說法,但是皇帝回憶了一下自己學過的史書,發現確實如此。

忍不住把貝婧初抱起來親她的小臉蛋。

真是阿耶的小福星,以後疫病的防治就又多一個規律了!

【啊啊啊你幹嘛!老東西你鬍子紮到我了!】

【本寶寶知道我很可愛,讓人忍不住親親,但你親我之前先刮鬍子行不行。】

皇.22歲正當壯年.老東西.帝:……好的。

其實也沒那麽悲觀。

既然知道是山洪爆發引起的,趁著現在還沒有暴雨,可以提前加固防水的河堤,和引流的渠道。

朝廷每年都有撥款去修,隻是多在夏汛之前,冬天沒有準備,纔打了個措手不及。

傷亡後發現死人立刻清理,不讓那些人搞個停屍三天祭拜拖延時間。

隻是這樣一來不講人情,他暴君的帽子就更摘不掉了。

唉~生活不易,暴君歎氣。

如果再知道疫病源頭的地點就好了。

小家夥也不負他所望,說了出來。

【是西郊的村子先爆發的,然後迅速感染,之後牽連到京城。】

【最後皇宮都受了殃及,太後也被傳染之後死掉了。】

太後?

皇帝愣了神,沒拿穩杯子,被新換上的茶水燙了一下。

蔣公公立刻跪下請罪。

雖然不知道陛下是不是他惹生氣的,但認錯總沒錯的。

皇帝這纔回過神,讓他起來。

雖然他和太後關係生疏,但到底是生母,再怨再恨,也不願意看她死的。

所以一定要控製住這次瘟疫的源頭。

結果小家夥的心聲還沒完,又給了他一記暴擊。

【就是因為這個事兒吧,我的倒黴阿耶還被討伐了。】

【本來夏季纔是雷雨季節,發個洪水什麽的也不奇怪,但現在都冬天了。】

【於是有人說是皇帝行事殘暴,德不配位,觸怒了上天才降下天罰。】

【一定要他下罪己詔。】

皇帝:……

很符合他對那些酸儒學究的刻板印象。

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德行,罪己詔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的。

小家夥繼續吐槽:【封建迷信要不得知不知道】

封建之主的皇帝:……

貝婧初的小腦袋瓜還在轉:【自然災害就是自然災害,還觸怒上天?】

【你以為你們算哪根蔥?皇帝又算哪根蔥?】

【上天根本就懶得搭理你,懶得搭理人類。】

【人對螞蟻來說也是上天。】

【人會在意螞蟻裏麵誰當王了,誰殺了兄弟,有悖螞蟻倫了,太殘暴了嗎?】

【不,你隻會淡定的路過或者尖叫著路過。】

雖然,閨女的話都是向著他的,但皇帝覺得自己聽著怎麽就這麽不得勁兒呢?

但是她的一席話讓皇帝豁然開朗。因婢女打碎了你的花瓶而將其杖斃。”“你認不認?”張七一愣,隨即放鬆了下來。“我還以為多大事呢,你這麽嚴肅。不就是一個賤婢嘛,死了就死了。”貝婧初震撼,這就是封建社會的貴族嗎?對人命一點也不在意,一條人命抵不過一個花瓶。芳妃坐在上首,眉頭夾得死緊。“婢女可以責罰,但隨意打殺也是犯法的。”張七有一絲心虛,但理直氣壯道:“那又如何,你能找到證據嗎?”“找不到證據,就算是官府也不能奈我何。”貝婧初有點惆悵...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