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著一聲慘叫,木盆也因為劇痛被她拿不穩摔下去。皇帝伸手在盆下穩穩托住。【艾瑪,終於能呼口氣兒了。】皇帝另一隻手伸向木盆。老嬤嬤連忙跪下,捂著血流不止的左臂,驚恐的阻止道:“婦人生產髒汙之物,陛下不要髒了手。”皇帝理都不理她,直接掀開了血布,露出了下麵白白軟軟的小嬰兒。他聲音含著可怖駭人的怒氣,“這是什麽?”跟在後麵跑過來的蔣公公也嚇了一跳。老嬤嬤瑟瑟發抖,戰戰巍巍的回道:“是……是一個小宮女和侍衛私...說得委婉,其實是痛打落水狗。

許欣姝是小家夥親自蓋章的農學天才,對於人才,皇帝一向很寬容的。

但是貝婧初一聽到有戲看,就想去湊熱鬧:【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天天在宮裏待著無聊死了,我也要去看!】

許欣姝聽到小公主的想法,倒是想滿足她的心願,但是她請求出宮已經是破例了。

再給皇上說一句:可以帶公主也一起出去嗎?

有點冒昧了吧……

皇帝揉著眉心:“許姑娘,帶上初兒一起吧,她很喜歡你。”

“是。”

皇帝把貝婧初交給她,並喚了一聲:“顏仲。”

一個人影跳出來,嚇了貝婧初一跳。

【不是吧大哥,你是從哪裏冒出來的,這就是傳說中的皇家暗衛嗎?】

皇帝吩咐顏仲:“跟著公主,直到安全回宮。”

“是。”

許欣姝抱著貝婧初出宮,宮門外中書令看見了他們,急匆匆的迎上來。

要走近了,然後猛的停住。

“你怎麽把公主也帶出來了!”

細聽他的聲音還有一絲驚恐。

“是陛下要我帶公主出宮玩兒的。”

許蘭期不信,“小嬰兒需要出宮玩什麽?”

“別是那心髒的家夥又想了什麽計謀,你還傻傻的以為隻是帶他女兒出宮玩一趟。”

“被賣了都不知道怎麽一回事。”

許欣姝阻止他:“兄長,公主還聽著呢。”

許蘭期不明所以:“聽就聽咯,一個小屁孩還能聽懂我是在罵她父親嗎?”

貝婧初:【妹想到吧,我不僅能聽懂,我還聽得懂懂的。】

許蘭期還補充道:“就算她能聽懂,她還能告我狀不成?”

許欣姝:……

貝婧初:……好像確實不能。

說著趁皇上不在,許蘭期趁機捏了一把貝婧初的小臉蛋子。

“還是小嬰兒的臉軟乎,我們家那個臭小子都長皮實了。”

許欣姝頭皮發麻,“兄長,公主是沒法告狀,但是暗衛可以。”

許蘭期:……!!!!!!

什麽!有暗衛你不早說!

貝婧初大笑,看起來軟萌無害,但是許欣姝聽到:【哈哈哈哈,你完了哈哈哈哈。】

鬧了一陣,他們上了馬車走到城門。

孔家一家人被換上了單薄的囚服,混在要流放的犯人裏在寒風裏瑟瑟發抖。

許欣姝掃了一眼,沒看到二弟妹,聽說她在孔家出事前就和離回家了。

那就好,這是唯一一個在那時偷偷幫她的人。

來來往往的百姓對著他們指指點點,孔老大瞪眼過去,罵了一聲:“看什麽看!”

一道鞭子朝他甩過去,官差喝罵:“吵什麽。”

孔老大瑟縮了脖子。

抱著貝婧初的手臂一動不動,就停在那裏。

貝婧初知道,現在許姐姐心裏一定很爽。

這個人之前因為一個假和尚的胡亂批命就能把她關起來。

說一句話就讓她受到如牲畜般的侮辱。

現在被官差押著,稍有不服就是打罵。

然後那個官差還走了過來,對著他們堆上諂媚的笑臉。

“兩位貴人,人就在那兒,要說什麽就說吧。不過最多等兩刻鍾,我們就必須出發了。”

他看許欣姝抱著孩子,還特別貼心的把鞭子交到許蘭期手上。

“想出氣就用這個。”

貝婧初:【貼心的嘞,而且還能收拾他們半個小時呢!許姐姐,衝鴨!】

許欣姝莞爾一笑,把小家夥交給兄長,然後從他手裏接過鞭子。

“夫人,夫人!我在這裏!你是來救我的嗎?”

貝婧初小聲呸了一聲:【誰是你夫人?不是早和離了嗎?真不要臉。】

他這麽一喊,周圍人都注意到了他們這邊。

本來一行人錦衣華服,還跟著下人,就與周圍格格不入。

更別說兩人的氣質,還有他們手上抱著的和福娃娃一樣可愛的小孩。

許欣姝緩緩走近,後麵的許蘭期也抱著貝婧初上前。

清晰的看到孔老大眼裏的期待。

孔夫人反倒是清醒:“你還指望著她救你呢?她不來害咱們就不錯了。”

許欣姝隻是笑而不語。

孔老大一聽急了:“阿孃,你別惹姝兒,姝兒和我的感情多好,怎麽可能不救我。”

“你等著,到時候我回去了也會想辦法救你們的。”

像是怕許欣姝反駁一樣,他急忙的插話,想要抓住最後一根稻草。

但現在來不及了,早去幹什麽了呢?

許欣姝揚起鞭子就抽到他臉上,她隻恨自己力氣不夠,不然一鞭子就能抽得他皮開肉綻。

孔老大“嗷”的一聲叫出來,連連往後躲。

孔夫人倒是心疼兒子,上前攔著。

但是現在的許欣姝絲毫沒有顧忌,來幾個抽幾個。

聽著哀嚎和叫罵聲,後來又變成求饒聲。她打得都出汗了,才解了一口心頭的鬱氣。鬍子和頭發讓老人看上去仙風道骨。“國師,小公主之事可有眉目。”他隻是要求測算貝婧初的事情,畢竟實在太過離奇。但沒有把能聽到心聲這件事告訴國師。順便考驗一下國師的能力,看他是不是神棍。結果國師一打拂塵,說道:“小公主心靈純淨,容易引人窺探。”皇帝眼神一暗,算這麽準?以前都以為這個老頭是沽名釣譽,原來還真有兩把刷子。“那此事是好是壞?”這種神異之事,他就怕影響國運。不過現在來看,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