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月時埋下的女兒紅。”“一飲一滴皆是父親拳拳愛女之心。”“埋著等妾身嫁人之時取出來喝,沒想到世事無常,妾身竟有幸入宮為妃。”“這女兒紅無法在婚宴上喝到,卻有幸擺到陛下麵前,讓陛下品嚐。”說到這裏,芳妃打趣道:“大公主才滿月不久呢,陛下也可以現在埋一壇。”“待公主嫁人時,就是久經歲月的陳年佳釀了。”酒過三巡,本是醉人之時,但皇帝立刻就清醒了。埋女兒紅?埋個屁!芳妃見著突然就站起來的男人,又是驚懼又是疑...到了孔家,門房攔住他們。

“主家沒有吩咐過今日有客,二位下拜帖了嗎?”

其實他認得,這是大少夫人的兄嫂。

但大少夫人在他們家裏都隻有被磋磨的份,她的孃家是需要多討好的嗎?

下人不知道官場上的彎彎繞繞,隻上行下效,跟著主人家的態度來。

許夫人想發飆,但想著確實是他們失禮。

她逼著自己嚥下這口氣,瞪了中書令一眼,隨即示意下人拿錢。

下人會意,掏出一錠銀子,塞到門房手裏,“勞煩大哥為我們通報一下。”

門房進去了,問了管事才知道今天夫人出門了,老爺和少爺都還在上值沒回來。

他正準備回去打發掉那兩人,卻被管事拉了回來:

“你小子,打聽主家的下落做什麽?是不是沒安好心?”

“要是不給我一個合理的理由,看我扇不扇你。”

這時正好二少夫人路過,門房被捏著耳朵也不敢反抗,縮著脖子老老實實的交代:

“門外有兩個人想要拜訪,我是來通報的。”

“哦,這樣啊。”管事也沒有太在意。

他們家可是賢妃的母家,巴結的人很多。

還是中書令的親家!

有這層關係,很多巴結不到中書令的人都會拐個彎兒來他們家。

他們孔家可拿到了不少好東西,收禮收到手軟。

管事放開門房,不在意的揮揮手:“讓人把禮留下就行,人走吧。”

這時二少夫人過來問:“是誰呀?”

“回二少夫人,是大少夫人的兄長及其夫人。”

二少夫人:?!!!

管事:?!!!

“那人呢?你請進來奉茶了嗎?”

門房愣愣的回:“沒有啊,還在門外站著呢!”

二人:!!!!!!

……

中書令在門外已經等得不耐煩了,尤其掛心妹妹。

隻聽見婦人的罵聲由遠及近:

“中書令大人來訪竟然還敢把人晾在門外,這個月的月銀你別想要了!”

孔二少夫人疾步走過來,因為太匆忙,簪子都有點歪了。

她一邊賠罪一邊把他們往裏請:“實在抱歉,下人不懂規矩,慢待了二位,我代公婆給二位賠不是了。”

“您二位突然來訪有什麽事麽?咱們去正廳說話吧。”

許夫人邊走邊說:“叨擾了,我們是來看小妹的,我夫君接到……”

中書令拉住她,自己接話:“我今日路過貴府,順道來看看小妹,敢問二少夫人,小妹在何處?”

“這……”二少夫人猶豫了。

“大嫂今日外出不在家裏,在何處我也不知道。”

但說這句話的時候,她明顯的心虛。

所以中書令明顯不信,身居高位的氣勢瞬間放出來:“再問一句,我妹妹在何處?”

許夫人也終於意識到事情有些不對,難道真出了什麽要命的事?

孔家能有這個膽子?

二少夫人驚慌道:“我是不會說大嫂被關在自己的屋子裏的,您不要硬闖!”

中書令:……謝謝啊。

他拉著夫人,帶著自己帶來的四五個仆從,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往他妹妹住的院子衝過去。

二少夫人和她的那兩個婢女根本攔不住,還被推開摔了一跤。

等人走後,她才拍拍手,被丫鬟從地上扶起來。

女人的表情一下子靜下來,絲毫看不出慌張。

反正她瞞也瞞了,攔也攔了,就是也怪不到她頭上。

其實見到大嫂的慘狀,同為孔家的媳婦,她又怎麽不會感到唇亡齒寒。

能幫一把是一把吧。

但是一道尖利的聲音從後麵傳來,刺透耳膜:“你們都瞎了嗎?還不趕快攔住他們!”

這一發話,周圍的家丁仆役全都動了,上前攔人。

中書令他們被圍住。

他轉身:“孔夫人,你這是做什麽?”

孔夫人走上前,先是狠狠戳了一下二少夫人的腦袋:“沒用的東西!”

她被大力戳了一個踉蹌,隻低著頭不敢發一言。

稍稍出氣,孔夫人過來衝著兩人笑:

“許大人,許夫人。我那二兒媳婦不懂事,都不知道把人往正廳引,讓您二位都找不到路。”

“哪兒有客人在主人家亂竄的道理是不是?”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攔著,許夫人也知道孔家覺得有鬼,於是回道:“我和夫君事情急,時間緊,隻是路過來看看妹妹,看完就走。明日有空了,再來好生拜訪貴府。”

孔夫人皮笑肉不笑的:“既然時間緊,就不耽誤二位時間了。”

“你們先去忙,人在這兒還能跑了不成?”

“明日我帶著老大家的來見孃家人可好?”

當然不行。

今天打草驚蛇了,明天還能看到真相嗎?

見此中書令也不廢話了,直接硬闖。

孔夫人大驚失色,“你們幹什麽們!來人,把他們攔下!”

周圍十幾號家丁把他們團團圍住,個個都是青壯年。

終究是在別人府上,他們也隻帶了幾號人,根本打不過。

許夫人不安地扯了扯中書令的手,“夫君,這人太多了,我們改日再來吧。”

雖然改日就會被轉移證據,但至少先保證自身安全。

中書令掃了眼自己帶來的一個個不起眼的仆從,淡聲道:“動手吧。”

形勢瞬間反轉,孔家沒想到,他們帶來的人沒幾個,卻個個都是練家子。

再回神時,攔在路前方的人已經倒了兩個在地上。

旁邊人反應過來想阻止,被一腳踢碎了膝蓋。

就這麽一會兒的功夫,攔在前方的人都失去了行動能力。

中書令拉著夫人就跑進去。

“追!”

後麵的家丁聽孔夫人的話追著,實際上都悄悄放慢了步子。

廢話,著急追上去捱打嗎?

……

許欣姝被綁在床上,床沿和床帳床頂都貼滿了符紙。

屋裏的窗戶被封住,層層木板、布簾遮擋。

就是大白天也透不出一絲光來。

她已經分不清白天黑夜了,反正都是一樣的黑暗。

她隻能靠著侍女送飯的次數記著日子。

就連那餐食裏也是拌入了酸澀的符水的。

但是她必須吃,哪怕吃了以後腹痛難忍。

因為這是她唯一的食物了。,怎麽沒封你做妃子啊?”賀柔的語氣溫溫柔柔的,像是好意關心的樣子,許欣姝卻覺得不適。“阿柔,我是真的為陛下做實事,並非以色侍人,請你不要擅自揣測陛下和我的關係。”“也就是我們關係好,要是讓別人聽到了,你會受罰的。”賀柔應聲:“是是是,我知道了。”但是聽來一股敷衍的味道。許欣姝皺眉,但是解釋過好多遍了,她就是不信。賀柔還像是為她好似的勸著:“趁著陛下現在還記得你,欣姝你最好討個名分,否則一直女官女官...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