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己手腕上有東西,用手了一下,這不是自己去五臺山旅遊的時候買的紀念品嗎?當時去了一個顯通寺的寺廟,大家都買紀念品,在一個攤子看上了這串珠串,當初攤主說這串珠串是被高僧開過的,當時還嗤笑攤主吹牛。不過這珠串很喜歡,像是木質的,又看不出來是什麼木,反正討價還價一番,最後500塊錢買下來了,覺得有點兒小貴,可是了人家攤主不賣呀!來一趟五臺山,總得留點兒紀唸吧!所以就買下來了。為啥這珠串跟著來了?想不明白,...冷啊!好冷,林茜覺整個人泡在冰水裡。

渾哆嗦得像篩糠,整個人一團。

想睜開眼睛又睜不開,不行,這樣下去會凍死。

手去拉被子,可手本抬不起來,我這是怎麼了?使勁兒睜開眼睛,眼前是一片黑暗,啥都看不見。

突然一道閃電,接著哢嚓一聲驚雷,天降瓢潑大雨,怪不得覺得冷,渾都是的。

頭猛然一痛,陌生的記憶像電影一般在腦子裡一幕一幕閃過,這是穿越了?

原林大丫,今年16歲。

現在是1972年四月,這裡是東北黑省的一個偏遠小村莊楊樹屯,原的爹孃四年前為了保護生產隊的牛犧牲了。

當時也是下了好幾天大雨,屯子裡發了洪水,原主的父母把林大丫送到山上,又回家搬東西。

生產隊的牛跑了,夫妻兩個正好下山,在山腳下看見了牛,想要牽著牛送山上去,結果山坡,夫妻兩個連牛一起都被埋,這一幕被來找牛的李老頭看見了。

李老頭趕快找大隊長去救人,可當時雨大洪水急,去救援的話,可能還會搭上幾條人命。最後一咬牙,沒有去。

等雨停了,組織了村子裡麵幾個壯勞力去挖人,人早就去世了,林大丫爹的手還死死攥著牽牛的韁繩。

這一場洪水帶走了村子裡好幾個人的命,但死和死是不一樣的,林大丫的父母是為了保護村裡的財產犧牲的。

大隊長知道了又沒有及時的去救,大隊長覺得心有愧疚,就把這夫妻倆的事跡報了上去。

經過上麵商量,覺得應該追為烈士,

林大丫也了烈士孤,每個月拿著八塊錢的卹金。

有了這八塊錢卹金,林大丫雖然吃的不太飽但好歹不死。

原的,來鬧了好幾回要卹金,林大丫不給,林老太就帶著兩個兒媳婦兒搶東西,反正見到什麼拿什麼,跟蝗蟲過境似的。

那時候林大丫才12歲,哪能搶得過幾個強力壯的老孃們兒,家裡東西被搶,僅有的幾塊錢也被搶了。

林大丫哭著去找大隊長,請大隊長幫著去要回東西。

大隊長帶著人到了老林家,一通威脅恐嚇,告訴他們再欺負烈士孤,就把他們全家送到農場去教育。

林老太和兩個兒媳婦兒嚇壞了,經過那次以後收斂多了,消停了一陣子後,又固態萌生,人前們不敢怎麼樣,壞事兒都是背地裡乾。

趁著林大丫去打豬草,們就跑到家裡翻東西,每次也不全走,來去的,但架不住次數多呀!

還滿村子壞原主的名聲,說林大丫克父克母是一個掃把星,災星。

傳時間長了就變真的了,反正誰見誰躲,都覺得不祥,林大丫變了十裡八村的「名人」。

林大丫又去大隊長那裡告了幾回狀,最後也不了了之。

這更助長了林老太的囂張氣焰。

後來林大丫也不出工了,就在家裡守著,們要是敢來搶,就抓住們不放。

林老太們確實不敢明目張膽的來了,這也就造了林大丫隻能靠每個月八塊錢活著,因為看家沒法出工了。

久而久之,就養出了懶惰的子,反正不出工也有飯吃,出工了家裡被反而沒飯吃。

隨著年紀越來越大,林大丫是越來越饞越來越懶。

懶到什麼程度呢?能一個月不洗臉,反正臉黑不溜秋的洗不洗都一個,翻了一下原主的記憶,想一下哈!最後一次洗臉是啥時候來著?

在原主的記憶裡,好像都沒有洗澡這個概唸了,頭髮全黏在一塊兒,蓬蓬的就是一個窩頭,這頭髮是多年沒洗了?一想到頂著滿頭的虱子,林茜打了一個哆嗦,恨不得把整個腦袋摘下來。

原不但又饞又懶,手腳也不幹凈,反正大的東西也不敢拿,就是東家幾蔥,西家幾瓣蒜,再到別人菜地裡摘點兒菜。

每天招貓逗狗,見到村子裡的小夥子,還拋幾個眼兒,吹幾聲口哨,咧一笑滿口大黃牙,別提多噁心人了。

林茜「……」一陣惡寒,太辣眼睛了。

大錯不犯小錯不斷,林大丫儼然了屯子裡一害,村民們向隊長反映,隊長對林大丫的父母有愧疚之心,再加上是烈士孤,所以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再說人家又沒有殺人放火,本就不是啥大事兒,屯子裡麵比這惡劣的事兒多了去了。

林大丫這個月吃了兩頓,提前把卹金花了,你要問買不得要票嗎?是買的人家山上打的野味。

錢花了家裡斷了糧,好幾天沒吃飯的躺在炕上不想,想著再挨兩天卹金就能發了。

原主家原來有三間屋子,這三間屋子塌了兩間。

兩間是殘垣斷壁,住的這一間,房頂還隻有一半兒,結果從昨天開始下雨,外麵下大雨,家裡也下大雨。

了好幾天本來就出氣兒比進氣兒多,又被大雨這麼一澆發起了高燒一命嗚呼了,林茜就穿了過來,原主這是人走了,錢也花了了,沒啥憾的。

全家都是因為下雨死的,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林茜覺得自己黴神附,大學畢業打拚好幾年,好不容易拚職場白骨,可以對新進公司的後輩,高高在上指指點點了,卻倒黴的穿越了。

正上著班兒呢,突然一聲巨響,接著子就撕心裂肺的疼,後來就陷黑暗,再睜眼就變林大丫了。

把穿一般的村姑也行啊!為啥要穿到這個林大丫上,招誰惹誰了?好想再死一死。

掙紮的爬起來,想找點兒啥蓋上,可惜被子的能擰出水了。

又一道閃電劃破長空,借著閃電的似乎看到自己手腕上有東西,用手了一下,這不是自己去五臺山旅遊的時候買的紀念品嗎?

當時去了一個顯通寺的寺廟,大家都買紀念品,在一個攤子看上了這串珠串,當初攤主說這串珠串是被高僧開過的,當時還嗤笑攤主吹牛。

不過這珠串很喜歡,像是木質的,又看不出來是什麼木,反正討價還價一番,最後500塊錢買下來了,覺得有點兒小貴,可是了人家攤主不賣呀!

來一趟五臺山,總得留點兒紀唸吧!所以就買下來了。

為啥這珠串跟著來了?想不明白,那就不去想了。

兩輩子都遇上這玩意了,不會是空間吧?或者是別的什麼寶貝,能跟著過來的就不是一般的東西。

網路小說也看了不,穿越這麼玄幻的事都上了,再給個空間也不會吃驚。

穿越大神給的起點這麼低,好歹也得給個外掛,不然怎麼混。的「名人」。林大丫又去大隊長那裡告了幾回狀,最後也不了了之。這更助長了林老太的囂張氣焰。後來林大丫也不出工了,就在家裡守著,們要是敢來搶,就抓住們不放。林老太們確實不敢明目張膽的來了,這也就造了林大丫隻能靠每個月八塊錢活著,因為看家沒法出工了。久而久之,就養出了懶惰的子,反正不出工也有飯吃,出工了家裡被反而沒飯吃。隨著年紀越來越大,林大丫是越來越饞越來越懶。懶到什麼程度呢?能一個月不洗臉,反正臉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